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某美漫的机械主宰 > 第585章 这反派赢过很多次

第585章 这反派赢过很多次

某美漫的机械主宰 | 作者:九命肥猫| 更新时间:2018-12-06 15:4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汪达尔·萨维奇表示需要这根法杖才能给罗夏解释他身负的诅咒,罗夏便勾了勾手指,将这法杖吸到自己这掌心之中。

    仔细地端详了一下,罗夏便发现了这法杖的不凡,里面确实蕴含着强大的能量波动,凡人摸上去怕是要被这种能量所灼伤。

    接过这件强大的法器,汪达尔·萨维奇刚才恭敬又谨慎的表情便换成了自信而残忍的笑容。

    荷鲁斯之杖,这是一件强大的魔法物品,也是汪达尔·萨维奇最大的依仗。甚至可以说,拥有这件装备他的实力翻了十倍不止。

    “你最愚蠢的事情就是将荷鲁斯之杖交到我的手里。”汪达尔·萨维奇得意地对罗夏说。

    汪达尔·萨维奇是个杀伐果断的反派,因此这话刚出口,法杖的鹰头装饰便对准了罗夏发出一道蓝色的光芒。

    强大的能量足以让钢筋混凝土都化作飞灰,如果不是集中成光柱,而是化作爆炸的冲击波,完全可以将这座五十层高的酒店化为粉末。

    然而,这道能量光柱落在罗夏的身上,却只让他的身体稍微颤抖了几下,出现了一些重影,然后就消失不见。

    罗夏的身体就像是出现了一个黑洞,将法杖上面的能量全部吸收到体内。

    “你觉得给你一件神装就能翻盘了?可惜啊,我早就满级而且还卖了几十件神装啊。”罗夏不屑地整理了一下胸前的衣服。

    来自漫威世界塞巴斯蒂安·肖的能量吸收异能,几乎世界上任何一种能量都能够被吸入体内,即使是魔法能量也不例外。

    “哼,最恨你这种开外挂的。”汪达尔·萨维奇回了一句说。

    “咦,原来也是个玩家啊,你lol还是dota?该不会是王者吧?”罗夏惊讶地说。

    汪达尔·萨维奇这次却不回答了,手中荷鲁斯之杖不再发出光束,而是挥舞起来朝着罗夏脑袋上砸。

    在汪达尔·萨维奇看来,罗夏身上应该也有魔法物品,才能够抵御荷鲁斯之杖的魔法攻击。不过这种魔法物品却不一定能够防御物理攻击,就像是他自己也挡不住刀剑,只不过恢复能力极强而已。

    这个想法虽然很好,罗夏却不想再浪费时间了。只见罗夏伸手一指,这荷鲁斯之杖便出现一道道碎片似的裂纹。法杖扭曲变化,犹如活蛇般将汪达尔·萨维奇捆了一个结实。

    原本鹰头的装饰化作蛇形,正对着汪达尔·萨维奇嘶嘶作响。银色金属舌头刺在汪达尔·萨维奇的脸上,划出一道道血痕。

    “你对我的法杖做了什么?”汪达尔·萨维奇震惊万分地说。

    荷鲁斯之杖是他最大的底牌,也是跟随他四千年的本命武器,怎么会变成如今这个模样。

    “我从原子层面对你的法杖进行了改造,只要是金属的,就无法阻挡火种源能量的侵蚀。算了,说了你也不懂,我会回去慢慢教你什么叫做规矩。”

    罗夏身手划开一道空间门,将汪达尔·萨维奇连同变形后的荷鲁斯之杖一起扔了进去。

    汪达尔·萨维奇只觉得眼前火光一闪,就从酒店套房来到了一个阴森的地方。他所面对的并不是带着人皮面具拿着电锯的变态,而是一个长得还挺帅,穿着古朴长袍的法师。

    “你好,汪达尔·萨维奇,我是贝尔彻,感谢你协助我这个永生课题的研究工作。”年轻的法师礼貌地说。

    “我可没答应过要协助你做什么研究,魔法的奥秘不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可以理解啊。就算你穿得很像个魔法师,但实际上你只是个凡人,你永远不可能了解魔法的真正力量。”汪达尔·萨维奇不屑地说。

    从贝尔彻身上,他丝毫没有感受到什么魔法能量。那一身法袍也只是个装饰,就是普通的布料而已。在汪达尔·萨维奇看来,这人大概跟之前出现的两人一样,只是有些特殊的超能力,但这是跟魔法完全不同的两种力量,没有多少共通之处。

    要不是他的荷鲁斯之杖被人动了手脚,他一只手就能弄死眼前这个叫贝尔彻的家伙。

    “你说的魔法,是这个吗?”贝尔彻指尖冒出一道火花,划出一个圈圈。

    来自另外一个宇宙卡玛泰姬法师的力量,让汪达尔·萨维奇震惊得眼珠子都突出来。

    这世界已经变成随便来个什么人都能使用魔法了?

    震惊之余,汪达尔·萨维奇看到贝尔彻将这个火花小圈圈套在自己的手指上。

    “你想干什么?”汪达尔·萨维奇惊恐地问。

    “刚才不是说了,感谢你协助我们做研究啊。”贝尔彻理所当然地说。

    “我也说了,我没打算协助你们研究。”汪达尔·萨维奇之前在罗夏面前服软,是骗他拿到荷鲁斯之杖想翻盘,现在翻盘无望了,便不再卑躬屈膝。

    毕竟是活了几千年的埃及大祭司,心里多少有些傲气。

    “不,你误会了。我说的协助研究不是说你能帮上什么忙,而是说你可以被我们研究。”

    说罢,这火花圈收缩不见,将汪达尔·萨维奇的手指给切了下来。

    剧痛令汪达尔·萨维奇浑身冒汗,但却咬着牙不发出半点惨叫。他自己也是个残暴的施虐者,他明白现在惨叫的话就等于是对敌人的赞美。

    但汪达尔·萨维奇很快发现,自己完全被扔到了一边,似乎已经完全被遗忘了似的。

    汪达尔·萨维奇搞错了一件事,贝尔彻本来就没有虐待别人的意思,这也并不会让他有什么快感。他切下汪达尔·萨维奇的手指,真的只是为了实验需要。

    伤口迅速止血愈合,如果不是荷鲁斯之杖“背叛”了自己,汪达尔·萨维奇甚至可以做到断肢再生。这个伤口愈合的过程被全部记录下来,而他的断指被送到解剖台上,从肌肉纹理上开始“拆解”。

    皮肤、血液、肌肉、骨髓等等,被贝尔彻仔细地分割开来,开始进行各种检测和实验。

    魔法的力量,真的可以让人体细胞在保证不发生严重畸形变异的情况下,突破分裂的极限,一直保持年轻状态么?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