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汉末之吕布再世 > 第六二零章 混子曹性

第六二零章 混子曹性

汉末之吕布再世 | 作者:回头大宝剑| 更新时间:2019-03-14 14:1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扑通。

    听得这话,张邈脚步往后一退,却没能站稳,整个身躯趔趄的跌坐在地。

    唐成赶忙上前,想要来扶,张邈却摆了摆手,面若死灰的吩咐于他:“去开了城门,放百姓出去吧。”

    随后往外挥了挥了,示意堂内这些通报的士卒,都可以下去了。

    “可如此一来,就正中了敌军下怀啊使君!万一吕布派手下将士乔装混入城内,来个里应外合,那陈留岂不是……”唐成急切的大声说着,想要劝张邈三思而行。

    看着唐成的焦急模样,张邈心中升起一股暖意,起码在这个时候,还有人向着自己。可眼下大势所趋,城内百姓俱已不再相信于他,再熬下去,终生内乱。

    与其等到百姓们暴动,还不如放他们出去。

    既然吕布无意为难这些百姓,那就让我来承担吕布的怒火吧!

    张邈心中如是想着,遂摇头婉拒了唐成的好心提议。

    城门打开,百姓们如潮水一般涌出了城外,带着扁担箩筐,奔向自家的田野。

    与此同时,吕布军驻营。

    “头儿,张邈已经开了城门,咱们是不是该行动了?”曹性在得知情况的第一时间,就以最快的速度,冲至吕布帐内,急不可耐的询问起吕布意见。

    毕竟在陈留当了快两个月的门神,谁都想活络活络筋骨,捞些功勋回来。

    吕布微微摇头,将手中兵书放下,道了声:“现在还不是时候。”

    曹性不解,吕布便同他讲解起来。

    城门打开,陈留郡城的戒备和城门处的盘查,必定十分严格,想要混入,绝非易事。而且一旦有个风吹草动,势必会重新关上城门,

    所以,要等到城内的戒备放松之后,才是混进陈留的最佳时机。

    “那什么时候,才是最佳时机呢?”

    “后天。”

    吕布不假思索的给出了答案,后天是他给城内百姓的最后一天期限。

    在那天,只有东边的城门未被封锁,许多百姓都得挑着麦谷绕道东门。到那时,入城的人数暴增,就是浑水摸鱼混入城内的最好机会。

    曹性恍然大悟,明白了过来。

    随后,吕布教训起曹性:“你啊,别老是整天吊儿郎当的到处晃荡,有空还是多看些兵书,对你没有坏处。”

    “你看汉升、文远他们,就不会来问我此事,就只有你,连最基本的作战视野都没有。这样下去,我怎么放心以后让你独当一面……”

    吕布有些怒其不争的训斥起来,要是曹性肯努力,他绝对会毫无保留的进行擢升提拔,倾囊相授。

    毕竟他和宋宪是最早就跟随着自己的弟兄,又忠心耿耿,肯为自己赴汤蹈火。但重点在于,曹性本身不去努力,若是让其统军,只会害了其麾下将士。

    曹性挠了挠头,对此不以为意,散漫说着:“我才懒得当什么大将,我这一辈子都愿意做头儿的小弟,跟在你身旁摇旗呐喊。这样,就很心满意足了。”

    见到吕布那一副要吃人的眼光,曹性顿时将后面那句话咽回了肚子,嘿嘿讪笑起来:“头儿,你又不是不知道,兵书那劳什子玩意儿,我认得它,它又不认得我!”

    吕布对他寄予了厚望,曹性知道,可是他性格摆在那里。癞蛤蟆还知道杵一下跳一下,可面对吕布的时常鞭策,曹性压根儿一动不动。

    知道吕布又要碎碎念上一番,曹性胡乱找了个借口,赶紧溜了出去。

    接下来的时日,每隔一天,便会有一面城门重新被封锁起来。

    到了期限的最后一天,东边城门处,早早的就已经排起了长龙。

    城门口的盘查,也从起初严格的逐一检查,到后来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走起了过场。

    正当一切都俨然有序的时候,城门处的校官忽然拦下了一名身材高大的粗布男子:“停下,我且问你,你家住城中何方?”

    男子挑着两担麦谷,低着头的眼眸中,杀机四起。

    见男子没有答话,不知为何,校官竟莫名的觉得有些紧张起来,甚至手掌已经摸到了腰间佩剑的剑柄。

    只要此人敢有任何异动,就立马将其诛杀。

    “军爷,您消气儿。这是我远房的一个堂弟,小时候受了惊讶,这里不太好使。”前面一名尖嘴猴腮的青年倒退回来,用手指了指脑袋,笑嘻嘻的将一把铜钱塞进校官手中,同他说着:“您老明鉴,小人家就住在城东十里巷,进城一溜烟的功夫,就能找到。军爷若是不信,大可派人同小人一路,辨明真假。”

    校官见青年不似说谎的样子,不由信了几分。

    可不知为何,他心里总有股说不上来的感觉,有些发毛。

    “前面的倒是快点儿啊,咱们等会儿还赶着出城继续收割麦谷呢!”后面的百姓大声催促起来。

    这一催促,顿时群情激奋。

    今天就是吕布给的最后一天时限了,可谓是分秒必争,多一秒的时间,就多一分的收成,谁都不想在城门口这里多加浪费时间。

    嘈杂的声音嚷得校尉有些烦躁,他瞄了下那一眼望不到头的百姓队伍,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同那名比他高出太多的男子嚷道:“走吧,走吧。”

    进入城内,跟着猴腮青年沿着大道直走,然后右拐进了一条小巷。

    确定安全之后,在其身后的高挺男子卸下扁担箩筐,取下头上遮住大半面庞的斗笠,显露出了真容。

    未出小会儿,后面入城的陈卫等人紧随而至。

    “主公。”

    陈卫压低声音轻喊了一声,抱拳见礼,身后十余名亲卫亦是抱拳。

    吕布点头之后,方才领路的那名青年立马换了态度,神色郑重的跪下请罪:“主公,方才小人情急之中说您是小人堂弟,冒犯主公君威,请主公责罚。”

    吕布对此丝毫没有放在心上,笑说起来:“无妨,方才也多亏了你急中生智。只是下回莫说我是你堂弟,我看起来怎么也得算你堂兄才是。”

    一番揶揄打趣,使得气氛顿时融洽了不少。

    作为校事署秘密斥谍的青年也跟着笑了起来,起身重新领路:“主公,小人这就带您去郡守张邈的府邸。”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