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擎国 > 第二百零九节、改革是与非

第二百零九节、改革是与非

擎国 | 作者:梦里挣扎.QD| 更新时间:2019-09-12 18:0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火灾的种类大致可以分为:固体火灾、液体火灾、气体火灾……”

    许久没有亲自讲课姜田,在春节刚过便召集海军研究院的高级研究员们,在北京自己的私塾里接受培训,主要讲解船舶设计中防火、灭火的相关内容,但他自己也不是船舶设计专业出身,再加上这年头的船只还都是用可燃材料建造的,所以他只能用半臀渲校ㄒ豢梢晕匏肪宓目醋疟鹑顺龀蟮模簿椭挥薪镆蝗肆耍耸彼驳娜肥峭嫖兜纳ㄊ幼糯蟮钌系馁蛸蛑罟R嫡獍锕僭泵且舱媸谴赖每梢裕亲苁亲宰鞔厦鞯囊晕实鄱际巧倒稀⒚壮妫约嚎梢粤贤称凵下飨拢滞烫煜碌拿裰窀唷C康彼腔俚粢桓龀螅伎梢越龉暮诠痈龉约涸蚧桓龀⒒桓龌实奂绦br />
    就算这帮人里真的有按照圣贤书上的教诲治国的,绝大多数都挺不过糖衣炮弹的腐蚀最后变成其中的一员。剩下的极少数要么是妥协于现实在夹缝中生存下去,要么就是被这帮人踩在脚下永世不得翻身。远的不说,整个明朝不是也只出现了一个海瑞吗?

    回到这朝堂之上,姜田的确是很轻松的扫视着这些官员们,非要说儒家思想有什么问题的话,那就是孔子太过信任官员的学识与道德能划等号,更是过分的宣讲亲亲上恩,你看这些儒家弟子们可不就是遵从孔圣的教导,先顾及小家,再考虑大家,如果小家的利益与大家发生了冲突,那么按照孔夫子的教导,自然是自己的利益更重要,想当年儒道法墨四家在春秋论坛上大吵架的时候,儒家的假仁假义不止一次被批的体无完肤无法反驳,至于什么忠孝不能两全,这只是几百年后打的一个补丁而已。

    张韬和姜田虽然并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但是却因为相同的社会思想体系而有一种共同语言,那就是在老家的朝廷不停宣讲的舍小家顾大家,别看有不少人站出来强烈反对这一说法,但是多灾多难的祖国一次次用血的教训告诉我们,没有了大家,小家是根本保不住的。

    其实如此浅显的道理是这些儒家子弟想不明白吗?还不是因为贪婪与自私使他们根本顾不上思考这个问题,看看前明北京城的大小官员们,自以为死了一个崇祯,自己就能抱着一堆银子过小日子,结果崇祯杀不了的满朝贪官,大多都死在了李自成手里,他们从明朝这副枯骨身上刮拭下来的血肉,都成了自己的催命符而被农民军的各个军头们争相朵颐,可笑吗?

    由此可见,深刻了解历史以及见过不一样的社会之后,张韬的愤怒与姜田的冷漠是多么的相辅相成,他们都已经对这个官僚体系以及延续了两千年的儒家,再也不会抱有一丝的希望。难怪自己的老家要发动WG,可这真的是儒家的错吗?不是,错的是人性的贪婪,以及生产力无法满足最低社会需要的这两个硬伤,这两个问题解决不了,任何一个主义或是思想,都会殊途同归的走向灭亡。

    不可避免的,一份长长的贪官名单被公布了出来,随着每一个名字被念出来,不少人已经是两股战战几欲晕厥,哪怕是地位超然的冀王此刻也不禁流下了冷汗,因为这份名单之中,不仅有传统意义上的旧官吏,还有不少人是帝党的新派官员。

    秉承着不动则已、动则势若雷霆的军事思想,张韬在掌握充分的证据与完整的犯罪链条前,是不会有任何表示的。这一点身为亲弟弟的冀王很清楚,但是他没想到张韬竟然调查的如此充分,哪怕只是在朝廷上为这帮人背书遮掩的,收过什么好处又做过什么样的承诺都查的一清二楚!

    自打皇帝提出在北直隶搞经济改革试点的时候,新旧两派官员在看到姜田反对无效之后,都已经明白皇帝是势在必行,没有任何的商量余地。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这其实是一个侵吞国有资产的好机会,既然土地的所有权被国家赎买,那么土地上的农民就都成了国家的佃户,他们作为朝廷派驻到北直隶这个大皇庄的官家,替张韬收完应缴的租子之后嘛……都是大地主,谁还没有点盘剥佃农的心得?

    于是本应势不两立的两派,在巨额的利润面前,立马冰释前嫌联手布好了局,反正只要到年头凑足应该上缴的公粮和税收,让皇帝的面子上过得去,至于接下来他们会怎样剥削那些贱民,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一件事,更何况就算是出了纰漏,只要皇帝面子挂不住,不敢承认自己改革失败,那还不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涛声依旧!

    自以为猜透了帝王心术的这帮人,开始了肆无忌惮的表演,而张韬为了收集旧势力反@动证据,同时也是为了保障前线的作战稳定,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制止他们,这也使得对方做出了误判,以为自己算无遗策奸计得逞,甚至串联了朝中多位重臣,大肆鼓吹改革的成果,好为了向天下推广这一政策做准备。

    姜田瞥了一眼悄然出现在朝臣身后的御林军,以及顶盔掼甲全套装备的刘老头,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冀王用眼角的余光瞅了瞅他的动作,又恢复到了老僧入定的神态。至于那些在大殿上被叫到名字的官员,根本连申辩的机会都没有,便会被两个侍卫拖下去。

    直到名单念完,朝堂上连文带武少了三分之一,这场堪比洪武四大案之一的“空印案”,并且与之异曲同工的“改革案”才算是拉开了大幕,而远没有达到结案的地步。事到如今看着大殿上剩下的三分之二,张韬照例要痛心疾首一番。

    “你们扪心自问,自本朝开国以来,朕可像前明那般苛待于你们?官员俸禄涨了几倍有余,你们不思报效国家服务万民,却依旧要为了一己私利置国家安危于不顾,那就休怪朕无情了。”

    这几句晃浯蟪济牵芍缘母械搅艘恢侄钥拐錾缁岬奈蘖Ω校骸敖袢胀愕群米晕裘挥衅渌虑椋痛松⒊桑 br />
    就在他刚说完这句话,站班的还没有按照惯例喊出“圣上有旨,有本早奏无本退朝……”,就只见姜田向前迈出一步高喊了一句:“臣,有事启奏!”

    本以为躲过了今天这一劫的大臣们,无不惊愕的看着他,就连冀王都无法再保持形象,扭过头看着走上御道的姜田。

    张韬见自己这老乡又要作妖,却也只能和颜悦色的说:“贤弟有何事要奏?若是想为那些败类求情,就不必开口了!”

    “陛下!”姜田只是抱拳作揖并没有下跪:“贪污腐败、滥用职权、欺下瞒上,只要证据确凿他们就应依法惩处。”

    “那你有什么事情?”

    “臣想问的是,贪官好杀,若是天下官员前赴后继皆以贪污腐败为能事杀之不绝,又当如何?”

    他这一说,别说是张韬吃了一惊,就是其他官员也是瞬间一个头两个大,心里埋怨姜田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

    张韬坐在龙椅上身子微微向后一倾,微眯起眼睛盯着姜田:“那依贤弟的意思,是留着他们好让别的贪官无法上位喽?”

    “微臣并无此意,只是微臣阅读史书发现,历朝历代贪官不绝于史,皆因监察失灵权利无从制约所致,甚至往往御史言官之类的检查机构反为结党营私之爪牙,如前明东林之流,御史台成了朋党攻击政敌,党同伐异的走狗!可见若不能将权利关进笼子里,今日之事必将重演!”

    他这几句晃涠嘉锬罅艘话押梗鹿芙笕艘郧笆悄母雠上档模凑瘴娜说拇常飧鲋毖愿亿傻娘3贾闶鞘荡蚴档穆湎铝耍灰笕送裉烀凰溃煜碌亩潦槿硕嫉酶阈锤觥胺弊郑br />
    “好!好!很好!”张韬豁然站起,习惯性的要找点东西扔向姜田,一眼瞧见了旁边的刘宝铠,疾走两步就要抽出他腰中的佩刀,十分了解皇帝的刘老头不等他走过来,也不顾甲胄勒身,急忙趴倒在地:“陛下三思!”

    张韬被这个忠心耿耿的老将搞的呆愣了一秒,又回头看着依旧昂首站立的姜田,只能愤恨的一跺脚,转身走出了大殿。

    没有人喊退朝,全套的仪仗早就追着皇帝的脚步退了出去,大家伙依旧被眼前的事情搞得不知所措,直到冀王轻轻的咳了一声,向大臣们摆了摆手算是退朝。冀王本想待人走光了和姜田好好聊聊,却不成想他姜大人竟然还是轻轻的摇了摇头,旁若无人的径自走了。

    在场的官员们自然是主动的分成两列,为他闪出一条路来,目送着这位幸进之臣华丽的转身,成为了忠臣录中必须大书特书的传奇人物。至于京城官场之中如何掀起新一轮的风暴,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派系之间相互争夺那么简单了。

    大家都知道当今这位天子在大多数时候都是平易近人的,但是一旦涉及到了政治立场问题,这位皇帝却又是毫不留情的,尤其是对不同政见者,你要是能言之有物也还罢了,若只是过去那种为了反对而反对,或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而反对,那等待这个人的一定是严酷的打击。

    所以这次大家都在等着看张皇帝的笑话,反对你的不是别人正是你一直器重的师弟,而且这还是一个很难找出大是大非问题的能臣,你张皇帝是捏着鼻子认了,还是一视同仁的将你这个师弟也列入黑名单?当然这期间也有不少落井下石的上书弹劾姜田,更有“聪明的”组织了一帮缺心眼的读书人准备串联声援反对改革,大有火上浇油借机整死姜田的意味。

    而处于风暴中心的姜大人则完全没有惹了大祸的自觉,如果不是因为民俗中正月里不能结婚,他现在可能已经和孟大丫正式拜堂成亲了,虽然婚期定在了农历二月份,但是现在的姜府上下都已经正式接受了孟大丫晋升为大太太,原本还半遮半掩的妾位之争,迅速演变成以“团结在夫人为核心的领导周边,坚持防止外边的骚@狐@狸进门的斗争路线不动摇……”

    对于自己后院这点事,姜田保持了一种视而不见的平常心,他不是不想站出来澄清一下自己的婚姻观念,而是孟大丫的一句话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女人的事就让女人自己去办,老爷您只要想好晚上睡在谁的房里就行了!”

    这让姜田再次刷新了自己对孟大丫的认识,并且由衷的感叹:“姐,您不用这样委曲求全!”

    结果孟大丫很直白的回了他一句:“你要真是个见色心喜的下流胚子,床上就不止清幽姐妹这俩人了,可谁也挡不住外边的骚蹄子诓骗你这个老实人,好在府里的姐妹们进门时都不曾想你会有今天,也就不怕她们带了别的心思,再说她们学了全挂子伺候人的本事,也省得你眼馋外边的野花!”

    被孟大丫真实性格彻底震惊的姜田仔细一琢磨,自己这表姐还真是人不可貌相,通过向其他女人默许侍妾的地位,换得了这些人实际上的支持,又利用这些人身份“单纯”的特点排除了可能的政治对手,向她们暗示可以用正常的手段争宠,则破坏了这些人结成统一阵线的可能性,更不会因为自己不能转正而憎恨她,反正机会给你们了,能不能被老爷看上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最后还向丈夫表达了自己不会妒忌的胸怀,从而得到了丈夫的尊重,并确保了政治地位不动摇,可以说哪怕她生不出儿子来,这姜府的后院都会永远被其掌握在股掌之中。

    越想越是心惊肉跳的姜田只能感叹道:“表姐呀表姐,你这份心机要是去当官,我就是被你卖了还帮你数钱呢!”

    可就在这时,姜田在大朝会上得罪皇帝的事情也传了出来,虽然他在家里依旧如故,一点都没有胆战心惊的意思,可后院的这些人不免生出了其他的心思。刚刚接掌后院没多久的孟大丫,自然是将很多人的小动作看在了眼里,可她什么也没说。

    与姜府这种暗流涌动的平静不同,院墙外边可早就沸反盈天了,一群群或是收了好处,或是利益所致的人在街头巷尾、茶肆酒楼,大肆宣讲姜大人如何在金銮殿上痛斥皇帝的错误,以至于皇帝张口结舌竟不能答,最后只得掩面遁入后宫!由此证明了皇帝的改革是错误的,国家应该回到以前的道路上去……

    这种眼中扰乱社会舆论的行为,自然在第一时间就成了刚成立不久的北京警察局的打击对象。却也没有阻碍流言在各种版本的演化下,传的街头巷尾人人皆知。而皇宫之中越是沉默就越是坐实了事情的真实性,这场舆论争夺战似乎开始呈现一边倒的态势。就连姜田都觉得奇怪,传统文官势力在多次打击下,竟然还能纠集这么强大的力量用来发动舆论战!

    就在各种势力暗中较劲准备大战一场的时候,随着姜府门前传来的一声公鸭嗓,而到达了@高@潮

    “圣旨到……姜田接旨……”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