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从姑获鸟开始 > 第三十六章 抽刃向谁?

第三十六章 抽刃向谁?

从姑获鸟开始 | 作者:活儿该| 更新时间:2018-12-15 01:5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李阎把弄碎裂的环龙剑的时候,原本凝视篝火,盘坐如称姓武士的黑骑鬼却躁动不安起来。

    即便和白老头共生之后,黑骑鬼已经具备了语言能力,可他依旧习惯沉默,表达意图的方式,往往是眼里闪烁不定的红芒。

    李阎看了黑骑鬼一眼,自己也一皱眉头,蓦地,簌簌而落的土块砸入篝火当中,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火焰扭曲跳跃,映射得李阎的脸上的斑驳光影不住晃动。

    上一秒还在酣睡的宋左一个翻身滚到墙角,挂着青色眼袋的双眼越过窗户,窗外漫漫的黑夜一如既往,没有任何异样。

    “有人摸进来了。”

    宋左双眼吊着天花板,扳下手枪的击锤,清了清喉咙。

    “好像在楼上。”

    李阎接口,却指了指他的右手的墙,两人对视一眼,四只眼睛宛如利箭一般刺向那面墙。。

    轰!

    突然,墙皮凸起迸裂,轰然破开一个大洞,飞扬的土块碎砖后面,一颗震撼弹抛投进来,宋左没有任何表情,紧握的手枪像是自己拥有生命一样跳动起来,枪口喷涂出两道火光,第一颗子弹射进破开的墙洞,带起了墙后某人的闷哼声,另一颗子弹则射塌了腐朽的门板,把还在空中旋转的震撼弹不偏不倚地拍出窗外。

    音浪和强光自缝隙射进千场百孔的旧楼,李阎眼睛眯了眯,丝毫不受影响,弓屈的身子暴起跨入烟尘。

    飚飞的子弹迎面射来,如果说刚才的震撼弹还透着几分生擒活捉的味道在里面,那宋左的子弹无疑激怒了来人。

    铛!铛!铛!铛!

    数枚子弹撞在罡斗上跌落地面,而能够抵抗足足两个机枪弹带射击的罡斗,居然在短短四枪内黯淡下来,这种看似不起眼的子弹的威力,远远超过大魔鬼湖活尸手中的旧日枪械。

    和宋左一样的野牦牛系列,或者其他,总而言之,这必然是凛冬时代才具备的破坏力。

    李阎冲出灰尘,抬眼便看到楼梯口的位置站着一名连同头脸都捂在防辐射头盔里面的作战士兵。正端着突击步枪向自己射击。

    哒!哒!

    来人脚步轻快腾挪,手里的步枪不紧不慢地点射,每一颗子弹,都会精准的射向高速腾挪中的李阎的眼窝或者脖颈,彰显出士兵对枪械卓越的把控能力,以及非同寻常的动态视力。

    罡斗眼看就要承受不住,李阎往前迈步,一道人影自门上倒悬而下,两把锋利的战术匕首交叉划向自己的脖颈,空气中弥漫的苦杏仁味道,证明匕首上涂抹着某种未知毒素,哪怕被戳伤,效果恐怕也并不美妙。

    一个简单却实用的埋伏。

    可惜他太过低估李阎的反应速度。

    两把匕首几乎是擦着李阎的鼻子落空,李阎只轻轻往后一退,以最小的动作幅度避开这一击,紧跟着膝盖如同蝮蛇一般跳起,鞋尖凶悍咬在在这名偷袭士兵的防辐射面具上,裂纹迅速蔓延,复合材料的碎片胡乱扎进这人的眼眶和嘴唇里,血点溅在李阎的鞋底。

    那人被强烈的力道贯穿颅腔,像是随处可见的枯萎风滚草一样倒飞出去。

    与此同时,李阎身上的青色罡斗终于承受不住,轰然破碎。

    枪声顿时喧嚣起来,不只是两个,而是至少六名以上隐藏在黑暗中的枪手在李阎失去防护手段的那一刻同时射击。

    “啧~”

    饶是以李阎的凶悍性情,一时间也难以招架,一个鹞子翻身狼狈躲过子弹,掩身躲进了身边一栋毛坯房里。

    而激烈的枪声却并未停歇,200mm的混凝土丝毫不能抵抗带着刺鼻硝烟味道的粗犷枪械,子弹打在墙上,迸裂出一连串葡萄形状的空洞,颗颗都有人头大小,让本就荒废的房间更加残破不堪,像是一个大号的马蜂窝。

    啪!

    一名放肆射击的士兵突然闷哼一声,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子弹先后击穿了他的步枪和肺叶,力道让他整个人仰倒在地。

    突击步枪粗暴猛烈的杂乱枪声中间,忽然掺进来一道道沉闷的炸裂声。击锤敲动的声音清晰可闻。

    稳定,舒缓,有力。

    宋左眼神坚定,眼前的荒楼是一片不见五指的漆黑,即便以三阶兵种的视力,也只能隐约看到探出来的枪口,可老头子攥在手里的手枪却例无虚发,每次扣动扳机必然能有效地杀伤对手。

    每一声炸响,必有一名士兵栽倒,明明只是两把凛冬随处可见的普通手枪,却在气势上把六七把精良的新时代突击步枪压得死死的。这已经不是兵种和基因能力的问题,而是在作战能力上有云泥之别。

    眼看情势不利,这些来头不明的士兵佩戴的耳机里传来一声沙哑的电子合成音,李阎听不清,那些枪手却齐刷刷地冲了过来,步枪上的照明设备如同一道道明晃晃的长枪,刺进宋左藏身的房子。

    而马蜂窝一样的毛坯房里,一道身影笔直射出,伴随着无数跌落下来的水泥砖块,径直对这些士兵冲了过来。

    李阎带起噼啪作响的空气风压像是巨斧扑面!

    也许在这些士兵看来,被六把突击步枪集火的李阎已经失去反抗能力,所以放松了警惕,更也许李阎展露出来的突袭速度太过骇人,让这些试图缩紧包围圈针对宋左的士兵根本无从反应。总而言之,当李阎高瘦的背影贴脸逼近,把步枪上的灯光堵得严严实实地刹那,这些士兵还来不及开第一枪。

    青凤剑华丽的精美剑身在空中迎着灯光劈出一道夺目华彩,瞬间将这把喷涂火光的自动步枪斩成漫天破碎的零件!

    这一剑太过迅猛,以至于李阎已经到了眼前,那名士兵依旧徒劳的扣动扳机,手指好似无意义地抽搐。

    砰!

    李阎反手一剑背在他脸上抽出一道迸裂血珠的伤痕,那人应声栽倒。

    两道灼热的气息逼向李阎的腰眼,左右两名士兵的步枪前端赫然弹出二十公分长的刺刀刀刃,在李阎抽剑背的刹那,已经对准李阎,黑色作战服下面的肌肉如流水一般欢快跳动,刺击的动作无论是角度还是力道,都堪称完美。

    而迎接两人的,则是手里的步枪连同刀刃一齐被青凤劈碎成零件的下场。

    面对冷着一张脸的李阎,手中空空如也的两个人,脑子有短暂的当机。

    噗~

    又是一剑背。

    左边那人软软瘫倒,李阎没有收回青凤剑,而是顺势架在最后一名士兵的脖子上,一拉他的脖领子拧腰转身,面对枪口把大部分身子挡在他身后。

    枪声戛然而止。

    宋左手指一攀墙砖站了起来,手枪稳如磐石,对准一名士兵的胸口。

    “你们是谁,为什么攻击我们?”、

    对面的几名士兵面面相觑,最终,其中一人摘下作战面具,露出一张上唇留小胡子的中年面容来。

    他揭开肩膀上的尼龙粘扣,露出鲜明的肩章来。

    “黑星战车i区第六野战军,勒令你们两个人放下武器,接受审查。”

    宋左脸色大变,李阎则冷笑不止:“这么理直气壮?刚才干嘛不直接站在门口喊出来。”

    即便被李阎和宋左杀的灰头土脸,小胡子中年的脸上也看不到一丝颓丧或者气急败坏。

    “我承认我小看了你们,作为歉意,我可以再重复一次,黑星战车i区第六野战军,勒令你们两个人放下武器,接受审查。”

    李阎一边咧嘴一边摇头,说实在话,眼前这人的话非但不能让他感受到半点威胁,反倒让他对黑星战车的评价和印象直线下降。

    粗暴,自以为是,在作战受挫的情况下,依旧洋溢在脸上的蔑视,让李阎简直怀疑眼前这人的智商。

    铛啷~

    两把手枪和水泥地碰撞的声音分外清脆。

    李阎有点不敢置信地偏过头,扔下手枪的竟然是宋左。

    宋老头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冲李阎微不可查地咬了咬头,双手高举,慢慢放在脑后,蹲了下来。他能凭借两把手枪和复杂地形把这只作战小队全部消灭在大楼里,可此刻却像一个衰弱的普通老人一样放弃抵抗。

    小胡子的视线移动到李阎身上:“我欣赏身手凌厉的战士,即使那个人来自荒野。可我不想重复第三次。”

    臂章是真的,不要招惹他们。

    李阎在宋老头的眼中看到了这么一句话。

    这个眼神诉说着一个自幼在荒野摸爬滚打的猎人最切实的守则。

    生存,忍耐,以及在更怯弱者身上才能保持尊严。

    李阎对此报以沉默。

    隆隆的声音由远及近,天花板抖动得更厉害了。

    地平线边际,绿色履带卷过砂砾,银色装甲的熊式坦克冲出地平线,半挂式越野卡车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数颗粗犷剽悍的黑色导弹高昂着弹头,支架依托的发射器直指天空。李阎甚至能亲眼看见车厢里滑动电子战术板,面无表情的黑色制服士兵。

    那种扑面而来,无比凌冽的感觉,和装备了枪械坐上越野车便四处张扬的暴力组织完全不同,而是庄严肃穆,无可抵抗的权力机器!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