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乾坤玉珏 > 第两百七十二章 玉珏的作用

第两百七十二章 玉珏的作用

乾坤玉珏 | 作者:相Si红豆| 更新时间:2019-04-13 02:0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可以选择不去么?”

    “从目前的形势上来看,似乎是不能。”韩逸淡淡地说了一句。

    “放开小狸,我跟你走!”

    “你很在乎她,那我就更不能放开她了!”韩逸笑了笑说道。

    我当真是气到了极点,不过却无可奈何。

    韩逸从他的口袋里面拿出了一张银色的符咒,在符咒出现的一刹那,这四周都散发出了阵阵能量波动,天地间的灵气竟然自动向着符咒聚集而去!这便是银色符咒的威力,一旦出现,连天地都要生出感应!

    韩逸看着这银色的符咒时原本平淡的脸上充满了狂热,眼中也出现了一抹贪婪之色,似乎想要将其据为己有。不过他或许是想到了背后的那个恐怖的存在,脸上的表情再度恢复古井无波的样子。

    从韩逸的表现来看,这银色的符咒应该不是他篆画出来的,否则他根本就没必要用小狸来挟制我,更不会表现出狂热和贪婪来。

    韩逸将银色的符咒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嘴里开始念念有词。片刻之后,韩逸大喝一声“去!”,银色的符咒从他的指间飞出,化为了一道银色的焰火炸裂开来,在地上形成一副纷繁复杂的图案。

    这个图案我认得,因为我曾经见过不止一次,这是传送阵符文。

    “走吧!”韩逸看了看我说道。

    我没有应声,而是直接走了过去扶住了小狸。我的意思很明显,我要在小狸身边才放心!

    这一次韩逸没有说什么,因为他也要照顾那个蝎子精,先前她虽然没有被天雷直接劈中,但是却承受天雷的威压,这就足以让她受不轻的伤了!虽然她趁我和韩逸交谈时调息了一会儿,但脸色依旧有些苍白。

    当我们四人站在传送阵图上之后,阵图开始旋转起来,它越转越快,看得让人眼花缭乱,最后难以看清楚阵图,只能看到一片银色光幕。

    我们四人的身影消失在了槐树下,那里重新恢复了安静。只有桥面上剑罡留下的数道沟壑和不远处还时不时飘出青烟的大坑记录着不久前发生在这里事情。

    待到眼前的银色光华消失,我们四人已经来到一个我做梦都不敢相信的地方——竹屋!

    “你们带我来这里是要做什么?”

    竹屋是老人生前居住的地方,我不想让这些心术不正的人踏足这里。

    “想见你的人就在里面,你进去吧!”韩逸看了看竹屋,示意我进去。

    我的心里面这个时候充满了震撼,自从老人去世之后,这竹屋里面一直都是没有人居住的,只是到了后来孙老采药的时候偶然发现了竹屋,这才住了进来,除此之外竹屋里面就再也没有别人了。

    难道孙老会是这个在暗中操纵一切的人么?我简直不敢相信!因为在我心里面,孙老和老人一样,都是一个可以相信的长辈,甚至于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还差点把他错认成了老人。

    而且如果没有孙老,我的经脉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恢复。我实在是难以把孙老和老人的师弟联系在一起,因为老人的师弟是邪恶的,残忍的,就像是十八层地狱的恶鬼一般!

    可是如果这竹屋里不是孙老,那还有谁会知道这里呢?我突然现在自己的身体在颤抖了,以至于我都没有向前迈步的力气,因为我害怕竹屋里面的面孔是我所熟知的。

    “进来吧!”

    竹屋里面传来了一个慈祥的声音,当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我内心还存在的一点点侥幸被摧毁了!

    这个声音中没有任何的能量存在,但是却如同一道天雷在我的耳边炸响,让我感觉到被天雷击中了一般,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好几步!

    “为什么,为什么……”我看着竹屋,双目失神喃喃自语道。

    我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我多么希望是自己听错了,只是这个声音我太过于熟悉,又怎么可能会听错?

    “难道不想进来我和聊聊么?小狐狸伤势有些重,也进来治一治吧!”

    熟悉的声音再度从竹屋里面传来,将我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惊醒了过来。

    现实就是这样,有很多事情我们都不愿意相信它发生了,但是事实就是事实,它并不会随着人们的意志而改变。所以我们虽然不愿意接受事实,但到头来还是要妥协、接受,不是么?

    既然竹屋里的人发话了,韩逸和蝎子精自然放开了小狸,他们躬身向竹屋拜了拜,脸上满是恭敬之色。

    我扶着小狸一步一步向着竹屋走去,此时我的腿仿佛有千斤重一般,让我竟然有些抬不起来。行走得虽然慢,但是我和竹屋的距离终究是有限的,过了一小会儿之后,我和小狸终于来到了竹屋前。

    举起颤抖着的手,我将竹屋的门推开了。

    “吱呀!”

    门应声而开,竹屋里面的景象渐渐呈现在我眼前。当看到里面的景象的时候,我迈出的脚步突然停住了,就那么停在那里。

    因为竹屋里面不知一个人,而是一群人,而且这一群人我都认识。

    “你,你们……”

    我感觉到喉咙间一阵哽咽,似乎有什么东西堵在了那里,连一口气都出不来,更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与此同时,我感觉到世界也跟着摇晃了起来,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好几步,然后跌坐在了地上。一直由我扶着的小狸因为失去了支撑,同样也是摔落到了地上。

    环视了屋子里的人,我突然觉得人生真是太过于黑暗了,人与人最基本的信任在哪里?

    孙老、老方丈、开水房老伯和他师兄、九叔,他们都是我曾经信赖的人啊,现在竟然,竟然以这样的方式见到他们!如果不是他们旁边站着假的黑白无常,我真的不愿意相信这一切!

    难怪这背后暗中操纵一切的人对我的情况了如指掌,并不是因为他的修为有多么恐怖,而是他在我的身边安排了这么多的眼线,可笑的是,我竟然还这么相信他们!

    “为什么!”我艰难地说出了这三个字。

    “因为我需要玉珏的力量!”孙老看着我说道。

    听到孙老回答之后我心中剩下的一丝希望都破灭了,他的回答变相的承认了他就是那个背后的人!

    “我知道你有很多的疑问,比如说如果我仅仅是为了玉珏,根本就没必要大费周章地安排那么多是吧?”

    我没有回答,静静地等待着他下文。

    “你也知道,这一世只有你和那女娃娃才能驱动玉珏,但是你们都太弱了!驱动玉珏的时候对你们的境界和意志力都有严苛的要求,所以为了让你们快速变得强大,我才安排了这一切!”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觉得自己的人生似乎是有人安排好了的,现在终于得到证实了,原来我就是一枚棋子,一直都按照别人为我设定路线在前进。我还一直妄想对抗命运,现在想来还真是可笑!

    我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像是坠进了无尽的黑暗之中。我心中乱做一团,感觉世界在慢慢地塌陷。我的脑海在嗡嗡的作响,里面只有孙老的声音在不断地回想。

    “你是老人的师弟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睁开双眼看着孙老说道。

    “不是!”孙老很坚定地回答道。

    我陷入迷茫了,孙老既然不是老人的师弟,那么他又是谁?

    “我没有师兄,所以自然就没有师弟这个说法,当初为了接近你,这才为自己捏造了一个身份!就像你当初为了知道自己的体检结果冒充自己的哥哥一样。”

    孙老在说话的时候,脸上开始不停地变换,最后竟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模样。当看到那副面容的时候,我感觉到世界完全塌陷了,原本还打算站起来的身体瞬间失去了力气!

    原来孙老、老人和老人的师弟原本就是一个人!难怪我第一次见到孙老的时候觉得他和老人那么像!

    我感觉到胸口烦闷、刺痛,随后便感觉喉咙间一甜,一口鲜血从喉间逆冲而出。

    假的,原来一切都是假的!这些年来我所坚持的一切都是假的!

    “子杰哥哥,你还好么?”看着我失魂落魄的样子,小狸极为担忧地说道。

    “都是假的,你也是他安排在我身边的吧!现在我都知道了,你不用再假装关心我了。”

    我面如死灰看着小狸说道,在说话的时候我的心里像是有千万把刀子在不停地刺进去,然后搅动,再拔出来,刺进去,搅动。

    “不,不是的!小狸是真的!”小狸抓着我的手急忙解释道。

    “真的?假的?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真的假的,谁又能够真的分得清楚?”

    “其实你之前怀疑过,是不是?”变回老人模样的孙老对我说道。

    “的确,当我找到拥有另外一半玉珏的郭灵儿时,发现她并不是你的孙女儿,那时我的确怀疑过!”

    “那你为何打消了疑虑?”

    “因为我相信一个为我付出生命的人,所以我就告诉自己说,你之所以撒谎,只是为了让我对这件事情更上心!

    如果你让我找一个和我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可能在找寻一段时间未果后,我就会放弃。但是如果那个人是你的孙女儿,那就不一样了,我一定会很努力的找,对吧?当初你就是这么打算的!”

    “不错!”

    “柳馨也是你安排的?”

    我看了看老人,又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假黑白无常。既然他们在这里,那么也意味着柳馨就在这里。

    “不,她是真的!原本我是打算安排这么一个存在的,不过在你遇到这个女鬼的时候我改变了主意。

    只是随着你和这女鬼的感情越来越好,你渐渐有些安于现状,修为也开始停滞不前,所以我安排黑白带走了她。

    只是我没有想到你为了这个女鬼竟然颓废了两年之久!不过这也让我摸清楚了你的性格,你是那种遇强则强,遇弱则弱的人!

    举个简单例子,就像是皮球,拍打的力越大,它反而跳得越高!

    所以在你遇到那个为你施展改命术的女娃娃以及执掌另一半玉珏的女娃娃时,我安排了很多的事情,让你为了她们,为了你自己的命而挣扎着!

    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虽然那时你一直在痛苦中挣扎,但却在快速地变强大!

    只是自从为你改命的女娃娃死了之后,你变得有些心灰意冷,为了刺激你,也为了有玉珏的女娃娃能够拥有和你相对等的力量,我让她离开你,封印她的记忆,教她修道。

    剩下的你应该能够猜到了吧?

    不得不说,你很幸运,你身边的这些女娃娃,包括这只小狐狸在内都是真心待你的!”

    听着老人风轻云淡地将我经历的人生讲了一遍,我的心情很复杂,我也不知道如何用言语来形容。

    无力、绝望、抓狂、愤怒、怨恨……这些词语根本就不足以形容我心情的千万分之一。

    “其实你远远没有成长到我所期望的状态,只是我的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所以不得不提前我经营了近七十年的计划。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受,也有些难以接受现实,那你想不想改变这一切?

    其实你知道么?我也有很多无能为力的事情,比如说我虽然功参造化,却不能让你奶奶死而复生!这是我这一生最大的遗憾!

    你知道这些人为什么愿意听命于我么?那是因为他们的人生中也有很多遗憾,他们想要改变,但是却无能为力!

    于是我期许他们,我可以让他们回到过去,让一切重新来过,那他们便可以去弥补自己人生中的缺憾了,所以他们没有理由不听命于我!”老人状若疯狂地说道,他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已经是大声吼了起来。

    “你也一样,你也想重新来过,你想主宰自己的人生,你想阻止黑白带走那女鬼,你想让为你死的女娃娃恢复正常,你想执掌玉珏的女娃娃不和你形同陌路……”

    “够了!”我愤怒地吼道。

    “这当然不够,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都是同样的人!你扪心自问,我所说的这些你难道没有想过?以前你只是没有这种能力,所以你只能空想。如果我现在告诉你,只要你点点头,就可以做到呢?”

    不得不说,老人的话的确很有诱惑性,而且他说的这些我曾经也想过。

    “我想你应该猜到了,不错我就是要利用玉珏逆转时空的能力回到过去。虽然需要花一些代价,不过不用担心,我从你奶奶过世之后就已经开始准备了。

    这几十年来,我一直让黑白抓捕强大的鬼魂,如今天罡三十六和地煞七十二也已经聚齐,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只要你和那个女娃娃将玉珏合二为一,然后共同驱动玉珏,到时候时空就能逆转,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老人无比激动地说道。

    “能重新来过的恐怕只是你一个人吧,你若是改变了历史,那我还能存在么?后来的一切还会发生么?”

    先前我还有些心动,只是我突然想到如果老人回到几十年前干涉奶奶的人生,那么老爷子极有可能就不存在了,我就更不可能存在了!这甚至会影响到很多的人!

    “既然被你识破了,那和你好说是不可能了!我苦心经营几十年的计划不可能因为你而停滞。我就这么跟你说吧,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老人面色深沉地说道,看上去有些骇人。

    “那我偏不呢?”

    “小家伙,说话做事之前先要考虑清楚!如今那个女鬼、掌握玉珏的女娃娃、这只小狐狸还有你自己都在我的手中,只要我一声令下,你们的性命都不保!对了,还有那个为你死过一次的女娃娃!

    你可能不怕死,她们呢?你是想看她们都死在你的面前么?顺便说一下,我有几百种手段让她们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如何选择,你自己看着办吧!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老人阴险地笑道。

    说完之后老人和其他人便离开了,走的时候他向着小狸拂了拂袖,小狸的伤势竟然在顷刻之间痊愈了。

    这当然不是老人好心,他这是在向我彰显实力,他既然可以轻松地治好小狸,那么反过来也能轻而易举地杀了她。

    片刻之后,柳馨、陈静和郭灵儿也出现在了竹屋之中,并且陈静和郭灵儿都恢复了正常。

    只是在这种情况下,重逢却没有任何的喜悦可言。

    竹屋里被布置了禁制,我们出不去。老人之所以把她们带到我的面前,就是为了左右我的选择。

    说是选择,我哪里又有选择的余地?说到底,这不过是我和老人之间的事情,又何必牵连到她们呢?

    如果时空逆转,从世间消失的只有我们一家吧,柳馨她们依旧存在,只是不会再遇到我罢了!

    “难道就没有办法阻止他了么?要不让永平他们调重型武器打他们?”陈静说道。

    恢复正常的陈静还是和以前一样,一言不合就要来打。

    “没用的!”我苦笑着摇了摇头。

    老人的修为不知道已经到了各种境地,就算我们所有人联起手来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绝望,对抗没有任何胜算!

    不得不说,老人真的很了解我,他知道四个女孩而对我很重要,为了她们我肯定会乖乖就范。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老人他们准时而至,离午时还有一个时辰,他们还有充足的时间布置。

    经过一天的调整,我已经让自己的心态恢复了平静。至少,在看到那些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时我不会再感到愤怒。

    每个人都会选择自己的路,我总不能因为别人选的路和我选的不一样而迁怒别人吧?

    竹屋直接被老人叫手下给拆了,不仅如此,就连周围的土地都给挖开移走了,将地下石室完全给暴露了出来。

    将所有不相关的东西放到一边去之后,一副巨大的阵图出现在我们的眼前。看着这幅阵图,我心中一阵惆怅,其实说起来这一切应该是从老人传功给我的时候开始的吧,当时老人传功给我就是在这副阵图中心的太极图上进行的。

    原来我一直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这阵图真正的作用是用来逆转时空的,老人真的是早就布置好了一切。

    老人命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带出一些衣衫褴褛的人,其中有男有女,差不多一百来人。大概有三分之一的人气息和梓寒、篱落相近,剩下的三分之二则是和我曾经见到过的嗜血煞气息极为接近。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三十六天罡和七十二地煞了吧!没有到强如他们自然难以逃脱老人的掌控。

    “子杰哥哥,你看……”

    小狸拉了拉我得手臂,手指向着一个方向指去,顺着小狸所指的方向,我竟然看到了梓寒和篱落。

    他们自然则看到了我们,在用眼神交流之后,我们都表示无能无力。

    三十六天罡和七十二地煞都被安排坐在了阵中所对应的星辰位置,我和郭灵儿也分别被老人安排坐在太极图的阳极和阴极上。

    “一会儿听我号令,按照这小册子上面的办法催动玉珏!别跟我耍花样,她们的命可是掌握在你的手中!”老人丢给我和郭灵儿一个小册子,然后看了看小狸和陈静对我说道,他的声音有些轻微的颤抖,虽然他掩饰得很好,但还是被我感觉到了。

    看来老人并不是如同看上去那般淡定,毕竟他苦心经营多年的计划就要实现了!

    原来催动玉珏要用我和郭灵儿的血,而且必须是纯阳之身和纯阴之身的血,难怪当初老人一直要我保住纯阳之身。

    除此之外,要想利用玉珏逆转时空还必须要用天罡和地煞他们的正气和煞气,天罡和地煞他们的正气和煞气被消耗殆尽之后便会陷入上千年的虚弱期。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在逆转时空的时候需要向天道献祭。

    老人选用的是假黑白无常抓来的那些凶魂作为祭品,它们就没有天罡地煞那般幸运了,迎接它们的只有灰飞烟灭这一个下场。

    “开始吧!”

    老人将手背负在身后,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其他人则是站在八个方位上,无比谨慎地监视着阵图里所有人的一举一动!

    我看了看眼前的郭灵儿,又看了看陈静、小狸,还有梓寒、篱落,最后我看了看那些我认识但又觉得陌生的,最后我抬头看了天,看了看周围的一切。

    我和郭灵儿将自己身上的玉珏摘下来,并且咬破自己的中指,让鲜血滴落在玉珏上,同时念动小册子上的咒语催动玉珏。

    玉珏上突然产生了一股很强的吸力,开始疯狂地吸纳我的血液以及真气,就像是一个填不满的无底洞。

    吸纳了几分钟后,两块玉珏竟然同时飞到了我和郭灵儿的头顶,只听到“啪”的一声,两块玉珏合二为一,一道太极图若隐若现围绕在玉珏周围。

    阵图中天罡和地煞仿佛是受到了招引一般,他们的身上燃烧起了各种颜色的火焰,看上去绚烂美丽。一道道光芒从他们的头上向喷薄而出,而后以一定的规律交织在一起。

    天突然黑了下来,诸天星辰出现在了漆黑的天空中。其中有一百零八颗星辰与地上的三十六天罡和七十二地煞遥相呼应,在玉珏的四周形成了一片璀璨的星图。

    星图之中勾勒出了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四种神兽的虚影,分别居于阵图的左边、右边、前边和后边。

    玉珏飞速旋转,因为速度太快,让人只看到一副静态的太极图,在太极图的八个方位,竟然萌生出了乾、兑、离、震、坤、艮、坎、巽八个卦象,一副完整的太极八卦图就此产生。

    就在这一刹那,一道由金色和黑色修成光芒冲天而起,直破天际,而后形成了一种接近于灰色的光幕。其实用灰色来描述并不是那么精准,准确的说这种颜色应该就混沌。

    混沌光从天空中挥洒而下,然后以玉珏为中心向外蔓延,出了玉珏,凡是被混沌光包裹住得事物都静止了下来,而且是那种绝对静止,不止是动作,就连思想和时间都停止了下来。

    我和郭灵儿的修为有限,所以混沌光笼罩的范围也有限,我猜想应该只有混沌光里面这样人才能够回到过去。

    当混沌光形成了一个闭合的光罩时,原本顺时针旋转的玉珏竟然停了下来,不过在下一秒却开始逆转了起来。

    随着玉珏的逆转,周围的环境开始变换了起来。枯死的草在变黄,然后变绿,最后变成了嫩芽一点点缩回了土里。

    腐烂的树叶变成黄色回到了光秃秃的树枝上,然后变得翠绿,再变成刚抽出的新芽。

    时空,在开始逆转了!而时间每退回一年,老人释放出的凶魂都会无声无息地显示很多!

    按照老人的设定,时空会回到七十年前,他要去干预我奶奶的人生,如果奶奶不嫁给爷爷,那我们一家人就不会存在了!

    所以我必须要想办法阻止!先前因为小狸和陈静在老人手上,我不敢轻举妄动,现在老人、小狸和陈静都已经被混沌光包裹住,她们自然不会再有危险。

    只是现在无比尴尬的是,我根本救动不了,因为我也在混沌光的包裹之内。

    时空之所以还在逆转,那是因为我和郭灵儿在为其提供能量,当然了,我们的力量只是起主导作用,真正维持玉珏运转的能量来自于天罡地煞,来自星光和那些湮灭的凶魂。

    如果要停止这一切,只要断开能量补给便可,可是说来容易,实施起来很难,最后我还是将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或许是因为我是玉珏的主导者之一,竟然让我还有一丝自由的意识,这一丝自由的一丝能够做什么呢?好像什么也做不了。我尝试着停止主导玉珏,但是失败了!

    眼看着周围的树木由黄转绿十来次了,我心中不由得大急,按照这个速度,七十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这可如何是好?”

    不知道怎么的,这个时候我背后的龙阳剑、轮回盘、判官笔和城隍印从我体内出来了,它们悬浮在我的周围不断旋转,似乎在守护我一般。

    它们出现之后,我的意识又自由了几分。原来我有一丝意识是因为这几件神器,虽然说它们比不上玉珏这种神物,但合在一起还是能够抵挡玉珏的一些威能的!

    我尝试着控制龙阳剑向玉珏斩去,以求将其分开,然而龙阳剑还没有斩下去便被弹了回来,剑锋之上还出现了一道缺口!

    我在心中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玉珏也太恐怖了,龙阳剑根本就没有办法撼动它分毫。

    时间又退了几年,这让我心急如焚,看着龙阳剑上那触目惊心的缺口,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龙阳剑无法撼动玉珏,要斩杀我自己足够了吧!”

    我是主导玉珏的人之一,只要我停止主导它,那么一切都会停下来吧!

    时间仓促,根本来不及多想,虽然我很不想死,但似乎没有其他办法。或许还有其他办法,比如说,杀了郭灵儿。郭灵儿也是玉珏的主导人之一,杀了她也会产生同样的效果!

    “杀了她,别忘了!她差点让小狸死了,你不是说要为小狸讨个公道么?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

    看着双眼紧闭的郭灵儿,我的内心突然冒出了一个无比邪恶的声音。

    “可是她是身不由己的!”

    “你不是说了,纵使她有天大的理由,也不能打伤小狸?怎么,现在你怂了?杀了她,一切都结束了,一切也都将重新开始!”

    “一切都会结束,又会重新开始么?”我喃喃自语道,龙阳剑已经对准可郭灵儿的眉心。

    “对,就是这样,狠狠地刺进去!”那个邪恶的声音怂恿道。

    “好!”

    “噗!”

    那是龙阳剑刺入人身体的声音,这声音听起来有些毛骨悚然。

    “你这笨蛋,竟然选择自杀!”那邪恶的声音歇斯底里地吼道。

    痛,钻心的痛,痛得让我有些无法呼吸。意识在渐渐模糊,但是旋转的玉珏慢慢地停了下来。

    混沌光消失了,八卦、四象也消失不见了。星图消散,天罡和地煞化作一百零八道颜色各异的光向着四面八方飞走了。

    我周围空空如也,哪里还有其他人的身影所在?他们应该是回到这一年的这一天所在的地方吧?

    虽然没能阻止老人逆转时空,但终究没能让他回到七十年前,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至少我们一家人不会消失,不是么?

    我的意思越来越模糊,最后完全没有意识了,只剩下漆黑的一片。

    “我死了么?可是不像啊,我到过阴间,哪里都是冰冷的,为什么我感觉好热,而且还好吵!”

    热原本就让人觉得烦躁,再加上很多嘈杂的声音就更令人烦躁了!最后我实在忍受不住了,想要看清楚到底是谁在说话。

    我睁开眼睛一看,我面前不知道何时有一大群人,有的人站着,有的人坐着,显得有些拥挤。

    汗味儿和各种奇怪地味道混在一起,让人很不舒服,还好窗外吹来了阵阵凉风。

    “原来只是一个梦啊!不过这个梦好像也太荒诞了吧!可是为什么却感觉这么真实呢?”我有些失落地说道。

    公共汽车行驶在有些破烂的乡道上,时不时地发生剧烈的摇晃感,这躺车通往MM镇。

    这个时候,售票阿姨正用她尖锐的声音以高八度的音调说着什么,车上的人也跟着附和,我便是被他们的声音给吵醒的。

    车停了下来,唯一的一丝凉风也没有了。细听之下我才知道,原来是有个老人上车后不买票,无论售票阿姨怎么说都无动于衷。

    售票阿姨也不敢对老人怎么样,只能让司机停下车,准备用舆论的力量逼老人下车。

    “不就是几块钱的事么?至于闹到这个地步么?”我摇了摇头说道。

    “阿姨,那位老人的车票我给他买!”我对售票阿姨招了招手说道。

    买票后,车自然继续行走了起来,那些人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不过我懒得理会他们。有些人就是这样,本来就是举手之劳的事情,他们自己不愿意做,等到别人做了又会作出一种令人作呕的姿态。

    老人得知我为他买了票之后转身向我微笑致意,当看到他的面容时,我一下子惊呆了!因为他竟然和我梦里的那个老人长得一模一样!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胸口挂着的一块石头竟然发出了光和热!我很清楚,这块石头不是我的,但是我却认识它,它的名字叫乾坤玉珏!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