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带着诊所去穿越 > 第一百一十二章 陆山长

第一百一十二章 陆山长

带着诊所去穿越 | 作者:薄荷鸢| 更新时间:2018-11-08 14:2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卫昭现在思考会不会是因为《三字经》的原因,刘小满才会被带走,毕竟《三字经》作为后世的国学启蒙经典,是有它独特的魅力的。

    卫昭在教授刘小满之前,对它进行过改良,将一些具体的朝代模糊,然后对应这时代的一些经典故事,做了改动,使其顺应这个时代。

    因为《三字经》本身极易成诵,又囊括了天文地理,伦理道德,还有些民间传说,有学问的人,若是遇到这样的书籍,自然会留意。

    这时李晚儿拿来了纸笔,卫昭就在一旁的桌子上铺开纸,几笔画出一个人的大致轮廓,然后问那个孩子,“你看看,他是不是这样的脸型。”

    那孩子想了想,指着画上那个轮廓道:“这里不对,那个老爷爷的下巴比这个圆一点儿。”

    卫昭点点头,转过铅笔,用上面的橡皮擦掉下巴的轮廓,然后往圆润画了一下,然后道:“这样呢?”

    那孩子又说太圆了。

    卫昭忙又改了一下。

    如此几次,脸型终于确定下来,然后他又开始画五官。

    以前为了画好解剖图,卫昭特意学过素描,但是从来没有试过模拟画像,现在他也是病急乱投医,如果可以画出一个大概的人物画像,再去周围打听,或许有人认识他。

    比起这时代官府布告栏上贴的那种抽象到飘起的画像,卫昭觉得,他画的至少应该有人能认出来。

    那个老头出现在这里,很有可能他是来这里办事或者访友,附近的人家说不定可以根据画像提供什么线索。

    随着他一点点的画,那个孩子还有其他人都震惊了。

    这,这是画?

    那个孩子被问了半天,原本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但是当他看到卫昭笔下画出来一个活灵活现的嘴巴时,他的嘴巴长的老大,兴致又高涨起来,不停的指出哪里不对劲。

    等那个孩子点头说画的很像那个老头,没什么问题的时候,他才停下笔,然后将画拿起来,问其他几个孩子,“你们看看是这个爷爷带走小满哥哥的吗?”

    几个小孩子都点点头,一个小姑娘奶声奶气道:“就是这个爷爷,他笑的就是这个样子!”

    因为老头看他们的时候一直在笑,所以这幅画上的老人也眯着眼,眉梢上扬,笑意明显,让人一看就印象深刻。

    得到孩子们的肯定回答,卫昭道:“行了,苏远成,你和刘大哥拿着这幅画,去附近挨家挨户打听,看看有没有人家认识这个人,嫂子你还留在家中等消息,我和晚儿还有周简去知府大人还有通判大人家借些人,再去街上问问,有没有别人看到他们。”

    几人都应了一声,正准备出发,就见大门被人推开,刘小满和一个老头走了进来。

    钱氏一看到刘小满,忙冲上去,将他拉到怀里,眼珠子,心肝肉的一通大哭。

    卫昭几人则看向那个老头。

    那个老头五十岁左右的年纪,头发花白,有两撇胡子,翘在唇上,双眼炯炯有神,闪着睿智的光芒,脸颊瘦削,一身绸缎长衫,腰间一根绣着银线的腰带。

    和画上的人竟有八九分相似,打眼一看就是同一个人。

    苏远成一边展开画看着,一边对应的去看老头的面容,越看心中越震惊,太像了!

    他家少爷真的是太厉害了,就只是听一个小孩子说,他就能画出如此相像的画,这,这不是画,这简直…简直…

    他心里一时想不起应该怎么形容,最后灵光一现,对,这是神仙画作!

    和他同样想法的还有周简和刘春生,他们也都不可置信的瞄一眼画卷,再看一眼老头,均都半张着嘴,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只有李晚儿心情比较平静,她一直知道,卫昭是不同的,他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什么事儿,是他做不到的!

    那老头被几人看的有些发毛,见他们一直在看一张纸就凑过去瞄了一眼,想看看他们到底看什么呢,怎么这幅样子。

    这一探头,他也立刻成了半张着嘴说不出话的样子。

    好半晌,他忽然夺过苏远成手中的画,颤抖着捧着,然后声音激动的问:“这画上可是老夫?”

    卫昭点点头,然后道:“我想是的。”

    老头捧着画,又看了好一会儿,才道:“如此画作,真是神来之笔,不知是何人所画。”

    他心想莫非这人认识我?竟能将我的肖像画的如此传神,如此真实。

    苏远成道:“是我家少爷画的,不知您老怎么称呼,又为何要带走我家孩子?”

    那老头环视屋里一圈,目光锁定卫昭,见他虽然穿着普通的布料衣衫,但是独有一种气质,令人不能忽视,想来就是那个“少爷”了。

    他朝卫昭道:“画是你所画?”

    他虽是疑问,但语气里却满是笃定。

    卫昭点点头,这人能送回刘小满,就应该不是坏人,所以他的心彻底的放了下来,拱手朝老头道:“在下卫昭,不知您老…”

    老头仔细打量卫昭,他已经听刘小满说了,他的知识都是他卫大哥所授,看来就是这少年了。

    如今年轻就有那般学问,还能画出如此画作,真是少年英才啊!

    他将手里的画小心的卷起来,然后拱手道:“老夫乃是常山书院的山长,陆风眠。”

    一听他是常山书院的山长,几人心里原本对他不打招呼就带走刘小满的气,一下子就散了。

    来府城月余,他们都十分清楚常山书院是怎样的存在。

    这常山书院,乃是整个锣巷府最大的书院,历史悠久,学生众多,每年锣巷府考中的秀才,十之有八是出自常山书院。

    山长陆风眠曾经是京城国子监的直讲,十多年前,辞官回了祖籍,被当时的常山书院山长礼聘入书院授课,之后老山长病逝,他成为新的山长,带着常山书院走向了辉煌。

    如今的锣巷府知府梁浩邈也是出自常山书院,正是陆风眠的关门弟子。

    一时众人收起思绪,纷纷上前拱手见礼。

    陆风眠示意众人不必多礼,然后问卫昭道:“卫公子可是识得老夫?”

    他的印象里,完全不记得卫昭这个人,如果他真的见过卫昭,没道理会不记得这么有才华的人。

    卫昭道:“在下并不认得陆山长,这画乃是听孩子们口述您的长相所画。”

    他这话音一落,陆风眠更是吃了一惊,竟然只是听人口述,就画的如此传神?

    他心里原本的震惊变成了震撼,又将画摊开,仔细的看了起来,半晌道:“如此技艺,真乃神术!”

    卫昭最害怕别人将他和“神”这个字联系起来,赶紧道:“不过是一种新奇一些的画法罢了,当不得神术之称。”

    陆风眠慢慢卷起画卷,拿在手里,一副不准备还的样子,然后才想起他来此的目的,忙道:“老夫今日鲁莽,未打招呼就带走了家中小公子,失礼了。”

    刘春生道:“山长您客气了,我家小子当不得公子之称。”

    陆风眠倒是没有打听刘小满的身份,只知道他是这家的孩子,就带他回来了,他还以为是卫昭的弟弟,现在听说竟然只是个下人的孩子,不由得看了刘春生一眼。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