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极品妖孽小村医 > 第4章 剥玉米的误会

第4章 剥玉米的误会

极品妖孽小村医 | 作者:绝世凌尘| 更新时间:2019-07-13 12:1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两人这边正剥着,吴忧扭头一看张欣怡那娇羞的面庞,又忍不住嘻笑道:“欣怡,我今个刚刚看到一个谜语,非常有意思。我让你猜,你准猜不出来!”

    唱色歌,猜谜语,这都是吴忧小时候与张欣怡常玩的把戏儿。

    虽然张欣怡知道这货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后边绝对有大套路,但还是忍不住好奇问道:“什么谜语?你快说,说来听听!”

    “咳咳,你听好了,这个谜语是……”

    吴忧故意重重地咳嗽两声,清了清嗓门问道:“太监以前有,进宫后没有;和尚有但是不用,外国人比华夏人的长。打一人身上的东西?”

    “你……吴忧,你这家伙……好坏,又变着法儿捉弄我是不是……”

    刚才看到吴忧那副神神叨叨的样子,张欣怡就觉得不对劲,现在一听吴忧这让自己猜的谜语,一张俏脸更是涨得通红。

    “嘻嘻,我哪是捉弄你啊!我是正经问你呢,欣怡好老婆,你猜这是人身上啥东西?”

    张欣怡羞得快要钻地缝里去了,可吴忧这货还在这边假正经。最后看到张欣怡实在猜不出,他才哈哈大笑地揭穿谜底:这是人的姓名啊!

    啊!

    张欣怡愣了半天,这才反应过来吴忧这是在故意吃自己豆腐,娇容更是变得羞涩,粉拳如雨点般地落在了吴忧的身上……

    吴忧与张欣怡正在办公室聊天打闹,却是没有想到,张浩天刚才着急出门,竟然忘了有件重要东西落在办公室里没带,正快步要进来取。

    张浩天刚准备推门,便听到吴忧的大呼小叫声从门缝里传了出来:“啊呀,好老婆你就别来回摆弄了。你看看,我这根本来这么粗这么大的,被你摆弄得苞皮都翻出来了,毛也被你扒光了。不行,你别再弄了,再弄我真的受不了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这……

    听到这话,张浩天顿时一阵傻眼,愣了半响才似乎明白了什么回事。

    明白过来之后,张浩天一张脸顿时涨得跟充了气的热气球般,撸起袖子就往屋里冲。

    真是岂有此理,吴忧这臭小子,简直就是胆大包天,竟然在这青天白日之下,就敢对自己女儿……

    虽然说张浩天对吴忧这孩子的感觉还不错,也在极力搓合他与自己女儿成一对儿。

    可他的观念却还很传统,就算是感觉再好,这种事好歹也是婚后才能办的吧?吴忧这小子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就办这事,真是成何体统?

    啪!

    “吴忧你这个浑小子,赶紧给我住手,我们家欣怡可还是黄花大闺女,别……”

    张浩天一时气愤,一脚踹开院门,正准备冲进去好好修理吴忧一顿,可一看到房中的情景,不禁傻了眼。

    原来,办公室里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任何与张浩天刚才所想象场景相关的情况,吴忧与张欣怡两个小年轻,正在热火朝天地剥着玉米呢!

    “你们……这是……”

    一对老少就这样对视着对方,四目相对,眼神中所显露出来的,是惊疑,尴尬,无语等交相杂阵的情绪……

    我擦了个去,这场乌龙……似乎闹得太过惊天动地了!

    “啊,这个……吴忧,欣怡,原来你们在剥苞米啊,我还以为……”

    好半响,张浩天这才反应过来,瞪大双眼,一会儿看着吴忧,张欣怡,一会儿又看看满地的苞米,神色精彩至极。

    “爸,这些玉米是早上郭大爷送过来的,我准备剥好带回去呢!”

    张欣怡思想单纯,还没想到父亲为何有这么大的反应,赶紧站起来问道:“爸,你怎么啦?”

    “没,没事……我有个文件忘了拿。你们……你们继续,继续……”

    这场乌龙早就把张浩天给臊得老脸通红,他哪里还好意思解释太多,赶紧取过文件,就逃也似地离开了办公室。

    目送张浩天离开的背影,吴忧显然还没有意识到是自己的话惹的祸,对张欣怡吐吐舌头,眨眨眼睛:“吓死我了,我刚才差点以为你老爸犯了更年期综合症。”

    “你才更年期综合症呢,亏你还是当村医的,男人哪有更年期?”张欣怡被他此语逗笑,但很快又给了吴忧一个白眼。

    “吴忧,来,我再给你加杯水!”

    两人处理完了地上的玉米,看到吴忧杯子里的茶水都快要喝干了,张欣怡莞尔一笑,端起一只热水瓶,弯着身子,就要给吴忧倒水。

    “啊呀,老婆大人,还劳烦你来给我倒水,我真是受之有愧啊!”

    吴忧得了便宜还卖乖,当即摆出一副受宠若惊的姿态,手捧茶杯就要去接水。

    “你这家伙,要是再这样贫嘴,我真不理你了!”张欣怡拎开热水瓶盖,正准备倒水,一听吴忧又在吃自己豆腐,立即不满地横了他一眼。

    又看他用手端着茶杯,不禁一蹙秀眉道:“你把手放开,小心我烫着了你。”

    “没事,我不怕烫。”

    吴忧却是呵呵一笑,不但没放手,反而端着茶杯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笑嘻嘻地说道:“老婆,你倒吧!”

    “你……”张欣怡再次无语地白了吴忧一眼。

    不过,她性情随和温柔,对吴忧这个老脸皮厚的家伙娇蛮不起来,只得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弯腰过来给吴忧倒水。

    她的姿势,本来就是面对着吴忧,随着这弯腰一倒水,便毫不设防地将胸前的事业线暴露在吴忧的面前。

    吴忧正大马金刀地坐在沙发上准备接水,目光不经意间这么一流转,立马就将那一片美景尽收眼底。

    咕嘟!

    张欣怡正弯腰给吴忧杯中倒着水,突然听到从吴忧这货的喉间传来一阵吞咽口水的声音。

    她满眼疑惑地向吴忧看去,正好看到吴忧正盯着自己的胸前直发呆,顿时便明白了怎么回事……

    “你……你在干什么?吴忧你……你太无耻了吧?”

    见到吴忧正无耻地盯着自己的胸前看,张欣怡顿时又羞又急,发出一声惊呼。

    她长这么大,连男朋友都没有,自己胸前禁地,除了自己和未来老公,可是容不得任何人看的。

    然而,吴忧这个无耻的家伙,竟然如此大胆,敢借机偷窥她的胸前景致?

    张欣怡一惊之下,更是乱了方寸,手一抖,正揭了盖的热水瓶中的水不小心泼出了星点,淋湿了吴忧的大腿内侧。

    吴忧这货正盯着张欣怡胸前沟壑想入非非,这几滴开水倏然落到腿上,顿时烫得他如弹簧般直跳起来,嘴里更是发出一阵呲牙咧齿地大叫。

    实际上,洒泼到他腿间的开水并不多,完全构不成这么大的反应。

    主要是因为梁飞的心思正在臆想YY中,猝不及防间来这么一下子,实在比突然给他一刀还要命!

    “你……你怎么啦?不要紧吧?”

    张欣怡也完全是出自无意,刚开始看到吴忧这副抓狂的样子,她还觉得有些解恨和好笑。可最后还是于心不忍,急忙放下手中的热水瓶,扯住吴忧,关切之意溢于言表。

    “啊呀,好险,好险将我的传家宝给烫熟了!”

    吴忧叉着腿坐在沙发上,故意摆出一副大难不死的颓色,沮丧地盯着自己腿上那块被淋洒的地方说道。

    “你呀,活该,谁让你偷看我的!”

    张欣怡不满地对这家伙嘟了嘟嘴,但又不想吴忧受罪,便取过一些纸巾,说道:“你坐好别动,我来给你擦干净。”

    “你给我擦……呃,还能有这样的好福利……好咧!”

    吴忧一听,顿时又是两眼直放光,吞了口唾沫,将被淋湿的腿往张欣怡面前一挺,嘻笑道:“那好,我的欣怡好老婆,你赶紧给我擦擦吧!”

    “你还贫?”

    见这家伙就是改不了嘴里占便宜的臭毛病,张欣怡着实无语,却又无可奈何,只得以白眼对付。

    她坐到吴忧身侧,将吴忧的腿放到自己的大腿上,然后开始低着头,用纸巾擦拭着吴忧腿上的水迹来。

    哇塞!我擦了个去!这待遇,简直就是帝王级别的!

    不,给个皇帝也不想当了!

    吴忧正想闭眼享受之时,张欣怡已经将他腿上的水迹擦拭干净。

    “好了,水已经擦掉了,等下裤子会自己干的。”张欣怡自然没有想到,自己刚才的举动差点让吴忧犯罪。

    她正准备将他的腿从自己的腿上推开时,突然只见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一名护土气喘吁吁地推门进来,疾呼道:“不好了,张医生,妇产科来了一名急诊孕妇,情况十分紧急……”

    护士的话还没有说完,定眼看到沙发上张欣怡与梁飞那副腿叠腿的暧昧样子,不由愕住,一张小嘴更是张成了O型。

    这女护士很清楚张欣怡的个性,这可是位很孤傲的公主啊!

    平时追求张欣怡的男子一箩筐,其中更不泛优秀的官二代富二代。然而,张欣怡的眼光可高着呢,甚至都不会多看那些豪门阔少们一眼。

    而今天,怎么会与这样一个看上去貌不惊人,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如此暧昧?

    更重要的,看这个坐在张欣怡身边的年轻人,一身地摊货,满面吊丝气息。

    那模样,完全就是个刚从农村来的山炮啊!

    “啊……”

    突然被这护士闯了进来,张欣怡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窘境,赶紧一把将吴忧推开,同时自己急忙站了起来,急切地对正目瞪口呆地护士说道:“孕妇在哪里?快!快带我去看看!”

    “哦,哦……”女护士这才如梦初醒,转身向外跑去。

    吴忧收起心中乱念,看着张欣怡和护士着急忙慌地向妇产科病房跑,也摇了摇头,跟在她们身后走去。

    紧急送来的这名孕妇,是在过马路时,被一位冒失的新手司机给撞伤的。

    现在孕妇腹中的胎儿已经快七个月大,孕妇伤情严重,被送来时,已经出现了大出血,且陷入深度昏迷状态。

    焦急万状的伤者家属们早已将抢救室外的走廊围得水泄不通,看到张欣怡和护士赶过来,人群这才给她们分出一条路。

    “伤者情况怎么样了?”张欣怡是一路小跑着过来的,还没来得及进抢救室,便向门口的护士询问。

    “情况非常危急,大出血,大人和孩子随时都有可能不保,刘主任正在组织医疗组在抢救!”

    护士神情焦虑,张欣怡听得秀眉紧蹙,她是津江医院最为年轻的妇产科医生,虽然以往也曾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但孕妇被撞伤的症例还是极为罕见。

    “医生,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孩子!她还年轻啊,一定要救救她!”

    正当张欣怡欲要推门进手术室时,一个五六十岁的大妈满面悲戚地跪在她面前,抱着她的大腿连声悲泣着。

    很显然,这位大妈正是受伤孕妇的妈妈。

    “阿姨,你先不要着急,我们会竭尽所能救治伤者的。”张欣怡赶紧将大妈扶起来,宽声安慰她。

    “张医生,刘主任让你进去!”正在此时,手术室的门打开一条小缝,一名医生向张欣怡说道。

    “好!”

    张欣怡答应着,正要进去,却不想背后被人轻拍了一下,回头一看,竟是吴忧。

    “孕妇的情况很危急,带我进去看看吧!”吴忧眸光如剑芒,炯然有神地看着张欣怡,请求与她一同进手术室。

    “这……”张欣怡一听,却是陷入为难之中。

    任何医院,都是谢绝闲杂人员进入手术重地的。更何况,现在伤者情况严重,正在紧急抢救之中。

    “欣怡,我的医术,你不应该怀疑!”吴忧的目光仍然坚定地看着张欣怡,面上闪烁的是刻到骨子里的自信。

    如果不是张欣怡经常听父亲提到吴忧的医技,知道这家伙深藏不露,仅吴忧眼下的装逼样,准会被其他医生嫉恨。

    “好吧,你跟我进来!”

    张欣怡犹豫了一会,终于还是点点头,同意吴忧随自己一起进手术室。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