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梦境指南 > 300、圣地谜团

300、圣地谜团

梦境指南 | 作者:昆吾奇| 更新时间:2018-11-08 15:1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联盟标志的出现让青木一阵兴奋。

    他轻轻地抚摸那块岩石,以精神力探查,原本以为会在石头上现出神秘的字迹,写着联盟的历史,能够为他找回记忆提供一点讯息,或者石头下面还有秘密通道联通着另一个空间。

    但他失望了。

    石头只是石头,符号只是符号,没有字迹,没有暗门,也没有通往另一个空间的通道。

    在青木的记忆里,他从来没有去过沙漠。然而他却分明感受到了某种熟悉的感觉,就好像他以前来过这里一样。

    他仔细回想着,脑袋就疼了起来,就好像有一万只蚂蚁爬了进去。这种疼痛感和他的身体相连,而并不只是一种意识模拟。说明他的潜意识此刻正在他的大脑里不停释放能量进行记忆搜索,但他的神经系统却在警告他自己,别做这种无谓的徒劳了!

    这里就是爨遗芳说的觉醒圣地吗?

    从空间感知上看,这里是一个类似梦境的地方,但比常人的梦境更写实,有点像实景梦。但青木在这个空间里没有找到意识主体。这有点说不通,照理说没有意识主体,就没有精神支撑,那这个空间早就应该坍塌了。

    但这个空间是如此稳定!只有两种可能,可以让一个空间缺少精神支撑却表现得如此稳定。

    第一种可能是它处在一个空间的夹缝里,它的周围存在很多更稳定的空间,就像一个蜂巢那样。

    第二种可能是它不仅是一个虚幻的梦境,而是真实存在的。它在现实中有对应的地方,有人用强大的精神力制造了一个巨大的实景梦,就像青木在滇南遇到的那个猪笼山洞那样。

    但这个沙漠显然比那个山洞要大得多得多。

    青木想起了北野真武。在那个山洞里,北野留下了联盟的符号,后来杜瓦也确认了北野是觉醒者联盟的人。联盟应该不止北野一个人掌握这种实景群体梦的制造方法,这个沙漠也许就是某个高手,或者一群高手一起弄出来的。

    相对于两种猜测,青木更倾向于后一种。当然,也可能是两种同时存在,这即是一个实景梦空间,又处于其他空间的夹缝当中。

    如果是的话,那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很可能在地球的某个沙漠上,同时还处在一些别的神秘宇宙空间的边缘。

    看来要解开这个“圣地”的谜团,还需要找到现实中对应的那个地方才行。

    可地球上有那么多沙漠,每个沙漠的地形都差不多,这里对应的会是哪里呢,撒哈拉?塔克拉玛干?还是阿拉伯?

    回去该补补地理课了,青木这样想着。

    他一边观察着附近的地形,记下一些大型沙山和裸露岩石的分布位置,不知道回去能不能查到。可惜意识空间不能拍照,不然找个专家一看就知道了。

    虽然确定这里就是爨遗芳所说的圣地,但青木可不知道这个空间到底意味着什么,毕竟在不同的空间里转换,可能引起时空的变化。好在这个空间看起来对应现实的三维,通过梦境走廊相连,应该不至于和自己的现实空间在时间上错开。

    但他也不敢久留,谁知道在这里呆久了,回去时会发生什么变故。

    他意念一动,那个时间沙漏一样东西就出现在他的面前,当他注入精神力以后,沙漏开速旋转,很快就形成了一个黑洞,像一扇幽暗的门。

    这一次,比之前熟练了很多,估计下次的话,意念一动就可以直接让走廊出现。

    他进入门里,眼前又出现了那条深邃悠长的走廊。

    爨老太太所说的钥匙,究竟是指这个走廊呢?还是说钥匙藏在走廊尽头的沙漠里呢?

    如果是前者,那么沙漠是觉醒圣地就可以确认了。如果是后者,那么说明圣地还在别处。

    当初寄生意识入侵姚妈妈这个普通人,应该就是为了这条梦境走廊,或者走廊尽头的那个沙漠。

    可他们又是怎么知道“钥匙”就在姚妈妈的大脑里的呢?

    青木越想越觉得复杂,就干脆不去管它。意念再动,他就走出了梦境走廊。这一次,他没有回到和爨遗芳见面的地方,显然那个空间已经坍塌了,但姚妈妈的梦境还在,所以他回到了乌鸦和白猫所在的地方。

    乌鸦和白猫不再剑拔弩张地对峙。双方的精神力都已经收了起来,大概是白猫守护的地方已经不存在了的缘故。

    猫站在那里对着虚空喵呜喵呜地哀叫,蓝宝石般晶莹的眼里露出了无限的悲伤。

    乌鸦则在旁边安慰着:“喂喂,你不要伤心,家没了不要紧,可以先到我那里去住一阵。你知道吗,我们那地方不错,楼下就是酒吧,每天都很热闹,可以唱歌、喝酒、聊天、把妹……呃……不是说我,我才没兴趣把妹呢!那些女人谁有你这么白……”

    猫看见青木出来,哀叫地更厉害了,眼里甚至有那么一点怨恨。

    青木用精神力和猫交流了一下,猫就低下了头。

    乌鸦用翅膀抚了抚猫背上的毛,对青木说:“哦你回来了,我正想告诉你,她的名字取好了,就叫如雪。嗯对,如雪,你听这名字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听!天哪,我多有才呱呱!我们不能叫她小白,那太俗了。想表达白,可以用很多种方法,比如用面粉、石灰什么的,但这样的比喻还不够好,而我想到了雪,冬天的雪,哦太美了,太贴切了!如雪,你也觉得这名字不错是吧?”

    猫这次没有翻白眼,看样子是默认了这个名字。可是青木知道,她之所以不反对,那是因为她很可能本来就叫这个名字。

    “你真聪明。”青木夸赞道,“以后我们工作室‘取名’的活儿包给你了怎么样?”

    乌鸦很受用地仰起头自豪了一番,然后忽然醒悟过来,说:“咳咳……那个什么,做业务这种事情还是你来好了,你知道像我这样的天才,绝不会为了五斗米折腰。我取名是饱含感情的,正因为……”

    他看了旁边的白猫一眼,“正因为我心中有爱——才能取出一个如此美妙的名字来。如果你的内心没有爱,你是取不出好听的名字的。如雪——如雪——,你听,我叫这个名字的时候,每一声都充满了爱……”

    这下子,猫又翻起了白眼。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