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擎国 > 第一百二十六节、新枪展示会

第一百二十六节、新枪展示会

擎国 | 作者:梦里挣扎.QD| 更新时间:2019-09-12 13:2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自打姜田将新枪拿到手上之后,别人还不太在意,可张韬的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那圆润的木制枪托,熟悉的拉机柄以及很明显的抛壳窗,无一不昭示着这把枪的身份,至少但从外表看上去,这就是一把在后世很常见的手动式步枪。周围那些时刻警惕着的护卫们在姜田拿到枪的那一刻起,就紧盯着这个潜在的危险,对于他们来说即便这是皇帝陛下的师弟,也不能对他掉以轻心,不过心眼贼多的刘均定马上就现了张韬的异样,他也很奇怪的看着姜田,怎么见多识广的陛下会对一把步枪如此着迷?

    姜田没让大家久等,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打开了随身携带的弹药盒,从中抽出了五颗黄澄澄的弹药,这和常见的火枪铅弹不同,这是一种通体由黄铜打造呈锥形的“铜棍”,同样是射击行家的刘均定就更奇怪了,这么沉的一颗铜疙瘩要用多少火药来打出去?不过他马上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只见姜田熟练的拉开枪栓,然后就这样一颗颗的将子弹填进枪膛,之后又合上了枪栓,压根就没有装填火药。

    张韬自始至终都没说话,只是点点头示意可以释放一些牲畜了,要知道秦汉以后汉人并没有大规模狩猎的习惯,所以这里的猎场更像是一种皇家游玩的地方,自然也没有多少危险的野兽,需要王公贵族们打猎行乐的时候,就由守候在远处的人放一些山羊、山鸡、野鹿之类的动物,于是很快大家就看见两三百米外出现了几只鹿。正常情况下,在这种距离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击中目标的,所以大家要进入状态悄悄的接近,等到了射击距离再开火。不过姜田并没有动,他缓缓的举起枪,然后调整了一下表尺照门,深吸了几口气之后就开火了……

    “砰……砰……”姜田一口气连开了五枪,这个过程之中众人从一开始的不屑转变成了极度的吃惊,五子弹打得一人高的草丛碎屑纷飞,甚至有眼力好的人都能看见草丛中子弹飞行的轨迹,显然这把步枪的确能射击三百米外的目标,这已经够让人惊讶的了,更疯狂的是每次开火,姜田都只是拉动枪栓便有一颗铜弹壳蹦落到地面,砸在地面上的小石子上出悦耳的叮当声,紧接着再将枪栓复位,竟然就可以第二次开火!在场的哪怕是文官都看出了这个匪夷所思的问题,这还是火枪的射程序吗?

    刘宝铠颇为得意的看着大家,这些人的表情和他第一次看见这种步枪开火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不过他现在也算是知**了,没被吓着也是情理之中。唯独同样是第一次观看的张韬,自始至终都没在意这把步枪的使用方法,而是盯着远处的猎物。直到姜田打完五枪,他这才摇摇头叹口气:“五子弹,一枪没打着!”

    的确,在姜田开第一枪的时候就偏离了目标,然后那几只鹿就受到了惊吓夺路飞奔,这下姜田就更打不着了。不过对于一名文官来说,枪法就算更烂一些也没有关系。相反像他这样能连开五枪而没被巨大的噪音吓到,更没有因为后坐力而掉下马的人也算是有些胆识了。

    没等姜田对自己的战果感到惋惜,张韬就伸手拿过这把枪观看起来。并且还拉开枪栓检查了一下枪膛:“推进药还是用火药,这么浓的烟……而且你这枪管的膛线也够糙的,难怪子弹乱飞呢,抛壳窗做的也不到位,弹壳不是朝着斜前方弹出,空枪有点沉,不太利于长途行军啊……”

    看着皇上如此熟练的检查这支新枪,刘均定从震惊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为什么皇帝对强悍的出想象的步枪反应竟然如此平淡?那就是这枪一定也跟皇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说不定又是那个神秘的帝师当年搞过的,所以陛下才对这种新枪了如指掌。再说听见了皇帝报出那一条条自己听过或没听过的专业术语,估计这师兄弟俩人早就在私下里交流了很长时间了。看着皇帝把玩着新枪,却将这种强悍的连射步枪批驳的体无完肤,作为主要研究人员的宋懿的小脸憋得通红,本能的想替这划时代的武器辩护几句,可是转眼看见自己那伟大的导师,新枪的设计者姜田姜太保丝毫不以为忤,反而是乐呵呵的等着皇帝表意见,所以他只好忍住了没敢逾越自己的身份。队伍中的宋老头微微的点点头,看见自己这孙子没有冲动,他还是很欣慰的。

    “好了……被你说的一无是处。”姜田还是乐呵呵的没有一点生气或愤怒的样子,伸手驱赶了一下尚未消散的硝烟,这不是因为他的涵养好,或是惧怕于张韬的身份,而是他很清楚自己的作品更像是一种概念性的模型,的确并不能当成完善的工程样品,所以他转身又抽出五子弹递到了张韬手中:“我的枪法臭,您来示范一下?”

    一直不敢逾越身份的冀王本来只是跟随在皇帝身边,可是当他看见这把枪霸道的射之后,他的瞳孔本能的一阵收缩,犹如看见了一件绝世神兵,似乎掌握了这项技术就能扫平环宇统一官其实也看得出来这一枪真的精彩绝伦,至于军官们就更加清楚这枪法究竟好在什么地方。几名侍卫连忙打马飞奔过去,然后拎回一只鸭子的尸体跑了回来:“启禀陛下,此鸟……”

    众人一看皆是再次吃惊,这颗子弹不偏不倚正好打中鸭子的肚子,按说这枪法和射中大雁眼睛的百步穿杨箭相比并不出彩,但是看那鸭子完全被炸碎的胸膛,以及贯穿全身的大洞,均是对这枪的威力倒吸了一口冷气。姜田也探头看了看,然后颇为遗憾的对张韬说:“陛下,因为时间仓促,微臣的主要精力用在了其它地方,所以对弹头的选型没有太多的关注,而且因为推进剂还是**,所以枪口初不是太高,是以这枪的威力偏弱,若是能研制出无烟火药应该还有所改观。”

    他说的东西可能别人听不懂,但是抱怨威力小的涣民族不掌握火器技术,就只剩下了被屠杀的份。

    就在众人还胡思乱想的时候,张韬却问出了最为关键的一个问题:“这枪造价几何?”

    一提起成本,本来还有些飘飘然的姜田立马就耷拉脑袋了,不止是他连清楚内幕的宋懿都自觉的低下了头,然后就看姜田扭捏着讪笑了一声:“单单是枪……只要两千两银子!就是子弹贵了点,不算花费的工夫,一颗也要一两银子的成本!”

    “啊!”张乾终于忍不住了,如果刚才是垂涎于此枪时还能忍住不失态,但听到一把枪要二千两银子,而一颗子弹也要一两的时候,他已经顾不上保持一个王爷的仪态了:“怎会如此昂贵?”

    看着一个个目瞪口呆的大臣,张韬倒是显得很淡定:“朕早就猜到了,你这里的弹簧与底火都是手工打造吧?根本无法大规模生产,更别说使用这种子弹要费多少黄铜。不过我就是奇怪你怎么造出**的?”

    一说起技术问题,姜田可就来了精神:“这底火不是**的,而是用磷做的。还记得我以前为投弹兵研制的可重复利用的火柴吗?把引火剂与氧化剂同摩擦剂凑在一起,用力击打之后就能火,火率高于现在的燧枪,但还是低于火绳枪,同时因为**没法变化,所以烟率和装药量都下不来。”

    张韬点了点头,身为一名前pLa军人,他对于枪械可算是了如指掌,眼前这把枪论工艺与性能甚至无法和二战的老古董相比,可就是这么一把枪,在这个时代却不能大规模量产:“其实这枪与诸位爱卿胯下的马匹一样,都不是短时间能大量获取的,看来这北伐还不到时候啊……”

    姜田听出了他的无奈,不过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就算自己能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提升工业实力,也只是为士兵提供了武器而已。但是对付北边的游牧民族,甚至是不久的将来对付哥萨克骑兵,单靠一把好枪是不能解决问题的,部队机动力的关键在于牲畜的拥有量,无论是追击还是运输,马匹都不可或缺,就说自己骑的这匹马,明显不同于寻常的蒙古马,不仅身量高大,而且即使听见了火枪在耳边炸响,它们都没有显出任何惊慌的样子。可见这都是受过精心训练的宝马良驹。

    冀王从皇帝手中接过了新枪,爱不释手的把玩了一番,然后学着别人的样子也将子弹上膛,不过因为他们一直没有移动,所以周边的动物早就被吓跑了,他就只是瞄准着二百多米外的一株树木扣动了扳机,视力好的人其实已经看见了树皮炸裂的碎屑,也就是说这枪的确有着乎寻常的射程。可是又一想到它的造价,张乾就只能摇摇头:“不知姜卿可否造些便宜的,哪怕只是能击中这二百米外的大树也好?”

    降低性能来压缩成本,这在后世武器采购也算是很常见的,更何况是中华朝这种拥兵百万的大订单,若是真能替部队换装,那科学院能瞬间扭亏为盈摆脱靠行政补贴来运作的尴尬境地。所以姜田早就想到了这种情况,他断定性能优异的弹仓式栓动步枪不可能大规模列装,真要是给全部的士兵换用这种枪,那么国家财政也能瞬间破产。之所以还造出这种越了时代的东西,其实是他要展示给众人的一张名片,好让那些没事喜欢找茬的文官们知道自己的能耐。

    伺候在旁的刘宝铠一听冀王问,他就不等姜田示意马上又从枪套中抽出了另一只枪,众人一看就现这把枪比前一支要笨重许多,尤其是机匣部位明显的厚重了一些,姜田接过枪再次介绍到:“翻转弹仓式单步枪!使用特制的纸壳定装弹药,射程与威力不在弹仓步枪之下,射偏慢且弹仓连续射击二十次后需要更换。”

    这把枪的结构就简单多了,全枪只用到一根螺旋弹簧,射击的时候还是靠拉机柄打开机匣,然后类似加厚大弹壳一样的弹仓自动翻转出来,射手需要将特制的底火和一种定装的纸壳子弹分别放在这个大弹壳里,接着要推弹上膛,然后剩下的事情就是瞄准击。这套流程比刚才要费事不少,可是和现有的火枪相比也算是简化了许多,尤其是定装子弹与底火的出现,使得射击动作更加规范也能保证射手的威力一致,每次上膛也不用将枪口调转回来重新装填,如果没有一开始那支枪,众人都会认为这就已经是颠覆传统火器使用规范的武器了。

    这次张韬没再试验新武器,可能他觉得那个翻转式弹仓不太保险,所以就找了几个侍卫用原先的火枪和这枪做对比,一番射击下来,新枪平均开火三次,旧枪才能射击一次,而且无论威力还是射程都无法和新枪相比。

    “后膛还是有些气密不足,不过已经算是不错了。”张韬还是习惯性的点评了一下:“说说吧,这枪卖多少钱啊?”

    姜田微微一笑:“因为弹簧用的少,而且很多部件都是消耗品,若是能大量装备,则能控制在七百两银子一把!”

    周围的人听了还是不自觉的摇了摇头,远的不说,单单是京营的禁军与常备军就有十几万人,若是全部更换此枪,那就是一万万两白银!折合成国家财政收入需要五年才能堵上这个窟窿!

    这回姜田也不等别人压价,很自觉地就又掏出一把火枪:“您要是还嫌贵,那就只好用这种东西了……”

    张韬定睛一看,从枪身上分辨这就是一把前装火枪,但是他知道姜田绝对不会随便糊弄自己便问道:“这枪又有什么说道?”

    “这是一支前装线膛火帽步枪,最大的特点是依旧使用纸壳定装弹,装填度慢于前两种步枪,却在射程和威力上保持持平←自己的嫡系部队换上威力最大的弹仓式步枪,可是那高昂的费用,以及同样昂贵的子弹让人望而怯步,他要是腆着脸要求换装,别说是自己哥哥不同意,就是这些朝臣也都不答应。可是选择性能最差的米尼步枪吧……自己又心有不甘。

    就在冀王还在纠结的时候,张韬却毫不犹豫的拍了板:“近一二十年里这米尼步枪就已经独步天下,朕决定就装备这种枪了,但是那翻转弹仓的型号也可以小批量生产一些,用来装备精锐部队,毕竟两种子弹还是通用的,至于你那栓动的型号嘛……暂时留作技术储备吧!”

    =========

    声明:因为本人原有账号丢失,起点拒绝密码找回,所以注册新用户名称,但因级别不足暂时无法在书评区言,敬请见谅。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