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从姑获鸟开始 > 第八十五章 大盗枭声(完)

第八十五章 大盗枭声(完)

从姑获鸟开始 | 作者:活儿该| 更新时间:2018-09-28 14:4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叮~叮~叮~叮~

    【嫉妒】的甲板上,越来越多的水手爬上船来,他们身穿劲装短裤,嘴咬匕首,身背鱼叉,一波又一波地摸了上船来,场面顿时混乱起来。

    这些人前前后后约莫有两百多人,高里鬼也就罢了,蔡牵抽调的这批精熟水性的普通人,在这样的火炮对轰,舟楫沸腾的混乱场面下,折损了将近一半,何况,虽然蔡牵财大气粗,门路又广,手下兵力装备不比葡萄牙的人的差,可火枪不能沾水,也不太可能穿着藤甲游过来,这些水手只拿着白刃上船,对上这种特殊的葡萄牙人部队,生还希望及其渺茫。

    可每两三个看似孱弱的蔡氏伙计当中,就掺杂了一名高里鬼!

    高里鬼,沿海传说中兴风作浪的恶鬼,也是天母近卫,泉浪海鬼的弱化分支。

    “红毛火枪厉害,务必小心。”

    老古之前冒头观察了一会才指挥人手上船,此刻对着身后的高里鬼兄弟们,大喊,叫他们重视葡萄牙人手里的火枪。

    砰~

    葡萄牙水兵射穿一名蔡氏水手的喉咙,冷静后退,上弹,有另一名水手自侧翼滚地过去,手上匕首戳向这洋鬼子的后脑,不料那黑发鹰眼的铜帽子背后生眼似的,把枪托往后一顶,稳准狠正中水手小腹。紧接着弓身暴跳回身射击,利落反杀,在李阎枪下毫无还手之力的红铜帽子,面对也算老辣水手的蔡氏伙计,却个个凶猛凌厉。

    这名以一敌二的红铜帽子,抿着嘴角神色冷硬,耳边听得一声炸响怒吼,一名红旗高里鬼挥舞长刀,这洋鬼子来不及闪躲,帽子被刀锋砍中,当啷一声响,水兵固然头昏眼花,可那刀,却断成了两节。

    这水兵嘶吼一声,千锤百炼的反应速度让他瞬间举枪射击,那断刀的高里鬼反应也极快,却下意识拿手去捏枪管。

    坷拉,铁皮褶皱。

    砰~

    火花四溅,炸膛的碎片同时往两个人的脸上飞去。这水兵被一发子弹戳中眼窝,当场毙命。这名高里鬼也被喷了一个满脸花。

    混战逐渐激烈起来,

    【嫉妒】的船身,虽然不像暴怒那样庞大无匹,可在一众船只当中,体积依旧是最为庞大的一批,李阎一人上船,虽有声势,可见效太慢。而随着火鼎属种的支援,连同李阎和阎姓五种在内,一共六名千军劈易的“十都”级,外加高里鬼一众,【嫉妒】的甲板上的葡萄牙水兵们。有些支持不住了。

    情势逐渐朝红蔡联军方面倾斜,红铜帽子水兵节节败退,阎老大捏了捏帽子:“我听说,红毛的船,除了靠各色风帆作为动力,还有一颗铁皮心脏作为辅助,阿九,你进找找看。”

    阎老大话音刚落,折舞在众红铜帽子之间的阎阿九应了一声,飞身冲进舱室,带起的劲风把舱门啪的关紧……

    大概两个呼吸的时间。

    “砰!!”

    舱门重物猛烈撞开,门板脱离舱室飞出去老远,阎阿九在半空中翻了几个跟头,才堪堪落回地上,脸上有深红色的拳印。看上去有点破相。而那滴泪痣,也流到了下巴。

    一只烟斗突出舱门后的黑暗,掉着烟斗从黑暗中走出来的,是个肩章歪斜,脸有刀疤的葡萄牙水兵军官。

    这军官体型魁梧超过两米,嘴巴上的烟斗冒出一团又一团烟雾,刚毅的脸刀削斧剁一般,牙齿把烟嘴把咬的咯吱作响,往人前一站,就让人无端端地想起蒸汽,齿轮,活塞,烧红的烟囱,在钢轨上呼啸驰骋的铁皮列车!

    李阎眯了眯眼睛,消瘦却挺拔的身子往前一挺,不料火精长剑却先一步钉在了自己的脚面前头。

    阎阿九正握火精长剑,眸子平静地盯着眼前的军官。

    “天保龙头,不妨先行一步。”、

    火蛇缭绕,阎老大也走过来,他摘下帽子,眉毛发辫顷刻间化成烈火模样。

    李阎也不坚持,而是回头叫道:“老古!带一半兄弟跟我走。”

    ……

    眼见远东海盗派出人手强行登船,李阎更是脚下踏海,冰尘暴起席卷【嫉妒】,英葡联军方面的高层也不乏担心。

    “羔羊跳入深涧,只会摔得粉身碎骨……”

    唐若拉主教嘀咕了一句,强自镇定。

    一边有人带着礼帽的英国爵士摇头:“南洋海盗的士气很高,远东的巫术也独树一帜,坦白地说,胜负难料。”

    这位自印度来的亚历克斯爵士的看法相对客观一些。原则上,真的让远东海盗们杀上【嫉妒】,己方就已经输了半筹。

    “不过嘛,这些远东海盗未免太小看【嫉妒】了。”

    这个年代的欧罗巴,是崇尚英雄和霸主的浪漫时代,人们相信,一场战争的胜负关键,更多取决于军队当中的灵魂人物,也就是统帅。

    冷静的判断,出色的武力,难以名状的亲和力和个人魅力,一名传奇的统帅,可以创造奇迹。

    正如欧罗巴那位不可一世的皇帝陛下的所说:高卢人不是为罗马人所征服,而是为恺撒所征服的。侵入印度的不是马其顿的方阵,而是亚历山大。到达威塞河和洇河的不是法兰西的军队,而是屠云尼。七年战争的围攻中,普鲁士能屹立不倒,这不应归功普鲁士的军人,而应归功于非特烈大帝。

    对于那个矮子的理论,出身古板贵族家庭的亚历克斯嗤之以鼻,他崇信的,是兵力,装备,战术,地形等等,更加理性的因素。

    胜负在开战之前,就已经注定……、

    就在李阎带人和葡萄牙人在船上来回拉扯混战的同时,【嫉妒】对整片战场的影响力和破坏力依旧不减,它本身没有装配火炮,可任何火炮,也奈何不了那诡异的气膜一分一毫。嫉妒的速度又远远超过红蔡联军的大部分船只,只要他碾压过的地方,气膜向传染病一样飞速传播,只要被笼罩住,整条船就会以极短的速度沉没进海底,而舵手胡乱躲避,非但不会让形势好转,还可能把这诡异的气泡沾到别的船上。导致更加糟糕的局面。

    而借助【嫉妒】冲散红蔡联军的舰队后,葡萄牙人依托于此,朝海盗们疯狂开火!

    蔡牵盯了一阵,说到:“吩咐下去,叫伙计们划四百条小船,撞上去,能拦多久是多久,天睬边?怎么说?”

    林阿金一皱眉头,三边的战场上,朱贲和章何负责对付香山附近的红毛水兵,以他们两人雄厚实力,是绝无问题的,这点上,在联盟当中话语权更高的红旗帮没有坑害他们。

    不过,他们的战场距离广州城里是最远的,而广州湾的战场最近,换句回?他做了什么?”

    “章何……带兵去了天保仔的老巢,大屿山。”

    林阿金闻言沉默半响,忽然摇了摇头:“天保仔,这可不是我不帮忙,看你的造化了……”

    ……

    李阎说完,刚要迈步,却冷不丁一回头,盯在了当时自己和蔡牵的闸船上。他的瞳孔,和闸船上的苏都鸟瞳孔相互重合……

    甲板上,坐镇中央的蔡牵负手而立,正听属下说着什么,而两人的对话,都让在船上的苏都鸟听见,又被掌握着九十九只苏都鸟的李阎听了个一清二楚。、

    “好你个章何……”

    “天保哥,怎么了?”

    李阎笑了笑:“无事,走,先把这条船掀个底朝天。”

    ……

    “老板,老三有消息传过来。”、

    “哦?”、

    “姓朱的耍小聪明,放了本该他们负责的那部分葡萄牙人过来,自己带人上岸,先去破广州城了。”

    “呵呵,先破广州,他也不怕撑死,小事。章何呢?”、

    “还有就是……章何带队折返,朝,朝红旗的老窝,大屿山去了!而且………”

    那人满脸纠结:“火鼎娘娘,说要去大屿山做客,此刻已经到了。”

    “哦?”蔡牵先是一愣,然后苦笑起来。

    “章何啊章何……”蔡牵罕见地爆了粗口:“这不是……他娘的!”

    ……

    亚历克斯打了个响指:“【库克三号】应该到了发报的时候了吧??”

    “士兵!士兵!”

    有人朝外面喊。

    ∽置枋龅模谷皇谴丝蹋渌匠∩系氖悼觥R簿褪橇职⒔穑礻冢潞蔚热说亩颉br />
    其中,一连串的夸张的战报情况让亚历克斯的心脏跌宕起伏,复杂的情势叫他这个自命思维缜密的统帅也觉得诡异莫测。

    巴罗斯惨败,自己即将迎来一只援军,远东海盗内讧,妖贼去了天保仔的老巢,情况,好像也不是太糟糕……

    然而,鹅毛笔没有停下,依旧在写着什么……

    “澳门遇袭!红旗帮大批的船和火炮!”

    “蔡氏精锐五百金人!广夷岛五婆仔血脉!肩膀扛着白妖怪的黑甲骑士!已经杀上来了!”

    “蔡氏贸司的人鼓动澳门当地居民暴动,赊给他们火枪!局面失控!”

    “驻守的澳门总督亚利加被一名浑身冒火的刺客用双刀杀死!澳门失守!澳门失守!”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