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末世日常见闻录 > 第二百七十九章

第二百七十九章

末世日常见闻录 | 作者:墨子皓| 更新时间:2019-03-14 11:5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听到我这么说,这个被称为二长老的人是满脸的都是笑意与看傻逼的表情,我估计在他的想法之中,本来早就想好我跪地求饶拜托他帮我驱除身上的毒素这种事情,然后提出一系列的霸王条约。?  

    但是我并没有那么做,反而像是要选择一死也不愿意投降的样子,对于大概只能观察外在的人们的话很明显只能证明一点,那就是我是个脑子刚刚被驴踢了很多次的人,不论胜负如何,至少性命最重要的吧,但...他们又何曾知道,其实我身上早已经在刚刚就将浑身的毒素给清除了。

    “那就来吧,我尊你是个前辈,我也的确被这什么毒给弄得单手麻痹,如果我真的死了,你们也可以随意在我身上取出什么惊天蛊虫,顺便....就连这一局的胜利所获得的徽章你们也可以取走,我的同伴绝对不会说一句话。”

    我当然要有意的去诱导他来做这种事情,其实说起来说这种话给一般人是不难看出是一句假话的,可是要知道这个二长老天生的这毒体早就已经深入很多与其有过接触的人的内心,对于他们而言,我这样的做法就是在典型的送人头,不过我相信我自己的队友还是能看出些端倪的,即使看不出来,这也要赌一把,虽然不是代表我打不过他,但是...与其说是火拼,付出些代价,我还是喜欢运用一些小伎俩干掉对方,此时则是让他放松警惕的小招数,对于一般人可能还并不能起作用,但是对于这种自信心膨胀的家伙就很有效。

    而跟我想的一样,当我说出这话的时候,他的表情确实就像是在看傻瓜的样子,甚至还哈哈大笑起来,说了句:“真是笑死我了,你简直比‘屠夫’还要自大,放弃用那把武器,竟然还自己要送死?我的毒体即使是你的师父也不敢说能破除,你还想负隅顽抗?那你就死吧!”

    他再也不管什么顾忌,毕竟此时此刻能杀死我对于他们而言是极其好的决定,我这武器对于他们的震慑力太大这点是毋庸置疑的,至于我的成长性显然他们也已经看到了,连‘屠夫’都无法完全化解的蛊虫对我似乎完全没有用处一般,只要是敌人这也足以看出我有杀的必要,而不是打伤什么的了。

    不过这所谓世上经常是想的好,却并不是真的如想的一样,而我也不可能是所谓的无法动弹,相比之前来说此时我的状态,还要好上不少,似乎这毒气竟然在抵消我身体里血魔气,虽然仅仅只是一点,但是还是能清楚的感受到身体似乎变轻松了不少。

    “什么?!”

    对方的攻击来势汹汹,可以说我站着不动很快就会被打到的,但是真的当他打过来的时候,对方却挥了一个空拳,虽然在我原来所站着的地方的确是有着一个我在,但是实际上我本人却早已经不在那地方了。

    “为什么攻击不到?这是什么能力?!”

    对方在怒吼着,却依然是对着‘我’挥着一拳又一拳,我看到他的手也变得颜色越来越暗沉,越来越有黑色的烟从身体四周飘出,这很明显是运用毒功到达了运用最强的时候,即使我离了有十来米远依然能看到这些飘散过来的烟雾,虽然这些烟雾不是活着的,但是却似乎在像人诉说着死亡的低语。

    而当毒气开始外散的时候,本身围在这战斗台周围人们也是不断的向后撤离,毕竟这种烟雾是指不定就会碰到谁,而没有人愿意被沾染上,于是本身看起来拥拥挤挤的地方此时却显得很宽敞,让我颇有点现实版的天下第一武斗会的感觉。

    在攻击一段时间却并没有真正打到我的这位二长老已经在咆哮了,毕竟这种自己一下子一下子用力气的攻击,打到的却跟个空气一般,是个人都会觉得很憋屈的,而我也觉得是时候该出来了,走到他的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谁?!”在自己撒气咆哮之后,现有人拍他,自然是直接回头,但是回头则变成了惊恐,嘴中不断的说着:“你...你...你怎么在我后面?!”

    说这话的时候还回头看了眼,当时另一个‘我’还没有消失,在场上来看,也就是有两个我出现在他的眼中,或者说在所有人眼里都是如此。

    “难道你没有见识过我的‘师父’的几个自创能力吗?你又怎么会不认为我作为他唯一的徒弟,为什么不会这些技能呢?”

    当我说完这句话之后,这个二长老顿时脸色大变,因为当我说出的时候,才会勾出他过去的记忆,我想那段记忆应该是惨痛的,是令人难以忘怀的,‘屠夫’陨落的那场战斗甚至这种级别的都没有资格参加,而参加的那几位还是在几乎算是重伤外加受到毒虫影响之后的‘屠夫’依旧斩杀了足足三人,kao的也就是欺瞒和隐匿这两项能力,虽然说我并不能比‘屠夫’用的还要灵活多变,但是毕竟此时我是满状态,再怎样也能骗过这种连感应危险都不会的人吧,而之所以要这样做,实际上也是因为那毒素对我手部的麻痹也终于结束,而我身体所自成的那项适应能力也完全接受了这种程度的毒,即使他再使用,也仅仅只能是给我减少血魔气的束缚罢了。

    “不可能,如果真的如此,你应该早就达到只手遮天的程度,又何必要在这里比试?即使是那易相逢外加她儿子,又能拿你如何?!你肯定是用了现在所谓的异能,对!肯定是!”

    对于这家伙自欺欺人的事情,我不由的只好叹了口气,本来我还觉得这家伙知难而退,还能省的我动手的,毕竟再杀一个,对方真的要全力对付我了,虽然我也不怕,但毕竟此时我们也不占什么优势,也没必要这样子。

    但想了想,本身已经结了那么大个仇了我这样做好像又完全没有太大的效果,对方还是会想方设法的对付我,如果是这样的话,能多杀死一个这种所谓唯一的毒体,也就是物攻的人,那对付那些召唤虫子的也能好对付一些了,而既然我说不用血誓,想杀他的话肯定不可能很快的解决,如果真的要很快的解决,就必须要使用一招了....

    但是说起来我是没有使用过其他武器放过绝杀,而这样的话是否能真的做到那种从内部分解的效果呢?对方的毒体我也是见识过了,至少我的普通攻击估计是不能起到太大的作用了,即使使用全力去一拳或者一刀想必对方也能躲掉,但是也为了以绝后患,也只能一试。

    “什么?!!!!”

    我做出一个使用绝杀的姿势,而周围的空气流动也是与平时完全不同,连着沙硕在身体周围绕着转圈圈,欺瞒所形成的虚影也是在此消失,因为我要把所有的气息全部凝结于一点,而凝结的点并无其他,自然就是这时还楞在那的二长老身上。

    但是可能别人看不出来,但这里是有个实力远远高出我很多的易相逢,我的动作以及所凝结的气息在她眼里估计也是一览无余,而这一声惊呼也是她叫出来的,很显然她已经看出来了,但是却很意外的吃了大惊。

    “二叔,小心!!那小子在凝结大招,快打断他!!”

    绝杀很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极其强大的一项能力,完全配的上它的这个名字,但是至始至终这个技能就有一个几乎算是鸡肋的地方,那就是它是一个蓄力技能,玩过游戏的都知道,法师还是战士的蓄力技能也是时间越长伤害也越高,而我所使用的绝杀也是如此,而且每过十秒都有很明显的大提升,如果说以我现在的实力,1o秒足以秒杀全胜的R6的话,2o秒就能对付与我同等实力的R6巅峰实力,3o秒足以对R7级别的强者造成几乎毙命的重伤,之所以我不说能够杀死,毕竟我也没有真正的蓄力到那么长时间过,至少在到达这种实力的时候还并没有这样的体验。

    而此时此刻我用的还并不是血誓,仅仅只是一把虽然比起普通武器要好,但也最多只能算是一把较为锋利的刀罢了,即使这受到血誓的沾染已经变得有些成长,但依旧完全比不上原武器,但至少...此时此刻已经蓄力到达十秒的我,还没有见武器因为支撑不住而崩溃的。

    武器崩溃的原因自然是因为这项蓄载全身力量三十秒所造成的负荷太大,一般的武器刚刚使用就会自己崩裂开来,这作为用特殊材料制作的战斗刀可能坚硬一些,外加又有了些进化,才能坚持那么久,但是我却并不指望它真正能成长到三十秒的地步。

    而伴随着吴睛的叫喊,本来还愣着的这个二长老也终于是回过神来,看到我做出这种姿势,本来是疑惑挂在脸上的,但是可能是由内心深处所激的危机感,让他的脸色瞬间大变,而这个时候我却仅仅只是蓄力到十五秒的样子,这要是说能直接诛杀他,感觉不太可能,但我却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坚持了,因为我知道,一旦让这老头子真正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是我要被干掉的时候了,虽然这说的有点夸张,但是对方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去破除我的技能。

    在‘屠夫’的最后那场战斗里他的蓄力从来都是三秒就出招的,甚至更短,但是所造成的的伤害却是毋庸置疑的高,几乎随便一下就可以将人杀得透透的,但是我没有那样的实力,也没有那样的战斗经验,所能做的就是我经常所做的事情,先制人。

    蓄力到十七秒的时候,对方似乎也已经完全的反应过来了,而我也感受到这把B级战斗刀也已经有些无法支撑,整个刀身都在颤抖着,似乎在承受无法承受的痛苦一般,我知道就算到达二十秒的话可能也是我武器崩断作为结局,所以也刻不容缓了。

    单脚向前一跨直面戳向了这个已经反应过来的二长老,而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凭借自己的度躲开攻击,可笑这绝杀虽然有蓄力这个有些鸡肋的地方,但是最妙的也就是当它锁定一个目标的时候,除非一瞬间离开到无法察觉的视线,不然就会像是跟踪弹一般一直跟着。

    “老二!别躲,这招完全躲不开的!用你的毒体防御,全力防御!!”

    在吴睛身后的另一个老头也最终说话了,不得不说他的判断也的确是对的,这完全躲不掉的一击除了防御也别无他法,想要和我倾力一击对拼的话还要他自己实力强过我再说,本身就比我弱仅仅只是占着一个较为厉害的毒体也不可能在对拼赢得过此时的我。

    对方反应也是很快的,武器的刀尖离他也就大概一米的位置,他却双手朝前,然后一阵黑雾掀起,转而变成一段极其粘稠的物质,虽然我是不清楚这种物质是什么,但当刀尖触碰的那一刻,竟然能造成很明显的阻挡感。

    但虽然是有这样的阻挡的感觉,却并未真正的挡住这一击,仅仅只是略微减缓了我这个少部分的威力外加度罢了,但是要知道绝杀这项能力可是拥有一个叫做分解的特性的,不论你是怎样的东西,在绝杀面前都会被分解,虽然说并未达到最强的威力,但是这分解的特性却一直都在,仅仅只是一转眼的时间,这看似极其难突破的毒墙也被打穿了一个很大的地方,而周遭的毒也是开始变成烟雾消散掉了。

    不过很明显这并不能直接的对付的了这个所谓的毒体,虽然突破了一道防线,但是这老小子却又铸成了第二道防线,但依旧没有挡住太长的时间,而刀尖也是离他就就半个人的地方。(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