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梦境指南 > 332、谁下的黑手

332、谁下的黑手

梦境指南 | 作者:昆吾奇| 更新时间:2018-12-06 10:5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丘奇的日记十档被拉到最后一页,青木发现前面的篇幅都是文字录入的,没有日期,只以“丘奇的日记”加上数字编号来命名,显然是有人从日记中整理出来的,把一些无关紧要的船上生活的篇章给删减掉了。尽管如此,这些日记的内容也很详实,完整记叙了事件的始末。

    然而奇怪的是最后一篇日记,不是文字录入,而是贴的图片。虽然图片经过了处理,但还是可以看到褶皱纸张的纹理和被水浸泡过的痕迹。

    日记的内容只有两个单词和三个感叹号——“Towar, Godbless!!!”,字迹非常潦草,单词之间没有空格,中间的逗号和后面的感叹号都画得很夸张,显然是在非常紧急的情况下写就的。旁边还有四个数字“1225”,大概是十二月二十五号的意思,应该就是发生在前一篇里提到的平安夜的第二天。

    按照丘奇船长的日记记述,拉里夫人和斯通谈了一次,然后罗宾斯就要求他全速返航。他们船上的仪器那时候应该还是坏的,所以不可能向西返回新西兰,最大的可能还是向北去土布艾群岛。

    发现船只残骸和日记本的海域就在土布艾群岛南部的几个荒岛,这和日记中的描述是吻合的。

    也就是说,他们在全速向北航行的过程中遭遇了不测。

    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呢?

    “Towar”是什么意思?

    是一个名叫“陶沃”的地方?还是“toward”漏写了d,意指接近了某个目标?或者是“To war”中间有个空格,那就是开战的意思了。

    如果从现在得到的消息,探索号科考船受到过热武器的攻击这一条来分析的话,开战或遇袭更符合猜测。但一艘科考船在海上会被谁攻击,而且用上了“war”这样的词汇?

    青木把日记给梅教授和苏蕙兰看了。

    梅以求思考了很久说:“探索号虽然是科考船,但配备了武器系统,一般的海盗奈何不了他们。但如果说攻击他们的是正规军,似乎也说不通。在那片海域,打掉一艘装载那么多科学家的大型科考船,这样的行径一旦被人知道,任何政府都承担不了舆论的压力。”

    “那会不会是美军干的?他们有这个实力隐瞒真相。”梅子青问道。

    “不可能。”苏蕙兰说,“如果是美军干的,他们可以处理的很干净,就不会有后来的搜索和营救行动了,我们也不可能看到丘奇的日记。”

    梅子青坚持道:“有没有可能他们是贼喊捉贼?不然他们为什么不愿意公开船长的日记,还把日记藏起来?”

    梅以求说:“可能性不大,从丘奇的日记内容来分析,他们和我们失去联系纯属意外,谁都不可能预料到他们船上的设备都失灵了。以探索号上的科技设备和防御能力,如果不是通讯失灵,不可能无声无息的被消灭。美国政府不会傻到去冒这样的险,如果他们要消灭探索号或者船上的人,大可以出动FBI的特工,这也是他们惯用的手段,而不会动用军队的力量。”

    苏蕙兰补充道:“假设探索号的确是遭到武力袭击的话,攻击他们的人的目的应该只是毁掉它,或者杀死船上的某个人,而且撤退很仓促,并没有打扫战场。这一点来说,看起来更像是海盗行径,或者是临时行动。”

    梅子青说:“但是也有可能是他们撞到了军方的什么行动啊,比如那次海啸,日记里不也猜测有可能是军方的核试验吗?而船上的电子设备全部坏掉,更像是遭到了电子脉冲弹的袭击。还有,那被救上来的三个人是怎么回事?有没有可能就是FBI的特工呢?”

    梅以求说:“那个被救的东方人应该就是司徒。”

    “啊——”梅子青叫了一声。其实她本来就有点怀疑了,因为丘奇在日记里把那位斯通先生的容貌狠狠地夸耀了一番,让她马上想起在哥本哈根见过的那个帅到无法直视的男人。

    青木一直没有插话,闭着眼睛思索这件事情的里面的因果。他想起了赵鹏程在梦里经历的另一世,那个世界究竟是真是假他也说不清,但其中所发生的事情绝不是无中生有的,必是依着现实世界的某种逻辑在发展,大概属于平行世界的范畴,发生和不发生的前提可能就是某一个契机,或者就是他和乌鸦的存在与否。

    他记得在那个世界里,科恩在库克群岛建立了基地,最终在入侵和反入侵的战争中取得了胜利。

    “库克群岛是不是离那里很近?”青木问道。

    苏蕙兰说:“很近。探索号之前的活动地点和失事地点都在土布艾群岛南部海域,而库克群岛介于波利尼西亚和斐济之间,就在土布艾群岛的西北部,几乎是紧挨着的。”

    青木点点头说:“我猜是梦想会的人干的,科恩很可能去了那里。”

    “你怎么知道?”其他人几乎同时问道。

    青木没有解释,只是说:“我想我得尽快去一趟。我有种感觉,那里的事情还没完,科恩和司徒都在那里。而且我刚刚得到消息,杜瓦也去了。”

    梅以求抬了抬眼皮问道:“杜瓦是谁?”

    青木这才想起自己可能是没跟梅以求说过杜瓦,或者他也记不清了,关于在滇南和缅越经历的一切事情,他常觉得有些不安和乱心,不知是因为事关联盟的秘密还是因为他杀了太多人的缘故,反正他从没有完完整整地向人说过。

    他说:“一个也许能帮上我们的人。”

    梅以求也就是随口一问,并没有继续深究,倒是苏蕙兰脸上的表情讳莫如深,瞟了青木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既然要去,你们就准备一下,早点去。”梅以求说。

    他说的你们是指青木和苏蕙兰,本来就是因为苏蕙兰要去调查组,才让青木跟着去的。

    “调查组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苏教授的资料已经传过去了,青木就以苏教授助手的身份过去好了。”

    青木说:“我想把我的乌鸦带过去,就是出境很麻烦,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苏蕙兰皱起了眉头说:“出门办事儿还要带着宠物?”

    青木说:“在海上,有只听话的鸟儿,说不定能派上用场。”

    “看样子你很喜欢小动物,还是个驯养师。”苏蕙兰不置可否地笑笑,“只要你不怕你的鸟儿在海上丢了,别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