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从姑获鸟开始 > 第二十一章 破城!

第二十一章 破城!

从姑获鸟开始 | 作者:活儿该| 更新时间:2018-09-28 01:4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牡丹峰厮杀正盛,而此刻的平壤城门之前,大将军炮和石火矢交相绽放。

    前膛短小的佛郎机炮,管长壁厚,炮膛加七巾,身披山纹甲的明军战士背藤牌,衔短刀,顺着云梯攀上城墙。城楼滚汤木石下饺子一样袭来,身边不时有士兵从城墙上摔落下来。

    旌旗搅动,杀声沸腾,泥土沙石飞溅,尘埃盈野,天地间一片昏红。

    ……

    后藤加义连连后退,胸口不停往外渗血。李阎铁枪挥舞,扯拦两名拦上来的倭寇肝肠,脏器和血液飞溅之中,一点寒芒如索命冤魂般冲出,刺向后藤。

    后藤恼怒地大吼一声,薙刀划舞迎上,刀枪交击的声音钝锤似的砸在人的心上,连火星也溅了出来。

    两人之间的狂风骤雨一般的交锋让人目不暇接,劲风四散之下,一名倭寇眼带惊惧的倭寇躲闪不及,被李阎的旋舞枪头直接抽爆了脑袋。

    如果后藤加义的薙刀是一匹势不可挡的蛮牛,李阎的长枪便是带刺的铁鞭,猎食的凶蟒,一套气度森严,煌煌如同天威的桓侯八枪在他手里,凶狠诡异像是黑色的风暴眼,刁钻而又凶狠,时不时就舔舐在后藤加义的身上,勾勒出一道又一道血花来,

    “嚓朗~”

    薙刀和长枪刃口擦着火星划过。

    大铠的甲片开裂飞溅出去。淌血的铁枪头穿破后藤的颈甲,在他的脖子上带走好大一片血肉。宛如受伤野兽的后藤加义眼前却有疯狂嗜血之意闪过。

    “磕巴。”

    长枪被薙刀整个斩断,平整的截面没有一丝毛刺,刚才还腾挪如龙的枪头顿时萎了下来,跌落在地。

    “死!”

    后藤加义怒吼着高扬薙刀,那一刻,杀戮的喜悦刺激得他满身的伤口似乎都暖洋洋的。

    冥冥之中,他似乎听到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

    至少十几道血箭从他身上狂涌而出,淅沥沥地洒在地上的半截长枪上。

    血葫芦似的后藤满脸不可思议,扑通一声,无力地栽倒在地上。

    “血蘸已经达到致死点,伤害爆发,本次伤害加成201%,钩星状态失效21个小时。”

    “目标死亡。”

    “你的阎浮事件进度提升。”

    “你的购买权限评价显著提升!”

    李阎眼前一黑,支撑着滚地捡起一把倭刀,一个夜战八方让过敌群,抓起自己的环龙剑往明军身边靠拢。

    吴唯忠的鱼鳞甲上溅上一阵血,这名头发已经露出些许花白的参将眼看着李阎杀死后藤加义,眼前一亮,大声呼喊:“好小子!”

    “将军死了~将军死了~”

    不知道哪里传来一身凄哀长吼,战线的崩塌从一个小角开始,眼看着就要扩散开来。

    喊话的那名倭寇脑袋被劈砍下来,后藤加义的副将双目赤红,大吼出声。

    “后藤将军传令!退守土堡!后藤将军传令!退守土堡!”

    吴唯忠冷哼一声,暗骂一句负隅顽抗,蓟镇兵朝牡丹峰顶围拢过去,牡丹峰之战已经没有悬念。

    ……

    “点火!”

    平壤城城门已经沦陷大半,其中小西行长派重兵把守七星门被明军的虎樽炮营硬生生地轰开!

    滚滚硝烟从破碎的城门里透出,一道鲜红大纛兵锋所指,率先入城。

    宋懿不披甲,短袖棉袄下套着箭袖,左肩扛丈余红色大纛,右手握腕口粗的錾金虎头枪,身后数百骑兵鱼贯而入。

    奔跑的马蹄在平壤大街上横冲直撞,步兵紧随其后补刀,蓦地,一名明军骑手一勒马缰,双眼不可思议地睁大开来。

    几名骑手先后注意到异状,纷纷勒马而停。

    雾气和黑烟纠错的长街之上,一只黑色的大脚丫穿破烟雾,显露在众人面前。

    几名持鸟铳和弓箭的明军毫不犹豫地瞄准射击,弹丸和弓箭没入那阴影中的怪物体内,那影子一晃,随后就站稳了脚跟。

    “别慌,又不是没见过。”

    一名小旗官冷冷摆手,第一排的鸟铳手后退,第二排鸟铳瞄准,弓箭搭好箭头上燃烧火焰的长矢,又是一轮齐射。

    火箭射在那怪物身上就熄灭了,火药和桐油的味道弥漫整个长街。

    一阵狂风吹尽浓雾和黑烟,整个长街一览无遗。

    尸横遍野的石板砖上,近百头大肚皮恶鬼或站或蹲,神色呆滞。

    通体赤红的小个子尖牙鬼趴在残缺的尸身上啃噬血肉,鲜血顺着嘴角向下流淌。

    阴影的小巷子里有周身溃烂的,衣着残破的腐尸窥伺着长街外衣甲鲜明的明军。

    各色魑魅魍魉,充斥满整个长街!

    “这都是些什么怪物……”

    那名明军小旗颤抖着嗓子。

    小个尖牙鬼塞着肉丝的牙齿呲着,三两个纵越闪电般袭来,就要扑中一名明军的脸庞,竟然没有一个人来得及反应。

    “砰!”

    一团血花爆裂开来。

    宋懿面无表情,抖落枪头的血肉,肩膀上的大纛烈烈而舞。

    眼前的场景宛如阿鼻,他却面不改色。

    “先锋大人……”

    那名小旗回过神来。

    “闭嘴!”宋懿冷冷骂道。

    他双眼望向长街,太阳反射下的冷光汇聚至虎头枪尖。

    “你们这群废物!”

    ……

    “黑田小鬼,你觉得那些妖鬼能挡住明军多长时间?”

    小西行长形容憔悴,明军凶猛的火力和悍勇几乎冲垮了这个戎马半生的老人。

    秀吉大人说的日出之国的一线生机,真的能抓住么?

    “这个,应该就要看明军的坚决程度了吧……”

    黑田一会挥舞着手臂,一会下腰,一会蹦蹦跳跳的,好像是做运动,嘴里回答小西行长:“那些妖鬼被国朝气运所压制,可大明这次有备而来,有的是火铳,有的是大炮,更有的是将官。所以平壤城巷子里的那些妖鬼,注定不可能是明军的对手。一天吧,大概能拖延这么久。”

    小西行长又接着问道:“我听说……大明皇帝崇信龙虎山天师道,这次行军,更是有当代天师的得意门徒担任督军,如果他出手……”

    “如果是那种懂得操纵鬼神之力(龙虎气)的神官(道士)出手,不超过两个时辰,平壤城里的妖鬼就会被涤荡一空。”

    “这怎么办?”

    小西行长一脸难色。

    “所以喽……”

    黑田最后伸了一个懒腰,活动完毕,抓起桌子上的黑色武士刀。

    “就算是城破以前最后的努力好了。”

    黑田拉开木门。

    “如果那家伙敢进平壤,我就砍了他喽。”

    阳光射在黑田的身上,为他的脸镀上了一层金光。

    “小西老伯,我很喜欢你的侍妾美代子,如果我能回来,把她送给我吧!”

    ……

    “高功大人有令!步骑凡无官身者,回营听调,弓手每营领符箓箭五百支。高功大人有令……”

    “上前线是不会上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上前线。”

    易羽头摇得好似拨浪鼓。唾沫飞溅,大义凌然。

    “我天师道的宗旨是救死扶伤,匡助世人。你现在要我去前线斩杀妖鬼?妖鬼不也是朝鲜无辜百姓所化?这于我宗门道义不符啊!”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