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炮灰来袭:嫡女,黑化吧!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差不多吧,也算我的

第二百四十五章 差不多吧,也算我的

炮灰来袭:嫡女,黑化吧! | 作者:酒心汤圆| 更新时间:2019-11-30 01:1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瑞杏和蒲生来得很快,瑞杏甚至都没有换下制香的穿的罩衣,在明月楼前跳下来后,就激动得像鸟雀一样叽叽喳喳的从楼下大堂喊着:“姑娘,姑娘!”一路欢欢喜喜跑上了楼。

    可当瑞杏真的见到奉凌汐后,原本还眉眼飞扬溢满笑意的模样骤然就垮了。

    “呜呜呜呜,姑娘,瑞杏好想姑娘啊。”小丫头抑制不住的泪腺崩了,哗啦啦淌个不停。

    奉凌汐既感动又觉得好笑,忙不迭的取出帕子帮瑞杏拭泪:“好啦,姑娘我不是回来了吗?莫哭啦,你再哭我也要跟着哭啦。”

    “瑞杏不哭。”瑞杏抽抽嗒嗒的止住眼泪,而后献宝一般从怀中取出一本册子,双手托着捧给奉凌汐看。

    “姑娘,这是瑞杏这两年内整理的香方子。”说到这里,瑞杏有些不好意思,圆圆的脸蛋红了红:“很多都是瑞杏瞎捉摸的,也不知道姑娘喜不喜欢?”

    奉凌汐挑挑眉,以前瑞杏选择了制香这条路子,她还以为瑞杏只是一时的心血来潮,但是这些年她都坚持下来了。

    现在更是捧着一本有一指头厚的线装书,一翻开,上面全是记载着密密麻麻的香方。

    有以前她告诉瑞杏的,也有瑞杏从别的地方收罗回来的,翻到册子中间,香方不再遵循于条条框框添加基础香料的制作方法了。

    瑞杏加入了自己天马行空的想法。

    以奉凌汐的经验来看,很多方子是可用的,而翻到册子后面,瑞杏写下来的成品香方已经很成熟了,甚至有些让奉凌汐惊艳。

    “很棒了,瑞杏很厉害。”奉凌汐脸带着笑夸由衷的夸道。

    瞬间,瑞杏的眼睛仿佛有了光,欢喜的捂住了嘴,有些不敢自信。

    她一直很努力,努力做一个能帮得上姑娘的人,可是姑娘身边有龙依,龙玖,最后还有了事事都能照顾姑娘妥帖的谢,葛嬷嬷,好像她变成了一个多余的人。

    但此刻得到了姑娘认定,瑞杏觉得这两年来的努力没有浪费,她终于不会成为一个多余的人了。

    “以后瑞杏要帮姑娘多多制香,帮姑娘赚很多银子。”瑞杏豪情万丈。

    奉凌汐“噗呲”笑了,怎么感觉好像她很穷似的,晏衍把全部身家都给她了,瑞杏也要赚银子给她花?

    她笑弯着眼,连连点头,不忘调侃:“好好,瑞杏说什么都好,等瑞杏出嫁的时候,姑娘我就给瑞杏备上厚厚的嫁妆。”

    “姑娘!你学坏了!”瑞杏偷偷看了一眼,从她进了朗月阁后,一双眼睛就黏在她身上的流星,诡异的联想到她与流星穿着喜服的样子,脑袋“轰”的一下,脸红心跳,脸好像要烧起来一样。

    奉凌汐不再打搅正看对眼的两人,她朝蒲生招招手,两人挪到另一边说事。

    蒲生先把喜香逢香坊的账册拿了出来,有些愧疚:“这一年因为三皇子府的缘故,我们仅仅能维持开支。”

    奉凌汐自从决定留在断崖山谷后就已经差不多能想到这个结果了,民不与官斗,蒲生能不让喜香逢香坊倒闭就已经很不错

    了。

    “没关系,一时的输赢而已。”奉凌汐翻了翻账册之后,不甚在意的放在了一边,然后把那箱装满契纸的箱子推到蒲生面前。

    “我叫你过来,是想让你帮我查查账。”

    蒲生疑惑的把箱子里的契纸捡出来一张,当他看到正阳街,博正古玩等字样的时候,倏然愣了一下,再从箱子里抽出另一张契纸,青阳道,点翠银楼。

    蒲生已经不淡定了,有点像爆粗口怎么办???

    他嚯地站起身来,去翻箱子里的契纸,而后他看到了茶楼,银楼,画舫,古玩,酒楼,书肆,温泉庄子……

    简直应有尽有,有些还是极其赚银子的铺子。

    “姑娘……这些,都是姑娘的?”蒲生问得艰难,好多银子啊,好玄幻啊!!!

    “额……”奉凌汐干咳一声:“差不多吧,也算我的。”成亲后应该就名正言顺了。

    蒲生此刻看奉凌汐就像看到一座大金山一样。

    奉凌汐被蒲生的眼神闪到有些心虚,她扭头朝正与瑞杏头挨着头说悄悄话,会时不时逗瑞杏捂着嘴,哧哧笑的流星喊道。

    “流星,这写契纸中的账册能拿过来吗?”

    流星一听到奉六姑娘叫他顿时端正了态度,可是脑海中还停留在瑞星那张红扑扑可爱到爆的脸蛋上,恍惚了一下,才想起刚才奉六姑娘跟他说了什么。

    “啊……那个账册啊…… 好像不能。”

    流星挠挠头,干脆直接领着奉凌汐和蒲生去了走廊尽头一间屋子。

    当流星用钥匙把门锁打开后,看着几个大书柜上,密密麻麻推挤着一本本账册,奉凌汐才明白为何流星会说不能了,因为太多了,他也闹不清哪个是哪个。

    相对于别人来说,要让他整理这么多账册第一反应就是头晕,可是蒲生却不是一般人,当他看到因为年份久远的缘故,这里堆积的账册几乎抵得上一个书肆的程度后,那双眼睛亮得惊人。

    他进屋之后,随后翻开一本账册,微微蹙眉,然后继续再翻下一本,沉默的把一个书柜隔层的账册都翻了一遍后,突然哂笑,评价道:“姑娘,这些账册作假做得太粗糙。”

    奉凌汐一想到这些以后都是她的,却不知不觉中被大硕鼠给搬空了,那心里哪里能好受。

    她冷哼一声:“所以有这些账册的遮掩,你刚才看到的那一箱子契纸中能收到手中的银子可是缩水得不能再缩水了,没准有些行当还被假账做空,每年不得不出银子补贴一下呢。”

    流星惊讶的神情没有收住。

    奉凌汐看到后一愣,没有想到却是真相。

    蒲生这个转钱眼里的,一辈子只打算娶银子做娘子的人那是痛心疾首啊。

    奉凌汐眸色一暗,问蒲生:“你能根据契纸上的那些产业现今的经营状况做一些账吗?能以假乱真的那种。”

    蒲生兴致勃勃,自信十足:“放心吧姑娘,以我做账的本事,做出这些账册的账房只够给我提鞋。”

    “若是需要银子就在账面上支,若

    缺人手就去物色几个账房先生帮你,不用心疼银子,时间也不是很赶,我先回府了,有事找流星,让流星给我传消息。”

    奉凌汐把事情交代完后,便打算先回去了。

    此时思过宫中的皇后已经收到了常邑侯府送进来的消息:“太子不知何故,突然疾病缠身,如今正卧病在床。”

    皇后看到这张送进来的字条后,一双眼因为被刺激的,布满了血丝。

    皇后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太子的身上,她虽然不想与姬先生合作,但是如今她被困在思过宫,实在是束手束脚的,甚至因为她进了思过宫的缘故,很多本来站队太子的人都已经在找退路了。

    徘徊了一个晚上的皇后连木鱼都没有心情敲了,最后她还是下定了决心,暂且利用姬先生也未尝不是一种办法。

    隔天,姬先生便收到了来自思过宫中的字条:若是想让本宫相信你,先让本宫看到你的诚意如何?”

    姬先生把皇后递出来的字条烧了,他唇角微勾,皇后若是知道太子的药是本祭祀下的呢?果然女人都是头发长见识短……

    可是,这句话刚一闪过脑海,姬先生蓦然想起处处在奉凌汐那里碰壁,铩羽而归的事。

    好心情瞬间败落。

    姬先生招手让身边一手下去太子府,悄悄把蒙汗药的解药放在茶水里, 对,姬先生并没有给太子下什么厉害的毒,他不大会使毒,但是一下子下多了,一不小心把太子给毒死了有点得不偿失,所以连续两天都给太子下的是江湖中的蒙汗药。

    恐怕若是皇后再犹豫几天,天天粒米为进,按顿灌蒙汗药的太子估计就要在昏睡中饿死了。

    太子的蒙汗药被解开之后,很快就醒了过来,他原本因为胖吃得多,两天不吃,刚从床上起身的时候,眼一黑,差点没有一头栽地上去。

    不过中算是醒了。

    皇后很快收到她的希望没事的消息,她大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有意向与姬先生合作一段时间。

    只不过上过一次当的皇后学精了,她不再盲目相信姬先生,有了警惕心的皇后让姬先生以一换一的方法来长期合作。

    你帮我做一件事,我就帮你做一件事,很公平。

    皇后的意思是让皇帝的儿子除了太子外,其他的死光光, 然后是皇帝病重。

    她希望姬先生能帮她先弄死竞争最大的晏衍和三皇子,剩下的可以慢慢来。

    姬先生好说话的应下了,姬先生的愿望不过是想让二皇子晏紫宸的身体能续命成功,反正其他皇子除了二皇子意外都是要弄死的,正好与皇后的要求殊途同归,还能借皇后的势力一用,何乐而不为?

    再者,他要动安国侯府来逼迫奉凌汐这事他这个外族人明面上不方便行事,但是皇后的势力就不同了……

    当皇后收到姬先生递给她的要求,让她动安国侯府的时候,皇后先是惊讶之后,便十分轻松的把任务吩咐下去,因为动一个蔫了吧唧,走下坡路的安国侯府,即使被关在思过殿中的皇后都觉得不要太轻松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