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假装自己非穿越 > 第二十四章 惊不惊喜?

第二十四章 惊不惊喜?

假装自己非穿越 | 作者:苏忆绯| 更新时间:2019-10-08 17:1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鬼舞辻无惨身上种下“雪之忆”印记无疑是一件十分刺激的事情。

    尽管无论是林灵还是雪女都确信鬼舞辻无惨这大兄弟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不会察觉到“雪之忆”印记,但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呀,万一被人发现了,林灵岂不是要凉。

    好在这事儿终究没有什么意外,鬼舞辻无惨这大BOSS直到“雪之忆”形成,都没有察觉到丝毫的不对劲,只是满脸担忧他又得和妻女说了几句话后,就抱着女儿走掉了。

    “呼——”长长的松了口气,林灵却也没有彻底放松下来,他随机把自己隐藏在人群里,就闭上眼睛,开始通过印记感知鬼舞辻无惨的位置。

    模糊的影像随之在脑海中形成,伴随着指向明确的信息,这无疑是一种很奇妙的视觉体验。就这么追踪了一会儿之后,在确认印记有效且鬼舞辻无惨对追踪确实一点都没有察觉后,林灵才暂时性断开了对印记的感知,再度睁开了眼睛。

    这一睁眼,就让他有点懵逼。

    什么情况?这满天的鲜花是怎么回事?

    只见林灵目光所及之处,一切皆被绚烂的鲜花在覆盖,这些鲜花甚至让他连身边人的脸都看不太清楚。大脑当机了那么一小会儿之后,林灵才从记忆中找出了答案。

    妈耶!是珠世的血鬼术!

    他终于想起来了,灶门炭治郎在东京府浅草遇到了鬼舞辻无惨后,因为要救助被鬼舞辻无惨新变成鬼的倒霉蛋,结果反倒遭到了卫兵的误会,差点被打的时候,就是珠世用血鬼术替他解了围。

    不过这些情节并不算重要,再加上一直把注意力放在鬼舞辻无惨这个大boss身上,林灵就给忘了。

    真是……果然还是得把剧情再好好的回忆一下啊!

    嘴角抽搐了一下,林灵吐了口气,又道:“雪女,你能看得见吗?”

    “不行哎,林灵大人!我的视觉受到你视觉的影响,现在什么都看不见。”

    “那可真是个悲伤的事情!”忍不住扶额,莫得办法的林灵也只能等幻术失效。好在这个时间也不长,大约一两分钟以后,林灵的视觉便恢复了正常,他立马就挤出入群,却再不见灶门炭治郎等人的身影。

    “得,又丢了!”林灵叹息,倒也不算着急。他来东京府浅草的主要目的已经达成,其他的说到底都是附带的,能和灶门炭治郎碰头帮他对付接下来的危机自然最好,但真要找不到人他也莫得办法。

    反正按照剧情发展灶门炭治郎自己也能够搞定鬼舞辻无惨派过去杀他的手球鬼和箭头鬼,林灵倒也没太多担忧。

    “林灵大人,下一次我们在炭治郎身上也留一个印记吧,不然这找人也太不方便了!”

    “嗯,有道理!”

    ……

    在林灵双眼蒙圈的在人群里穿梭,满大街找人的时候,另一边得到了珠世的帮助摆脱了卫兵,又找回妹妹的灶门炭治郎,也在愈史郎的带领下,来到了他们藏身的地方——一个被重重幻术掩盖,隐藏在闹市中的宅邸。

    与此同时,某小巷中,刚刚收拾了三个酒鬼的鬼舞辻无惨打了个响指。

    “刷——”

    两道身影单膝跪地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身后。

    “把耳朵上戴有花札一样装饰的那个猎鬼人的头给我带过来,”鬼舞辻无惨说着微微偏了偏头,“知道了吗?”

    “遵命!”

    “遵从命令!”

    手球鬼与箭头鬼立马应声,鬼舞辻无惨轻轻的“嗯”了一声,思绪却随之飘远。

    那个耳饰……那个人……

    那个差点杀掉了他的人!

    此时此刻正在珠世和愈史郎屋里做客的灶门炭治郎自然不知道,危险已经悄然接近。

    而唯一知道的友方人员林灵,正在找人的路上。

    ……

    “呜哇——”

    珠世和愈史郎藏身的地方,此刻是一片狼藉,原本充满了古朴美感的阁楼在此刻也变得破破烂烂的,显然在刚刚遭遇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伴随着闷哼声,祢豆子被箭头鬼从树下踹下来,直接向在灶门炭治郎所在的方向摔了下去。后者倒是伸手想接,可惜最终却是和祢豆子一起摔在了地上。

    不远处,刚刚才爬起来的珠世见到这一幕不由心里一紧,复而看向院落的两个袭击者。

    袭击者是几分钟前出现的,一出来就玩了出暴力拆迁不说,还打掉了愈史郎的脑袋——如果不是因为鬼强悍的自愈能力,炭治郎这边已经出现了第一个死者。

    然而尽管没有出现死者,现在的情况却依旧是不容乐观——手球鬼和箭头鬼的组合可以说的把他们压着打。

    “来吧,你们俩一起去死吧!”

    就在灶门炭治郎和祢豆子俩人刚刚摔在了地上的时候,院落里,有着六条手臂,明明是女性却充分体现了什么叫做肌肉美感的手球鬼狰狞得笑着,手中的木球就如同炮弹一般砸向两人。

    灶门炭治郎心里一惊,抱着祢豆子正要躲避,在他们面前半透明的冰盾突然凝聚成形。

    “彭——”

    木球砸在冰盾上,却连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就掉在了地上变成了冰疙瘩。

    灶门炭治郎愣了一下,鼻尖弥漫的、熟悉的冰雪味道一瞬间让他意识到了什么。抬起头,果不其然灶门炭治郎就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手球鬼身后。

    水之呼吸,壹之型,水面斩击!

    刀刃笔直的斩向手球鬼的脖颈,带着势不可挡的锋芒。手球鬼在这一刹那终于察觉到了什么,她的猛地侧身,避开了要害,去避不开刀芒。

    六条手臂再一次被斩下,这一次却和之前不同。冰雪的力量在刀刄划过手臂的瞬间便将其侵蚀,被薄冰覆盖的伤口处,自愈的本能这这一刻似乎也失效了。

    怎么回事?

    手球鬼瞳孔放大了一瞬,忽然感觉身体被猛地一扯,她知道那是箭头鬼的力量。而在她被扯开之后,散发着淡淡寒意的日轮刀斩过她之前待的地方。

    “可惜……”

    叹息的声音却不含遗憾,林灵收回了斩击的动作,就偏头对着灶门炭治郎和祢豆子露出一个笑容。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