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匿名者暗杀兵团零 > 第一章 忍者村大叛乱

第一章 忍者村大叛乱

匿名者暗杀兵团零 | 作者:卡妙士| 更新时间:2019-02-26 11:4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一章《伊賀忍者村》第四话《忍者村大叛乱》

    就在这电光火舌之间零与玛莎擦肩而过,两人都背向对方停止了动作。

    零手中的木刀已经断裂,脖子上亦划出一道伤口,还好并没有割到动脉不然估计就很危险了。

    玛莎忍痛说了一句:“零,你果然很厉害,我不会放过你的,直到战胜你为止。”说完就唔住胸腔倒地,原来零的木制忍者刀直接打断了玛莎的右侧肋骨。

    这时的诗织全部都看在眼里,心里默默地对零产生了好感,亦在她心中种下了爱慕零的种子。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忍者村响起了警报,班长和鹰他么亦都停止了战斗,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树林里的学员很多亦都纷纷赶回操场那边。

    班长过去零身边背起受伤的玛莎说:“今天的卷轴任务到此为止,这个警报我从未听过,一定是忍者村发生重大事情了。”

    皐月点点头道:“没错如果有什么事,我们要尽快回去帮忙。”

    说完大家就立刻向操场方向跑去,他们在森林里看着之前留下的五色米,这样就不会迷失了方向。跑了一会后终于回到了伊贺忍者村三班的操场,眼前的景象让他们都无所适从。

    操场上到处都是学员,而且都是不同班的,他们手持真的忍刀四处破坏。一见到教官都一拥而上攻击,教官击倒了一些学生,可是学生太多教官只好一边劝说他们一边退让。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学生怎么会攻击教官呢?”班长惊讶地问道。

    沙暴对班长说:“我早就和你说过,现在有反教官组织,不过我没想过他们会暴动。”

    鹰不解问:“那他们为什么要暴动,这样子很可能要坐牢的。”

    皐月笑了笑讲:“你们单名人当然不会理解我们双名人的痛苦,你们会占用很多毕业名额,而我们人多名额又少,要毕业简直是一件苦不堪言的事情。”

    毒蛇亦点点头说:“没错,如果不能毕业,我们亦不能做回普通人,一辈子都只能在匿名者的机构中做一些卑微的工作,和坐牢亦没什么区别了。所以大家都想毕业,就算不愿意做匿名者亦可以做回一个普通的猎人。”

    班长抓抓头道:“那这么说这是一场捍卫自由的暴动了,那我们应该站在哪边的立场呢?”

    “你们不要把叛乱者说的这么伟大,不管他们的诉求有没有道理,只要他们在忍者村,就应该遵守这里的规矩,不然以后的学员一有什么不满就来暴动,那忍者村就不会安定。”鹰立场坚定地讲。

    “鹰,你体会不到我们的痛苦。”皐月插嘴讲。

    鹰拽住皐月的衣服反问:“那妳亦是叛党?”

    皐月打了鹰一巴说:“你有本事就杀了我这个叛党!”

    零和诗织赶快分别拉开了鹰和皐月,这时玛莎忍着剧痛说:“如果伊贺忍者村的校长不重视这次暴动,以后就会很难管制,这种地下组织会越来越多,光靠高压手段只能换来表面的稳定,这样只是将问题置之不理,将来就会形成一个更大的炸弹。就像我们摩萨德就已经取消了毕业限额了,这样才能有公正。”

    “玛莎,你说的太好了,我想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班长斗志高昂地喊道。

    鹰摇摇头说:“简直是蠢才,如果失败了大家就前途尽毁了。”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这里是伊贺忍者村校长室的大门,校长田中先生在校长室内大喊:“快进来!”

    从门外进来一位穿着教官制服的女教官志野先生,她立即向田中回报情况:“暴动,是从十班开始的,他们趁着今天的分组训练,突然发动的反教官示威。然后蔓延至各班。一开始我们派出卫兵镇压想立即压住势头,可惜这样做反而刺激到他们演变成了暴动。”

    田中先生一拍桌子喊道:“这是暴动吗?这根本就是叛乱!”

    “可是田中先生,他们的诉求只不过是想取消毕业的配额而已。”志野先生为学员辩解道。

    田中先生黑着脸说:“你的意思是这些叛乱的有道理了?我们是什么机构,说难听些我们是培养刺客和间谍的机构,这里只有纪律,别和我说他们是在争取自由,这些都是谬论。”

    “田中先生你说的很对,可是匿名者的宗旨是什么,就是『严惩恶人,不作恶。』这些学员并不是恶人,我们亦不能这样对待学员。”志野先生继续道。

    田中先生听完之后:“那好吧,志野先生现在我派你去与那些学员谈判,如果谈判无果你就要亲自带上士兵全面镇压叛乱的学员。”

    志野先生既然说服不了田中先生,就接下了这个任务,毕竟亦算是给她了一个可以顺服学员的机会。

    志野先生走后田中突然接听了一个电话,之后神情严肃地立刻拨给了十班教官柳生先生,让他封锁所有消息,不能让事态恶化,包括禁止餐厅的言论自由。然后又给一班的教官武藏先生打了电话,让他随时做好接替志野先生准备用士兵镇压叛乱学员。

    田中先生心里清楚志野先生的心向着学员那边,根本不会有什么成果,因为现在田中已决定一步亦不会向学员退让。

    现在的志野先生还在一心准备和学生来一次气氛良好的谈判,她先叫人把广场上分割班机的墙推倒,然后把暴动的学员都集中起来,接着她对大家喊道:“伊贺忍者村的学员,我是九班的教官,我代表校长来和你们谈判,希望大家可以和平解决问题。”

    在一片混乱中,有一个人影从人群中走出,这人正是八班的雷门。这时零和皐月他们亦都混在人群之中,而班长和鹰送玛莎去就医了。

    雷门走到志野先生面前说:“我就是反教官联盟的负责人,其实没什么好谈的,只要取消名额制度改为分数制,不然我们是不会罢休的。”

    诗织小声问道:“这位雷门不是有些弱智的吗,怎么今天说话这么俐落。”

    皐月开玩笑说:“看来我们一直都被他骗了,真没想到他会是反教官联盟的社长,这样会不会觉得我们跟着一个弱智搞起义呢。是不是零?”

    零没有回答,只是一直看着前方。其实零并不像班长那么有正义感,他一向都是听命行事的,他根本不明白这场动乱意义何在。

    志野先生从课桌上下来对雷门讲:“我对你们的处境亦非常同情,我亦明白你们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我一定会说服校长接纳你们的条件,但是你们要明白,毕竟我们是要培训精英的地方。所以就算是改为分数制,分数线亦会比较高,并不可能人人都能毕业。”

    雷门点点头说:“这我们亦明白,这样大家都会努力,不管分数线多高,起码是公平的比试和评分,就算最终不能毕业亦怨天无由。”雷门说完迎来一片掌声。

    志野先生拍了拍雷门的手臂:“讲得好,我亦认同大家的想法。不过你们要有策略,要和平理性来****,我们伊贺忍者村是不能容忍暴力存在的。”

    有学员喊道:“我们亦都想和平抗争,可是你们完全不理会我们的诉求。”

    “你们放心,我向你们担保一定可以说服校长,但是你们要有耐性给我和校长周旋的时间。”志野先生耐心地向大家讲解。

    志野的用心没有白费,他的言论得到台下许多学员的支持,雷门亦答应志野给他时间去与校长谈判。这时突然旁边的人递给志野先生一个电话,是校长打来的。志野先生拿起电话说:“是校长的电话,我马上就会向他提议我们的方案。”

    志野先生满怀信心地拿起电话,她还在想如何说服田中先生的方法,她完全不知道现在田中真正的想法,所以一接通电话还没等他开口就听到电话里传来开始镇压叛党的命令。

    志野想尝试说服田中转变想法,可是重复听到叫她开始镇压的命令。志野先生大声的拒绝了田中先生的命令。紧接着就是一声枪响,志野先生左肩中枪倒地。

    这时大家都围在志野先生身边保护她,在混乱之中,一班的武藏先生带着士兵走出来讲:“志野妳串通外部势力挑拨学员造反,现在妳已经不是这里的教官了。”

    “你说什么?我串通什么外部势力了?”志野反问道。

    “妳和英国那边联手想改变伊贺忍者村的次序就是叛变。”接着武藏先生又对学员讲到:“你们现在自动散开就不会有事,如果不然全部当作叛乱者杀无赦!”

    此话一出激起了下面学员的强烈反弹,他们都拿出忍着刀准备以死相搏。武藏看势头不对,立即叫许多手持枪械的士兵进入,这些士兵都是护卫军团的人,说起来亦算是这些学员的师兄。就凭学员的那些战斗力根本没法抵抗,即使这样他们在这件事件上亦绝不妥协。

    这时忍者村校长田中先生在校长室亦十分不安,在他的角度绝对不可以对学生妥协,只要先例一开就会无法管制。匿名者是一个地下组织,世界上除了暗黑猎人外,所有的猎人都是受国际中情局管理的。只有匿名者除外,所以他们必须有非常严格的纪律才可以维持,因为随时连他们自己都会被视为暗黑猎人组织。

    之所以英国的摩萨德和美国的林肯基地都改用了记分制,那是他们有后勤兵团可以接收大量的毕业生。而日本的伊贺忍者村只有需要人最少的侦查兵团和刺杀兵团,如果毕业生多了就无法分配,很多会变回普通猎人,这样对于匿名者组织来说会不安全。

    忽然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走入了校长室,田中先生一看到他立即起身鞠躬说道:“鬼冢大人,没想到阁下会大驾光临。”

    鬼邴零死,所以才会冒险在鬼冢面前夸奖零。不过鬼冢的为人田中十分清楚,这等于是把零送进另外一个地狱。

    零自己对这一切毫无所知,虽然收到了种种不公平对待,但是他从不会怨恨,因为他知道这是最没有意义的情绪,他只会把所有眼前的困境作为一种修炼。零在监狱里每天都在回想宫本老师曾经的教导,在那小小的牢房中不断磨练自己。

    零不在的日子,除了班长最希望再见到零的就是玛莎,他是一个武痴,上次输给了零,他这段时间一直苦苦修炼,想着等零一出来就再度向零挑战。

    志野先生负伤后亦被校长认为是叛党抓起来,关押在和零旁边的牢房。志野先生看起来虽然消瘦了不少,她的意志还是非常坚定的。

    每天夜里她都会与零聊天,她告诉零:“虽然我们匿名者是一个地下组织,所有事情都是听命行事,但是我们亦有自己的思想,不能盲从长官。心里要记住匿名者的格言『严惩恶人,不作恶。』我们不能沦为恶人的武器。”

    零问:“何为恶人?我们如何去判别呢?”

    志野先生笑了笑讲:“用自己的心去判断,虽然亦不一定是对,但是起码是自己认为对的事。在任何地方政治都是黑暗的,只要有权利,就不可能有绝对的公义。你要记住,不要沦为别人的武器,有可能将来就连匿名者亦会变成他人的武器。”

    零这段时间听了许多志野先生的教诲,可是依然不明白自己要如何抉择,或者说是害怕,怕自己会做出错误的选择,给大家带来不必要的伤害,毕竟自己背负的还有邪王炎杀术的力量。

    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