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非正常特工 > 第三十二章 我什么都说!

第三十二章 我什么都说!

非正常特工 | 作者:步兵没有枪| 更新时间:2019-03-13 23:3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野兔轻轻往外一挪,顿时就让两个哨兵抓狂了。

    他们现在就算把肩膀顶在网眼里,手也够不到那只抬起头来,正用嘲讽的目光看他们的兔子。

    “看着!我去弄死它!”一个高个子哨兵也是耿直,站起来就往铁丝网墙上爬。

    “伊万,别闹大了,会关禁闭的!”

    “这里有鬼吗?谁知道我翻出去了!你盯着点。”高个子贴在网墙上,小心翼翼地向外爬,他可能怕惊动了兔子,又或者怕惊动了其他人,动作很轻,爬到墙头,还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注意,他从铁丝网墙上跳了下去。

    那只兔子很乖巧地一蹦,离开了他的控制范围,往草丛的方向跳了一大步,停在了古正和盖宁的眼前。

    古正看那哨兵也追了过来,心说天助我也!

    他朝盖宁使了个眼色,在黑暗里,盖宁瞬间就明白了。

    高个子哨兵一击不成,立即把自己扔了出去,那只兔子有些慌,想跑却已经来不及了。它被哨兵扑在了怀里,只能惨叫一声,束手就擒。

    网墙内的哨兵很兴奋,“伊万,你抓到它了?”

    “是的,伙计!”高个子哨兵兴冲冲地提起了兔子的耳朵,爬起来道:“这可能是我见过最不怕人的兔子。”

    “快回来,别被人看见了!”

    “你放心啦……”高个子哨兵走向了网墙,他把兔子脖子拧断,然后丢了过去,正抬脚准备上墙的时候,忽然感觉身后带风,一扭头,就觉得怎么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那人比他动作还要快,已经上了墙,高个子哨兵张着嘴,想喊,但自己的后衣领被人拉着一扯,他一手抓着铁丝网没抓紧,被带到了半空中,还没喊出来的声音变成了一声闷哼,落地的一刹那,一柄雪亮的匕首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别动!”

    古正几乎是在哨兵倒地的那一刹那上了墙头,墙内的另一个哨兵正在捡兔子,心说怎么爬回来的动静这么大,一转头,就见墙上飞下来了一个人,还没看清楚,只感觉有个什么东西直冲面门而来。

    古正一把手枪甩在了那倒霉蛋的脸上,那货“哦”一声仰头就倒,古正两个箭步冲上前去,在他倒地的那一刹一手锁住了对方的脖子,一手捂住了对方的嘴。

    “想活命的话,就老实点。”他装成很凶神恶煞的样子道。

    但他显然多余了,他在墙头飞出去的暗器刚好砸在了哨兵的鼻梁骨上,这一下古正是用尽全力的,他本来是想让哨兵分个神,但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会这么准,手枪枪握把砸断了对方的鼻梁骨,人倒下去之前,就已经晕菜了。

    盖宁在墙那边竖着大拇指,“你可以的,伙计!这要是把刀,你就杀人了。”

    古正没心思开玩笑,他把晕过去的哨兵丢到了墙外,和另外一个捆在了一起,然后带离了原地。

    都不需要多废话,手里刀枪一亮,清醒的那个叫伊万的瞬间就招了。

    “我说,我什么都说!”

    “没那么复杂!”古正听瞧不起他的,“你只需要告诉我你们的医疗室在哪就行。”

    “没问题,我可以给你们画地图,实在不行,我还能带路。”

    盖宁啐了他一口,“出息!”

    古正拿手电照着那哨兵胸口的名牌,一把匕首拍着那货的脸:“上等兵亚历山大.伊万!我们不是坏人,只要你配合,我们不会伤害你。否则……”

    话还没说完,盖宁就嫌弃地一边扇着手,一边骂:“卧槽,这货尿了!”

    古正低头一看,可不是,地上已经湿了一片。

    两人同时捂脸,古正把他们提起来,换过了一块地方,“镇静!达瓦里希!”

    伊万两腿抖得厉害,看着面前两个黑乎乎的人脸,都快哭了,“我只是个士兵,我才十九岁……”

    盖宁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啪”一巴掌清脆地扇在了对方的脸上,“让你镇静!”

    “好的,好的!”伊万憋着嘴,想哭却不敢哭,眉毛眼睛挤在了一起,连喘气都不均匀了。

    古正只好蹲下来,和他面对面,他指着不远处躺着的娜塔莎,掰着伊万的脑袋看了过去,“我需要你的帮助,伊万。我的同伴危在旦夕,如果你不能保持镇静,告诉我我们想知道的,她就会死。”

    “好吧,好吧!”伊万带着哭腔道:“可你们能给我一张纸吗?我画给你们看!”

    “你说就好,以你们的哨位为起点,怎么走,你说一遍,就行。”

    伊万只好点头,断断续续地自相矛盾地说了半天,最后古正照着他说的反复地验证着他没有撒谎,才确定了他们要去的地方在哪里。

    还好,医疗所不是重点单位,它的位置依然很偏僻,在营区的一角,几乎和澡堂子挨在一块。

    这个点,那里应该不会有别人的。

    “对对对!那里没哨兵,我保证!”伊万眼泪水根决了堤似的,仰面朝天发誓。

    最后,盖宁也蹲了下来,对着那个可怜的哨兵苦口婆心地说道:“伙计,听我一句劝。趁早别当兵了,你不适合。”

    伊万看着古正往自己的嘴里塞进了一只臭袜子,“呜呜呜”地还以为他们要杀人灭口,可古正没有心思管他,扛起了地上的娜塔莎,和盖宁一起,又回到了铁丝网边。

    他们穿越了最后的障碍,在营区里,避开了灯光和巡逻队。接着,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找到了他们的目标。

    那里有一座砖石结构的屋子,屋子里亮着灯,盖宁凑过去侦察了一遍,回来很肯定地道:“没错,就是医疗所。”

    “那就别废话了!”古正把娜塔莎交给了盖宁,走上去敲门,“医生,急诊!”

    “怎么了?”屋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古正回答道:“伊万把脑袋磕在了桌角上,需要处理伤口。”

    “上帝!真是愚蠢!”那声音伴随着一阵脚步声,从屋子里越走越近,木门上的锁“咔”一声,然后被人从里面打开。

    门缝里一只眼睛看着门外的古正,显然有些吃惊,但古正已经伸出了一只脚,卡在了门缝里,他双手一推,对面就倒在了地上……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