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明骑 > 第五百三十六章 夜袭战

第五百三十六章 夜袭战

明骑 | 作者:隔壁小王| 更新时间:2019-10-09 10:4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恋上你看书网630bookla,最快更新明骑最新章节!

    第五百三十六章夜袭战

    入夜,激战一天的战场上因为硝烟弥漫,起了夜雾。

    浓重的夜雾隔开战场,两军停战各自陷入休整,调整战线,建虏阵地上传来阵阵轰隆声,一听便知是火炮移动的声音。明军也在移动大炮,将两个炮兵哨大幅度前移,明日必然又是一场大战。

    夜雾中,民夫连夜赶工加紧修筑阵地,将壕沟挖深,胸墙加厚。

    前线,半米厚的胸墙后面,一个个明军士卒抱着火铳,默默啃着肉干,饼子,却无一人发出喧哗。

    后金军阵地,深夜。

    “起了,起了!”

    汉军八旗右翼前沿,一个个包衣,汉军旗丁被叫了起来,一个个身穿铆钉棉甲的旗兵手按战刀,挨个叫人。很快整个汉军右翼,前沿兵丁都被喊了起来,在旗兵主子的低声呵斥下,整理兵器,刀枪出鞘火铳装填弹药,一片忙乱。

    范虎正抱着鸟铳打盹,被人重重一脚踹在腿上,惊慌失措爬了起来,看到面前一个穿红色棉甲的旗兵主子盯着他,慌忙低头行礼。那旗兵又重重踹了一脚,才嘀咕着走远了,范虎揉着疼痛的大腿环顾左右,黑压压一大片人都杀气腾腾,心知这是要夜袭了,夜雾很重,,正是夜袭的好时机。

    半个时辰后,六千汉军在前线完成集结。

    范虎抱着鸟铳弓着身子,恭敬的听着佐领训话,那佐领是抬了正红旗的汉军,脾气很大,平日里都是鼻孔朝天的。

    “出了阵就不得喧闹了,不得退后,畏缩不前者斩,勇猛精进者重赏,主子们可都等着瞧好呢!”

    “一个正牌子开原营兵脑袋值两袋精米,白生生的湖广精米呐,两个脑袋就能抬旗,三个脑袋赏宅子一座!”

    汉军们些许骚动,范虎却心中犯嘀咕,如今两个脑袋就能抬旗,去年还是三个呢,这旗籍可也越来越不值钱了。范虎心中有点迷糊,这要是大家伙都抬了旗籍,奴才越来越少,地也越来越金贵,那最后要咋个整呢,这旗籍还管什么鸟用。他是辽阳人,那年辽阳城破迷迷糊糊当了汉军,厮混了这些年也没什么长进。

    这仗打的难呀,镶黄旗主子都上阵肉搏了,前面明晃晃一片披两层,三层甲的。

    这可是上千的镶黄旗主子爷,那叫一个凶悍,两三层甲披在身上还跟个没事的人一样,对上三旗的主子爷,范虎是发自内心的敬畏,他是在校场上被三上旗主子教训过的,范虎自认有膀子力气,却在校场上被旗兵老爷,一交摔出去好几丈远。八旗老爷们那是些什么人,吃生肉,喝人血的野人!

    范虎就亲眼过一个正红旗老爷,一刀把一头死老虎的卵蛋割了,和着酒生嚼着吃了,那叫一个生猛。他是心疼那个旗人老爷家的女人,都是正经人家的闺女呀,摊上这么个主子,那日子过的必是生不如死。想起老爷们家中那些水灵灵的关内闺女,范虎忍不住咽不住咽了口唾沫,那是八旗老爷们的玩物,女奴,可惜了了。

    对旗人老爷范虎是真的怕,又敬畏又害怕,八旗主子们那是十八层地府的恶鬼,魔王,平日里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喝醉了就发酒疯玩女人,做派和恶鬼一般凶蛮,人和恶鬼打仗能打的赢么,怎可能赢。

    “出了,出了,跟紧了!”

    佐领将刀抽出半截,凶着张脸催促着,范虎猫着腰抱着鸟铳,一声不吭的混在大队里,一脚深一脚浅的摸向明军阵地。大批汉军的前面,是一千多镶黄旗精锐甲兵,披两三层甲的人猫着腰,走路轻手轻脚的样子很滑稽,却给了范虎极大的勇气,三个佐领的镶黄旗主子,明军怎么挡的住,挡不住的。

    两里,一里,前面传来一声短促的痛叫。

    范虎猫着的腰直了起来,探头探脑的往前张望,前面镶黄旗兵停下了,人影绰绰,看到几个旗兵疼的在地上打滚。十有**,这是踩上明人撒的铁蒺藜了,范虎屁股上又狠狠挨了一脚,赶紧把腰弯了下去。一晚上被佐领踢了两脚,范虎凶性上来了,心中嘀咕等老子有一天抬了旗,非得收拾这个驴入的。

    前面旗兵老爷招手,正在维持秩序的汉军佐领,屁颠屁颠的跑上去。

    范虎恨的咬牙切齿,见了老子穷横穷横的,在旗人主子面前还不是一条狗,狗东西,有爹生没娘养的泼皮玩意儿。不多时,一些汉军被招到前面,放下火铳,兵器趴在地上,开始清理铁蒺藜,范虎趴在地上爬过去,一边在心里嘀咕,一边用刀鞘划拉着烂泥,这明军是撒了多少铁蒺藜呀,真让人憋闷。

    明军前沿,夜雾中也是一片黑暗。

    前线士卒有的在啃干粮,喝水,有的抱着火铳发呆,看天,长夜漫漫也难熬的紧。

    丑时换防的到了,一队队来换防的步卒踩着整齐的步点,在队官,哨官带领下跑步到了胸墙后面,一个个正在发呆的士卒纷纷起身,列队,在队官带领下跑步走了,一刻钟,前线完成了夜间换防。

    接防的哨官刘天养一屁股坐到胸墙后面,盘膝而坐,将指挥刀横在腿上。副哨官杨同鑫趴在胸墙上,正在往外面张望,刘天养看的心中好笑,他这个副官是刚从兵学出来的新丁,头回上阵难免有些局促,这黑灯瞎火的,夜雾又这么大,这能看清个鬼哟。

    轻咳一声,刘天养轻声笑道:“别瞅了,前面撒了铁蒺藜,挖了陷坑,别说是人,就是一只狍子也溜不过来。”

    杨同鑫趴在胸墙上,小声道:“以己度人,刘哥,铁蒺藜,陷阱究竟是死物,不可靠,你琢磨着换成咱们的精兵,能溜过去么。”

    这一句话把刘天养提醒了,也站起来趴到胸墙上,往远处看,黑咕隆咚什么也看不清,雾太大了,这得怪白天炮营炮打的太狠了,火药燃烧到处都是硝烟,那到了晚上能不起雾么,必然会起夜雾。

    观察了片刻,杨同鑫小声叫道:“这不对呀,刘哥,这太安静了!”

    刘天养作为主官,心中是不以为然的,心说这兵学出来的后生毕竟是读书人,这一惊一乍的,他这个副官是兵学门生,还是个举人老爷,一出兵学就授了个副哨兵的实职。一个举人老爷为啥要当兵打仗,刘天养是有些糊涂的,举人老爷那不都该是乡里的豪绅,家里妻妾成群成天享福的么,也闹不懂这个杨举人是怎么想的。

    一张面孔在跟前儿放大,杨同鑫耳语道:“刘哥,火力侦察吧。”

    刘天养是一头雾水,火力侦察又是个什么玩意,这兵学门生花样还真多。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