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恐怖玄幻世界 > 第三章 村口的祭灵

第三章 村口的祭灵

恐怖玄幻世界 | 作者:妖七OL| 更新时间:2019-01-11 13:02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知哭了多久,李氏擦干脸上的泪水从地上爬起来,秦玉在旁边心疼的搀扶着她。

    “这件事绝不能让村里人知道,不然他们不会让你爹安稳下葬的。”冷静下来的李氏开口道,“小二,把你爹放回棺材里。玉儿,咱娘儿俩把这里尽量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这个世界的人讲究入土为安,谁也不想让自己亲人的尸身被破坏掉,于是秦泽便依言上前,在试探过秦父暂时不会再有尸变的可能后将其重新放回棺内。

    秦玉也将翻倒在地上的桌案抬起来,重新插上香烛,经过一段时间的布置后草棚里勉强恢复到之前的模样,只要不仔细看的话是察觉不出什么不同之处的。

    布置完毕,李氏嘱咐秦泽几句后,便由秦玉搀扶着离开了,村里的神婆曾说过,女子体质属阴,容易招来邪物,所以不能守灵。

    简陋的草棚子里再次剩下秦泽独自一人,尽管觉得疲惫但他不敢再有睡意,默默盯着棺材。

    万一棺材里的秦父再出现诈尸爬起来的可能,他就会立刻逃离这里。

    只不过这次棺材彻底安静下来,再无任何声音传出。

    稍微放松一些的秦泽不免又想到了钻进自己皮肤的那缕黑烟,黑烟进到他的身体已经有不短的时间了,但并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不痛不痒,丝毫不觉得虚弱,

    只是也没有任何好处,自己还是这个身材削瘦的半大少年,力气也没有变得大起来,好似什么都未发生过一样。

    ≡袋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一阵昏沉沉的眩晕感,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险些惊叫出声。

    “我这是在哪?”

    因为眼前的画面已经不再是村子里的那座草棚,而是一株扎根在幽深黑暗之中的老树。

    这株老树并不高大,其貌不扬,根虬盘结,枝桠嶙峋,没有叶子,只有几根光秃秃的大树杈,就像早已枯死一样。

    但令人悚然的是,在老树粗糙的树干上居然长着一张扭曲,苍老的人脸,褶皱的树皮沟壑就像这张人脸上的皱纹,闭着眼睛,没有丝毫动静。

    “这不是我之前看到的那副画吗?”

    秦泽心中掀起巨大的波澜,因为这株老树他见过。

    前世地球上的秦泽比较喜欢一些猎奇的东西,一次偶然在地摊上买了一副画,画上便是这株长着人脸的怪异老树。

    其实这副画的画工很粗糙,一看就不值几个钱,只是风格比较独特才受他喜欢,买回家后立刻挂到墙上。

    只是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个情况下看到这株老树。

    大脑一阵混乱后,秦泽冷静下来,思维飞快地运转着。

    他低头看向自己,却发现自己并不存在身体,也没有眼睛,是以一种特殊的形式‘看’到这株老树的。

    “这里并不是现实世界,那么我现在是在意识里,还是在画中的世界呢?”

    秦泽暗自想到,对周围进行观察,慢慢有了答案。

    自己不在画里,这株老树也不是画,扎根在自己的识海当中。

    “看起来这里似乎是我的意识层,但这株老树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识海里面?”

    前世时秦泽曾有一段时间研究过识海这种思维想象空间,识海是指一个人的记忆思维形成的意识空间,存在于人的大脑之中,人在睡眠入梦的时候会进入这里,但醒来时大多数人都不会记得。

    只是秦泽怎么也想象不出这样一个古怪的东西是如何跑进自己识海里面的,会是它把自己弄到这个世界来的吗?

    ≡袋,但这次并未再次进入识海。

    时间过得很快,一番尝试无果,天色渐渐亮了,村子里开始有人声传来,秦泽只得暂时不去想这个疑问了。

    清晨到来,村子里逐渐热闹起来,扛着锄头农具的村民陆续从家中走出,幼童稚嫩的声音也不时响起,鸡鸭成群走在小路上,一幅其乐融融的乡村景象。

    而来到草棚这边的村民也渐渐多了起来,有老有少。

    有村民架起一口大锅,将一些猪羊杂碎丢进锅中,煮着一锅浑浊汤水,稀薄的油水在汤面上飘着,散发着白腾腾的热气。

    嘈杂的声音不断,许多村民都披上了白布,一个村子里的村民大多都沾亲带故,今天是秦勇停丧的最后一天,过了中午就要出殡了,不少村民都来送葬。

    过了中午,村子里一位负责管事的老者抬头看了看天色,让事先安排好的抬棺人起棺,一阵唢呐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送葬开始了!

    “爹啊!”

    秦玉搀扶着母亲李氏从屋子里出来,泣不成声。

    周围也传来许多妇人的哭声,秦泽受到气氛感染,虽然没有哭,但滋味同样不好受,手捧着秦父的牌位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在管事的引导下,送葬的队伍开始朝着村口的方向走去,棺材自然不能埋在村子里,要埋到村外自家的田地里,再把牌位放进祠堂。

    随着送葬队伍从村子里经过,不少孩童趴在自家门口张望,很是好奇,但很快就被各自娘亲拎着耳朵拽了回去,村里人对这种横死的丧事很是忌讳,据说小孩子能看见不干净的东西,他们怕会有邪祟停留下来不肯离去。

    送葬的规矩很多,都是负责管事的老人告诉秦泽的,不准回头,路上听到有人叫自己也不要应声,更不能回头,每走一段路便需要磕一次头,嚎哭一场。

    送葬的队伍就这样走走停停,走了好一阵子才走到村口的位置。

    “那就是村里人说的祭灵了吗?”

    跪在地上的秦泽起身时好奇地向旁边看了一眼,看到了村口的那座小庙。

    这座庙宇十分小巧,高不过人,就像一个神龛,里面供奉着一尊石头塑像,庙前放着一张石台,里面堆满了香灰,显然是供人焚香烧纸所用。

    小庙里的塑像是一尊盘坐的石像,并不是佛陀,常年经受风吹雨打的侵蚀使石像已经变得残缺,脱落的地方露出斑驳的黑色,唯有头部保存完好,面相极为怪异,似笑非笑,透着一股瘆人的阴森感觉。

    似乎是盯着那座小庙略微久了一点,秦泽忽然莫名打了一个寒颤,像是被某种东西盯上一样,在暗中窥视着自己。

    “小二,赶紧低下头,别对祭灵不敬!”这时旁边的秦玉发现了弟弟的举动,连忙说道。

    秦泽闻言连忙低下头,不敢再看。

    “下次千万不要这样做了,不敬祭灵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秦玉很严肃地小声训斥道。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