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从姑获鸟开始 > 第四十九章 核碎,终焉。

第四十九章 核碎,终焉。

从姑获鸟开始 | 作者:活儿该| 更新时间:2018-09-28 08:0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死白色的痕迹当中,五颗或大或小的虫洞散发着阴沉的气息,山岳一般的压力让李阎汗毛倒竖。

    “求不得”的上半身卡在虫洞里,他拼命往外拔着腰身。嗓子眼往外长啸出声。

    吼!

    李阎眼前一黑,深红色的血流从他的耳蜗潺潺而流,眼皮周围的血管肿胀爆裂,他吃力地眨着眼,血沫子在眼球上被一点点擦去,只留下留下浅浅的黄色。

    而虎头大枪依旧出手!

    李阎左手仰腕托枪,右手大拇指下压,漫天白金色流光当中,一朵又一朵的枪缨在流光中泛起涟漪,大枪一击又一击撞在阎浮果核上,枪刃长鸣!

    錾金虎头枪高达一百的锋锐值,【枪铳牙】的高强度破坏加成,狂风骤雪一样疯狂倾泻下来的隐飞之羽,桀桀的霜色在琥珀核桃壳子的表面逐渐蔓延。

    那似的冰霜纹路从李阎脚下扩散开来。

    羽主横在李阎和恨别离、冯夷之间,无论是黄河怒滔,还是阴森面具,统统寸步难行,完全伤不到李阎一根毫毛。

    恨别离转了转脖子,脸上的沉重面具僵硬了很多。

    “咚~”

    枪刃撞在核桃壳子表面,冰渣打着旋飞了出去。

    李阎咬住舌尖,两只大星一般深亮的眼睛黑了一圈,那是眼眶周围爆裂血管的淤血。

    血蘸爆发!

    坷垃坷垃的冻结声音在核桃壳子表面响了起来。

    呼哧~呼哧

    李阎喘着粗气,虎头大枪当啷跌落在地上,李阎两只手惨不忍睹。

    鲜红的肉糜耷拉在虎口表皮上,森森的手骨被抹平了一半多!

    而阎浮壳子表面,除了裹了一层薄冰,没有哪怕一道裂纹……

    看来是另外五成啊。

    李阎低头去看自己的手,现在的他,连扎上腰带也做不到了。

    冯夷放声大笑:“看来,为山九仞,功亏一篑的不是我嘛~”

    羽主刚一撤步,留着长辫子的恨别离一头撞在他怀里,不断膨胀的暗红色凶恶面具虚影将羽主笼罩在里面。不让他去补那最后一击。

    晶莹的核桃壳里,熊熊燃烧的紫色火焰一抖。

    连续使用两次隐飞的李阎承受不止潮水一般袭来的疲惫感。扑通一声跪在了阎浮果核面前,尽管太阳穴的抽痛几乎让他昏过去,但是他依旧露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微笑。

    壳子里是火,壳子外面是冰。

    喀拉~

    一道长长的裂缝从壳子上蔓延开来,把果核上思凡两个字从中间断开。

    “不好!”

    恨别离手背一抖,被羽主一拳头砸在小腹上。

    一丝紫色尾焰从核桃壳的裂缝里透了出来,然后是响成一片,喀拉喀拉的破碎声音,比李阎高出不少的庞大果核,轰然破碎。

    昏昏沉沉的,李阎又回想起丹娘的话。

    “那个冯夷嘴里的阎浮果核,我确认过了,虽然我也说不上来,但是……”

    “我见到它的时候,感受到了,大海一样蓬勃的生命力。”

    对着李阎扑面而来的,是深邃的金红色流浆。

    轰~

    裂成数万道的琥珀色果核碎片,连同八道紫色流火朝四面八方飞射出去,快要昏厥过去的李阎,拼着最后一丝力气,一扬脸咬住了什么,也不知道是果核碎片还是紫色火焰里的木铜物件,就一闭眼,失去了意识。

    深沉的咒骂声音响成一片,随着果核破碎,一颗又一颗虫洞飞快地坍塌,消失不见。

    “求不得”怨毒的眼神盯住瘫倒的李阎,收缩的虫洞被他的手掌一撑,竟然停止了坍塌!

    他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最终还是一松手,消失在了无尽的死白色痕迹当中。

    恨别离脚步一挪,飞退出几十米,和冯夷站在一起

    羽主收回目光,看着脸色难看的冯夷和佝偻着身子的恨别离。

    他埋身弓背,两手一摊,学着恨别离刚出现时候的样子。

    “过不来了吧~”

    嗤~

    脚背弹射,恨别离凝神屏气,却不料羽主没有抢攻,而是抄手拉出了淹没在金红色流浆里的李阎。

    两道展开足有二十多米的黑色羽翅抖落,羽主一手提着昏死过去的李阎,居高临下。

    “老爹,拼一把?”

    冯夷平静地问。

    恨别离扬了扬面具:“现在,可能拼不过了……”

    天地无用。

    四个大字印在纸杯上,穿着白色运动服的男人端起纸杯,轻轻抿了一口。

    恨别离面具上的空洞凝望天上黑色翅膀撑开的巨大口子。

    辘辘的声音从口子那边冒了出来,几道流火飞快陨落下来,流火当中,是一个又一个的人影。

    运动服男人端详了恨别离几眼,他挪开几步,看到“恨别离”身后那条大辫子,这才恍然大悟。

    “恨别离?”

    “两年不见,你小子也混成十主了啊。”

    恨别离的嗓音深沉。

    介主咕咚咕咚把白开水喝干净,纸杯朝天上一翻,墨意淋漓的“天地无用”四个字在空气中放大,再放大。

    纸杯口朝下,眼看把恨别离和冯夷统统笼罩住。

    “阿冯,咱玩砸了。”

    头顶着一片死白色,恨别离哈哈大笑。

    嗒。

    纸杯一停。

    诡异的死白色当中,伸出了一只泼天巨手来,把纸杯稳稳握住。

    介主脸色狂变。

    握着纸杯的手掌后面,是黑色的海青短袖,再之后便是那人人闻之色变,死白色的“思凡”痕迹了。

    那只手微微一扬,将纸杯抛还给介主,接着五指摊开,往回一拢,将哈哈大笑的恨别离和冯夷拢在手心,缓缓收了回去。

    羽主眉目皆扬,撑在果实口子上的山岳黑翅拍落,顷刻间天地变色,整个阎浮果实陷入了一片不见五指的漆黑当中。

    “援朝,住手!”

    介主喊了一嗓子。

    黑暗当中,那张凶悍的傩木面具一低。

    恨别离知道自己伤不到羽介二主,甚至连那个不过“十都”,却害得思凡满盘皆输的李阎也伤不到。

    所以那张傩木面具,对准的,是午门的角落,几乎没有任何存在感的武山众人。

    “呵呵~”

    羽主含怒出手,介主无暇分心,黑暗当中,一道暗红色虚影面具压落午门。

    躲在废墟当中,什么都看不见的昭心只觉得眉心一阵滚烫,好像灵魂都要离体而去。

    再接着,身上一沉。

    ……

    “思凡主……”

    黑暗过后,羽主咬牙切齿。

    “援朝,你太冲动了。”

    介主说着,鼻子抽动。

    “哪来的血腥味……”

    两人眉头一皱,同时朝午门看去。

    废墟当中,是泼墨似的血色,肉泥和白骨混合在一起,宛如修罗地狱。

    和老汉在一起的娃娃脸尸骨无存,被压成一滩肉泥。

    武山宛如死人,整个右半身糜烂不堪,半张脸的血肉不翼而飞,一只眼眶黑红。

    昭心嘴唇颤抖着,脸上全是血点,她整个身子埋在一片肉泥里,而糜烂的骨泥当中,露出一抹衣角。

    “哥?”

    昭心轻轻地问。

    毫无声息。

    “哥~~~”

    杜鹃啼血。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