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明崇祯第一权臣 > 第三卷 第七十三章 我连你们一起干趴

第三卷 第七十三章 我连你们一起干趴

大明崇祯第一权臣 | 作者:星辰玖| 更新时间:2018-11-08 17:0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张斌自然不知道荷兰人会来阻扰他剿灭海盗,这会儿他正在抓紧时间整编,准备一举歼灭刘香和李魁奇呢。

    这次招降将近十股小海盗,又剿灭了三股小海盗和三股大海盗,不但收获了一大堆金银珠宝,更重要的,还收获了两百多艘战船和上万名海战娴熟的海盗。

    这样一来加上原来的四百多艘和两万水师官兵,他手下的战船一下增加至七百余艘,水师兵力更是达到了三万余人。

    这数量是足以碾压刘香和李魁奇了,但是,新归降的海盗并没有经过统一操练,跟原来水师的配合肯定会存在问题。

    面对刘香和李魁奇这两股大海盗,肯定是一场恶战,他可不想因为新归降的海盗指挥不灵,打乱了阵形,而使整个水师遭受巨大损失,所以,他剿灭杨六、杨七和钟斌之后,立马率领所有战船回转澎湖要塞,准备先整编操练一下,再去剿灭刘香和李魁奇。

    这会儿水师的领兵将领已经达到了十三名,战船也达到了七百艘,海盗更是剿灭了一大半,他准备兑现承诺,为所有将领升职,至于崇祯那里,他相信,只要银子送上,几个参将和游击将军什么的,还是不成问题的。

    回到澎湖以后,他一口气将所有水师将领全升了一级,俞成龙和郑芝龙直接被提拔为参将,郑芝虎、郑芝豹、张冠、郑彩、杨耿、陈晖、郑兴、郑明、甘辉、洪旭、施大瑄则全部提拔为游击将军,至于战船他重新分配了一下,暂时将所有战船平均分给了十一个游击将军,也就是每个游击将军下面领有六十余艘战船。

    将领的从属关系,他也重新调整的一下,原本郑芝龙手下的张冠被他摘出来,负责护卫他的帅船,其他十个游击将军则均分给了郑芝龙和俞成龙,每人手下五名。

    他这刚把水师整编完,还没开始操练呢,值守的赵如突然来报:“有红毛番带人前来,说是要找这里的最高长官谈判。”

    谈判,这个是可以轻启的吗?

    张斌可是相当清楚,未经皇上允许,擅自和别国使者谈判是相当严重的罪名,直接砍了都有可能!

    他想了想,干脆道:“去问问他们是什么人,又是来谈什么的。”

    澎湖巡检司衙门并不大,不一会儿赵如便回来禀报道:“大人,那红毛番的使者说他是福尔摩沙长官的副手,因为我们无故袭击与他们合作的商人,所以,他们才来找我们谈判的。”

    福尔摩沙长官就是驻扎东番的荷军军官,这个张斌还是清楚的,他吗的,就一个上尉的副官来找我这个比他们司令还大的巡抚谈判,脑子进水了还是怎么滴。

    张斌决定了,先给他来个下马威,然后了解一下,他到底是来干嘛的。

    于是乎,他直接下令道:“让他站大堂等着,你顺便让人去通知所有将领,在大堂集合。”

    赵如领命而去,张斌则坐那里沉思起来。

    没过多久,赵如便进来汇报道:“大人,都到齐了。”

    张斌闻言,长身而起,昂首挺胸,走向大堂。

    此时,纳茨正带着一个护卫和一个翻译,满脸怒容的站在大堂中间呢。

    不过,他却不敢发火,因为大堂两边足足站了十官,纳茨终于来勇气了,他直接对着张斌怒喝道:“我是尼德兰王国的使者,你却让我站这里等这么久,这就是你们明帝国的礼节吗?”

    张斌听完翻译战战兢兢的复述,立马板着脸道:“使者?你什么身份,有资格和本官谈判吗?”

    纳茨听完翻译的复述,立马昂着头傲然道:“我是福尔摩沙长官的副手,荷兰海军中尉纳茨。”

    张斌听完翻译的复述嗤笑道:“中尉,也就相当于一个百户而已,你也是大明的子民吧,告诉他,巡抚,相当于他们哪一级官员。”

    那翻译闻言,想了半天,竟然不知道怎么开口,最后,他只得毛着胆子拱手道:“大人,请恕草民才疏学浅,这个大明和尼德兰的官职完全不一样啊,大人相当于他们什么官,草民真想不出来啊。”

    张斌闻言一愣,这个问题的确有点难为人啊,他想了想,随即傲然道:“他们不是有个什么巴达维亚总督吗,管屁大个地方,撑死算个知府吧,你就拿这个跟他解释吧。”

    那翻译闻言,连忙跟纳茨解释道:“长官,这位大人官职比总督库恩大人都高的多。”

    纳茨闻言,着实吓了一跳,比总督库恩还大的多,那不是相当于议长阁下了,不过,他转念一下,明帝国的官员,关我屁事啊,于是他耍无赖道:“你是什么官职我不管,我是谈判使者,你们应该给与应有的尊敬。”

    张斌听了翻译的复述,直接盯着那翻译道:“我这对他还不客气吗?他这屁大个官我都没让他下跪是吧,要他不是使者,见了本官敢不下跪,我打断他的狗腿!”

    那翻译闻言,猛然意识到自己好像也没下跪,他连忙跪下来磕头道:“大人请恕草民无礼,草民一时紧张忘了,请大人恕罪。”

    张斌大度的挥手道:“起来吧,你告诉他,有什么事就说,不要在本官面前摆架子,本官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那翻译连忙照他的话复述了一遍,纳茨立马恼怒道:“你们到底讲不讲礼节?”

    张斌听完翻译的复述,直接拿起惊堂木一拍,大喝道:“屁大个中尉在本官面前充什么使者,有什么话赶紧说,不说就滚。”

    那翻译被这惊堂木吓的浑身一抖,连话都不敢说了,他毕竟要在荷兰人手底下混饭吃,这种骂人的话他还真不敢翻译。

    张斌立马对站下面的郑芝龙道:“你来翻译。”

    郑芝龙当过荷兰人的翻译,这个他是很清楚的,既然那翻译不敢骂,就让他来骂。

    郑芝龙在一旁早就听的不耐烦了,张斌一开口,他立马对着纳茨大喝道:“你一个小小的中尉在我们巡抚大人面前就是个屁,巡抚大人问你来干什么,不说就滚。”

    纳茨闻言,立马指着郑芝龙怒骂道:“尼古拉.一官,你私自投靠明帝国的事我们还没找你算账呢。”

    郑芝龙闻言,翻了个白眼,随后转头看向张斌,他这意思,是问张斌,让不让他说话。

    张斌直接挥手道:“别跟他啰嗦那么多,他不说来干什么的就让他滚。”

    郑芝龙闻言,转过投来对着纳茨大喝道:“我回归大明关你们屁事啊,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说,你来干什么,不说就滚。”

    纳茨闻言,指着他哆嗦了半天,最后还是无奈的道:“告诉你们这个什么巡抚,刘香和李魁奇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他如果敢去攻击,我们东印度公司必定组织大军前来报复。”

    郑芝龙撇了撇嘴,直接将他的话复述了一遍。

    原来是想阻止自己去剿灭刘香和李魁奇啊,张斌闻言沉思了一会儿,随即对郑芝龙道:“告诉他,剿灭海盗是皇上的旨意,此事,本官做不了主,必须禀明皇上,请皇上定夺。”

    郑芝龙按他的话翻译了一遍,纳茨听完,又看了看张斌的表情,他以为张斌真的怕了,那鼻孔又开始往天上翘了。

    他还没开口,张斌便朝郑芝龙使了个眼色,不耐烦的道:“让他滚蛋。”

    郑芝龙闻言,立马对纳茨喝道:“说完了吗,说完了就赶紧滚,再在这里啰嗦,小心我揍你。”

    纳茨也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他想了想,还是没敢继续啰嗦了,只是冷哼了一声,随即转身就走。

    张斌看着他的背影冷笑一声,随即挥手道:“退堂。”

    众将领闻言,一起拱手道了声末将告退,随即便脸色复杂的退了出去。

    巡抚大人这样子,好像有点顾忌红毛番啊,这仗还打不打呢?

    张斌的确有点顾忌荷兰海军,但并不是害怕,他只是顾忌荷兰人的坚船利炮给自己手下带来太大损伤。

    刘香和李魁奇自然是要打的,他之所以考虑了那么久,是在想,要不要连荷兰人一起打!

    东番,是他计划中的发展基地,不论是荷兰人还是西班牙人,肯定都要赶走。

    不过,这会儿他还不想动手,因为他手里的火炮数量还不够,跟荷兰人和西班牙人打起来肯定要吃亏。

    他原本是计划先剿灭海盗,再拼命制造火炮,等火炮积累到上千门,再跟荷兰人还有西班牙人开战,这样水师官兵就不会有太大的伤亡了。

    但是,这会儿荷兰人是摆明了要阻止他剿灭刘香和李魁奇,也就是说,不管他去不去打荷兰人,只要他把刘香和李魁奇剿灭了,荷兰人都会来打他。

    这下就不是伤亡不伤亡的问题了,而是尊严问题了。

    吗bi的,真当我怕了你们啊,惹毛了我,我连你们一起干趴下。

    张斌一咬牙,直接回到书房中写起奏折来。

    跟荷兰人开战这么大的事他肯定不能自作主张,如果崇祯还没发话他就跟荷兰人干上了,最后就算是他赢了,估计崇祯也会对他有意见。

    这位皇上脾气可不大好,一旦他对自己有了意见,那么自己的前程基本就毁了。

    所以,必须写奏折,激一激崇祯,让他下旨,跟荷兰人还有西班牙人开打!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