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擎国 > 第九十六节、日本土包子

第九十六节、日本土包子

擎国 | 作者:梦里挣扎.QD| 更新时间:2019-09-12 11:4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以前大明朝对待这些来华朝觐的番邦使节,一般来说都用那种不屑与讥讽的眼光审视半天,然后就是一番我天朝上国如何如何的说辞,等充分的满足了虚荣心之后,就是由着对方做买卖去了。其实到了明末,来华的那些所谓使团们也大多都是商团,所谓的朝觐也就是借个名头走走形式罢了。所以这次日本正式派遣使节交换国书,才显得在这个时代难能可贵,这意味着中华朝作为一个国家正式的开始屹立于世界之中,并且引来了一直若即若离的日本前来归附。在那些传统官员的眼中,这就是日本回归藩属的表现,虽然国书里没有任何关于称臣的内容,但是这些个大国情结深重的家伙,很自然的脑补了一番万国来朝的景象。真要说起来,自打郑和舰队消失在亚洲的海洋上之后,二百年里极少有过正经的外交使团。

    再次看见藤原之后,就意味着和日本的新一轮谈判也正式开始了,毕竟平三那种商人临时顶替的“大使”实在是不给力,很多事情都要先向国内回信请示汇报,等得到答复之后再找姜田惊醒商讨,这样一来不仅浪费时间,而且也在消耗着姜田的耐心。再说拖得时间久了,谁知到德川家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莫不如快刀斩乱麻的赶紧将事情解决,所以当他看见这次的全权大使还是藤原之后,多多少少的已经相出了部分对策。

    其实姜田着急,藤原比他还着急,自己刚刚登6天津,就获得了从平三那里得来的消息,中原不仅愿意出卖武器,就是他们自己最先进的铁炮也愿意卖,只是这价格上略显昂贵。放在日本国内,能有多少大名能装备起全火器军队?恐怕就是德川家都做不到,别看他这个官员平时除了风花雪月的吟诗喝茶就没多少事情好干,但是毕竟战国时代结束了没多久,所以对火器的使用也是有所耳闻的,不说那玩意在梅雨天气使用不良,就说日常的养护与火药的消耗也是不小的花费,所以他深知对于优质的火枪来说,日本更在乎大量的钢铁刀剑,也许这些刀剑并不比那些优秀的剑师打造的名刀好,但是胜在质量统一而且价格低廉,说起来一把军官指挥刀只需要一把名品日本刀一半的银子,就能拥有。色狼曾经说过,无论是冀王还是皇帝,都对当年马匹太少没能截住多尔衮心存遗憾,不过当蒙古人见识了这些骑兵之后,直接就选择了反水。

    话题扯回来,姜田看着不少仆役们为了保持效果,还在不停的朝山石上面浇热水,于是很委婉的提出来:“刘老大人这为国操劳的节操的确为吾辈之楷模,只是这添加热水不仅费时费力,且效果不佳,晚辈正好想起当年宋徽宗大建园林,于这太湖石中放置生石灰,每当下雨之时也是烟雾弥漫蔚为仙境!”

    见多识广的刘老头一听就明白了,这个办法好啊!不仅省时省力,并且生石灰遇水同样滚烫,怎么自己就没想起来呢!也难怪皇帝对他颇为看重,这份机智若是放在当年军中,绝对算是诸葛亮一级的人物,可惜这小子晚生了几年没赶上随王伴驾,话又说回来,如果他当年真的在军中效力,此刻恐怕至少也要封侯,说不准太子见了还要称呼一声相父!咱不管刘老头是不是三国看太多了,反正他家大业大找点生石灰还不容易,于是趁着日本人还没来,就赶紧加派人手施行。还别说这真的吓到了日本人。

    虽然请贴上说是私人宴请,但是来过中国一次的藤原知道这里的习惯,有时候就是这种酒桌上才能谈出点实质问题,所以他并没有简单的当此是接风宴,随行的也不可能是平三那种上不了台面的商人,事实上这次虽然还是他为正使,但是一些看似无关紧要的侍从都是一些大名暗中派遣来的,目的除了采购军火之外,还有暗中接洽看看能否支持他们推翻德川家,尤其是以萨摩藩最为上心,他们想知道中原的新帝王对他们霸占琉球有什么反应。一大帮子日本人浩浩荡荡的开进大栅栏,虽然有外交部派出的侍卫开道,但是京城百姓还是对此指指点点,有些老家在南方的人还想起了长辈提起过的倭乱。只是后来新朝成立,不知是谁翻出了旧案,证明了倭寇虽然可恶,但是那些趁乱欺压百姓的士绅更可恶。但倭寇的名字还是能引无限联想,好在现如今的中华朝以武立国,连鞑子看见王师都要绕着走更何况小小倭寇,所以民众自然而然的就将日本使节看成是来遣使称臣的,为此还有不少说书人编排着段子说书。

    等到了地方,虽然已经被紫禁城震慑过一回,但毕竟那是中原帝王的皇宫,规模大一些、装饰豪华一些、佣人多一些、看上去吓人一些……也算是比较正常的。别说是皇宫,就是前门楼子(正阳门)的巍峨造型都能让他们心生敬畏,事实上在原本历史中一百多年后来朝见乾隆的英国人也被吓了一跳,这才想起这里是马可波罗笔下的伟大国度。但是这回只是被一个官员请吃饭,去一个非官方的酒楼而已,可一看见那俗气十足的三层高楼,这几个日本人还是能有多震惊就有多震惊,这楼阁加上那鎏金的北来顺三个大字,若是放在日本除了大名的居住的城堡之外,就没有比他更气派的。

    在主人的引导下穿房过屋,看见了后院那个曲径通幽烟雾缭绕的翠竹轩之后,这几个日本人已经从一开始的震惊变得有些麻木了,竹子虽然还有些焦黄,看上去有点名不副实。可这犹如腾云驾雾的幽静小阁太合这些喜欢精致的日本人胃口了,甚至有不少饱学的日本人在踏进这里的一刹那,就觉得日本国内那些缩龙成寸所谓的雅致简直滑稽可笑,来中原短短的几天,他们见识了太多恢弘大气的建筑,别说是庞大的北京城和紫禁城,就是位置紧要的天津卫占地面积都比他们最大的城堡大上好几圈,(看地图,现在的市中心海河边东西南北四条马路组成的方格,就是过去的天津城墙,后来被典籍更是不在话下。可是一进屋那些一看就功力深厚的字画着实吸引眼球,尤其是一副徐谓的草书,竟然有日本人看出其中的刀法奥妙!先不说这些土包子如何看着赝品大惊小怪的,就说藤原都有些吃不准将提案的用意了,他知道姜大人可算是中原最了解日本的官员,同时他也暗中打听过,别说是他和皇帝的师兄弟关系,也不提他现在是外交部副部长的职务,就说此人在艺术上的造诣也是难能可贵,更加让人惊叹的则是在新学上泰山北斗的地位,这样一个人摆出这样的排场给自己这边看,究竟是有着什么样的用意?再看自己这边,虽然已经被震撼的有点束手束脚,可一端起茶杯喝上一口,愣是有几个人完全不顾礼仪的傻愣在那里。他藤原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想当初来到中原之后仅仅是买些中等的茶叶就已经让人回味无穷,看今天的意思这茶绝对是上品,茶色和日本的抹茶虽然同样碧绿,可是这种绿色却清澈见底,喝到口中没有丝毫苦涩且回味无穷,若是形容起来就犹如一股清泉直冲脑际,整个人都觉得清明透亮,哪怕是品茶的行家藤原,都对此讶异不已。

    在赵老板那里学了些品茶皮毛的姜田也喝了一口,虽然感叹刘老头不惜血本,但是他也知道春茶还未上市,这些肯定是去年存货,与当年明前新茶相比还是有点差距的,可用来欺负这些没见识的日本人却有点浪费:“诸位难得来我中土,在下身为外交部的副部长自然要尽地主之谊,所以若是有什么想玩的想看的,大可和我直言,咱们也算是友邦近邻了,今日略备薄酒……”

    一大套寒暄的说辞下来,听得懂的自然点头称是,没听懂的在翻译之下也都略微弯腰的报以微笑,没人想在这种场合下露怯,甭管日本国内对长幼尊卑有什么规矩,汉人说得好入乡随俗嘛,今日的所见所闻他日回到国内之后,绝对算得上是越一般人的见识,哪怕吹牛都能趾高气扬的。至于所谓略备薄酒,他们也明白人家的薄酒和自己的标准相去甚远。而藤原就只有苦笑的份,这姜田给他的第一个下马威绝对是威力非凡。

    =============

    如有可能,凌晨再更一节还账。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