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擎国 > 第二百一十五节、天下读书人

第二百一十五节、天下读书人

擎国 | 作者:梦里挣扎.QD| 更新时间:2019-09-12 18:5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从人品的角度来讲,姜田肯定是高于这个时代很多文人的,尤其是他思想中已经根深蒂固的平等观念,比某些嘴上喊着有教无类却又将人分成三六九等的“饱学鸿儒”要好得多,但又不同于墨家的兼爱,他还是能分个敌我亲疏的。

    所以很多人搞不清楚姜大人究竟是个什么路数,也就很难预测他接下来要干什么,这让很多想抓他小辫子的人有点跟不上节奏,这不刚搞了一个大新闻,竟然和一群商人对半筑城!虽说因为满清没能坐稳了江山,历史书上也就没有了老朱家的各种奇闻轶事,没了沈万三的各种野史,也就让姜大人招商引资的行为很是惹眼。

    就在有些人正准备摩拳擦掌,寻找着新的机会。姜田却很自然的上书张皇帝,详细的说明了自己的招商计划,以及相应的资金筹备情况,并附上了后期规划、城市功能区设计、资金及人才引进方案,还有为了实现这些需要什么样的配套制度与设施,宛如后世各大公司常见的项目展望报告。

    这么多的内容当然不是一本奏折所能描绘的,于是姜大人拿出了上辈子做各种方案的本事,利用海军研究院的学生们,人肉做出PPT一样的一本图册,堪称是图文并茂、内容详实,据说在朝会上传阅了一圈之后,就连有意刁难的人都不免生出叹为观止的感觉。

    从目录到各种分析图表,都不是传统文人所能掌握的,整个计划的细致程度也不是他们以钦拢芙崞鹄淳褪侨寮业刂鹘准侗环铣奶厝ü啵倘擞胧止ひ嫡咛嵘牡匚还摺br />
    好在本来张韬就发布过很多废除特权的政令,华北地区原先的地主阶级又被两轮兵灾给清洗了一遍,少数幸存的中小地主与士人阶层,刚想煽动闹事主力的年轻读书人们,却发现本该站在自己这边的秀才、童生们,大多被衙门里张贴的招聘启事给吸引了过去。

    这个时代的读书人,从比例上来讲,大多数都不是富贵人家出身。虽然也不是赤贫,毕竟真正意义上的贫民家庭无法承担一个脱产人员的学业,但生活窘迫的还是居多。尤其是本朝还停发了本就不多的廪米,那些秀才们当务之急就是找一个体面的工作来糊口。现在姜田告诉他们,只要有功名在身,就能参加公务员突击培训班,考试合格了不仅能获得书吏之类的职位,还有可能一路升迁当个官员。实在不行还能在官学里做个先生,拿份旱涝保收的钱粮。

    也许这个告示在以前根本就没人理会,还有可能被人骂做有辱斯文。但是如今国家的科考已经换了章程,前明的秀才们没有一丁点信心能考上新的举人。也就是说原先靠人之所以要和你对着干,并不是因为什么大义凛然的理由,只是因为你挡了他们的利益而已。当初骂张韬武人干政时是这样的,后来骂张韬土改时是这样的,改革科举时是这样的,惩@治贪官时还是这样的←,但现实是残酷的,直到他24岁那年也没考上秀才。

    他父亲从希冀中逐渐变得失望,可能林家就真的没有读书的苗子,好在林家祖上也是出过做官的,留下了一片土地给后世的子孙,到了林老爷子手里也还剩下几十亩,每年收的租子勉强够他耕读传家的。但随着小冰河的到来,收成一年不如一年,他们这种小地主也得节衣缩食,林逸那时总幻想着要是哪天能金榜得中,就能改变这种紧巴巴的日子。

    结果金榜题名没等来,却等来了满清一次次南下劫掠,在这期间首先是父母熬不住兵灾过世了,家里的家当也都被抢夺一空,就连刚出生的小儿子也死在了兵荒马乱之中,他和妻子带着仅剩的大女儿看着满目疮痍的家欲哭无泪。

    就在这时,张韬带兵路过天津卫,他至今都还记得那支像叫花子一般的军队,如果没人指出来,根本就分不清谁是军官谁是士兵,就是这样一支军队,本来想进城修整却被当时的指挥使拒绝了,周边的村子里没来得及跑进县城的人,都担心这群官兵会打劫村子杀良冒功,但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这群官兵驻扎到村子里之后,不仅没抢百姓的钱粮,反倒是公平买卖,没事还帮着挑水、修房子,他们每次出征还都必有斩获,虽说死伤也不少,但慢慢地老百姓也不再害怕他们,甚至渐渐地有人传说这是老天爷让岳武穆下凡来救民于水火。

    林逸作为儒家弟子,是不相信岳飞下凡这种事情的,但他早已不是个死读书的书呆子,深知每逢乱世必出英雄,但英雄也有可能气短,想想岳飞当初是怎么死的,这支军队的功劳越大,就越是被人嫉恨,所以张韬打出招兵的旗号时,他虽然很心动,却没有同刘家那样毅然决然的投效。

    不能不说他犯了文人共有的毛病,那就是瞧不起这群只知道打杀的丘八,但他也有冠冕堂皇的理由,什么家中还有妻女需要照顾啦,祖宗留下的土地还在,毕竟传宗接代的任务也很重要啦……之类的,也没容他想太多,张韬只是这里的匆匆过客。

    就在张韬经历人生的大起大落最终被贬职之后,林逸老家则因为人口流失严重,许多佃户已经死的死逃的逃,这个白面书生不得已操起锄头开始自力更生的时候,李自成进了北京城。

    后面的事情不用猜也知道了,好在他这个地主已经穷困潦倒,没什么好抢的,闯军的目标是城里的那些大人物,他则冷漠的看着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在声嘶力竭的求饶。每逢朝代交替的时候,这已经成为了必然发生的戏码,他甚至还有一丝快感,并且庆幸自己当初没能考取功名,只是张韬这时又出现了。

    因为曾在这里打过游击,也有一定的群众基础,救出太子和公主的一行人临时在这里落脚,看着那些眼巴巴瞅着自己的乡亲们,未来的张皇帝只说了一句话:“跑!向南方跑,能跑多远跑多远,最好跑过长江!”

    这次林逸没有犹豫,只是他自作聪明的没有向南跑,反倒是向西南跑,他觉得北京没有了,那么闯军肯定要南下去打南京,就算过了长江也还是战乱之地,如果是西南方向,那里早就被闯军洗劫过,应该没有什么重兵把守。

    站在结果的角度来看,林逸为自己的小聪明付出了昂贵的代价,发妻死于乱军之中,仅剩的一个女儿也被他自己亲手卖给了人贩子,就这样一个原本的白面书生,在一路逃难之后,当去年再次回到家乡的时候,已经没人能认出他来了,蓬头垢面已经不足以形容他的惨样。

    衙门里幸存的一个书吏江为清原本是他的同窗,但是当他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位,头发如同破毛毡一般布满了泥土和硬痂,粗糙灰败的脸上满是刀砍斧刻般的皱纹,一席破衣不仅和自己的头发同色,而且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窟窿,露出同样是灰土色污垢厚重的皮肤,至于脚上的鞋则根本没有。

    就是这幅尊容的林逸,小心翼翼掏出一个小布包,里边有一张破损不堪的地契,这是他最后的希望,也是支撑着让他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好在这个同窗跟他还算是有点交情,先是把他拉走洗刷干净,换上一身虽然打着补丁但至少也还整洁的衣服,最后又让他灌下一碗热面汤,这才聊起了他家的土地。

    他家的地,因为位置还不错,先是被满清划给了有功的旗人,但北伐时被打跑了,后来明廷大封有功之臣,这块无主之地便又封赏给了别人,再后来张皇帝改朝换代,这块地再次易主,被没收做了皇庄,现在刚刚给佃了出去……

    林逸默然的听完,眼睛中的光芒渐渐消退,其实他在拿出那张地契的时候就做好了被打出衙门的心理准备,现在不过是让他刚刚燃起的一点希望又破灭了而已,林逸心想人不能总和命争,自己当初一错再错,这才有了今日之局,如果说土地在某个人手中,他还有一点打官司的决心,可现在是皇家的庄园,自己怎么争?想到已经去世的妻子和被自己卖掉的女儿,他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江为清仔细留意着林逸的表情,然后若有似无的说了一句:“不过也不是没有转机!”

    这句话让原本已经神游天外的林逸又活了过来,但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慷慨激昂总觉得自己怀才不遇的小童生,不说能做到宠辱不惊,至少也是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于是他抬眼轻瞄着对方,同样是轻轻的问了一句:“什么……转机?”

    江为清把他的表情看在眼里,然后似乎是感慨着世事无常,缓缓的说道:“兄台也知道,小弟我当年也是屡试不第,最后在下认命了,大明复国之后不再想着出人头地,正好衙门里到处都缺人,我便甘心来此当个小吏,但想起那些已逝的同窗,我已经很知足了……”

    林逸虽然很想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要回自己的土地,但是现在他只能耐着性子听下去。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