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七十年代喜当娘 > 第三百九十七章 皇天不负有心人

第三百九十七章 皇天不负有心人

七十年代喜当娘 | 作者:温泉| 更新时间:2019-11-26 13:1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当见到殷余时,沈玲龙想她没找错。

    但她宁愿自己找错了。

    作为见证过殷余辉煌岁月的人,看到此时这个酗酒,躺在高高的草堆上,翘着腿,说梦话的男人,沈玲龙撇了撇嘴,有点儿想转身就走。

    然那黑黢黢的小孩嗓门贼大,才到稻草堆附近,那就是一声吼道:“爹!给你送好吃好喝的人来了!”

    沈玲龙:“???”

    旁边的仲蓉听了,也是忍不住问沈玲龙:“沈姨,你真要给他们送吃的送喝的啊?”

    沈玲龙皮笑肉不笑,压着嗓子说:“我给他送社会的毒打。”

    仲蓉瞧着头皮发麻,很识趣的闭了嘴。

    遭受过沈玲龙语言毒打的仲蓉,心中默默同情从草堆里,拎着酒瓶坐起来的男人,同时心里还暗戳戳的有些高兴,毕竟看别人遭受自己曾经遭受的事儿,还是挺痛快的。

    在哪黑黢黢小孩的指引下,头发乱成鸡窝,满脸沧桑倦容的黑皮小哥与沈玲龙对上了视线。

    他顿了一下,没有从草堆里下来,而是居高临下的看着沈玲龙,有些傲慢道:“小姑娘,你家大人呢?你这种做不得主的人还是别过来浪费我的时间了。”

    沈玲龙原本还把他当个前辈,毕竟上辈子殷余是比沈玲龙大个二十岁的。

    可现在,仰头看年轻了近五十岁的殷余,还和日后稳重天差地别的殷余,沈玲龙陷入了沉默,是一丁点儿敬重都没有了。

    甚至在想当初的殷余还真是美化了曾经的自己,这哪里只是年少轻狂啊?

    这分明是脑子有病。

    完全不晓得什么叫做谦逊。

    要不是知道殷余日后的作为,沈玲龙觉得收到他信的人,只是无视他都是轻的了,就她现在,手痒得想让他受一受社会的毒打。

    但一直回想着曾经殷余的辉煌,沈玲龙深吸一口气,仰头同殷余说:“今天,你不走下来跟我好好说话,我保证未来十年,没有人会搭理你寄出去那些脑子有病的信,夸夸其谈,做白日梦的信。”

    殷余脸色沉了下来,用坚定的信念,盲目的自信,极其倔强的说:“那不是夸夸其谈,我写的都是真的!”

    沈玲龙说:“可你没有证据,甚至你没上过学。”

    在现实的沉重一击下,殷余屈服了,从草堆上跳下来,三步作两步到沈玲龙跟前,满身酒味,满腔怀才不遇的悲愤说:“我自己学的!我流浪过无数战场,我向无数英烈学习过,也跟随过国外的传道士。”

    有些人,生来就是为某些事儿而活着。

    沈玲龙知道,殷余是个天才,为武器而生的天才。

    但怀才不遇,让他到了整整四十岁,才真正的绽放光彩。

    他不是大器晚成,而是没有伯乐的千里马。

    沈玲龙知道殷余的时候,殷余已经八十多了,而如今的殷余,也三十岁了。

    即便此时此刻的殷余,脏如流浪汉,满身酒气,但眉目间的光彩告诉沈玲龙,这就是殷余。

    沈玲龙笑了起来。

    她陈述一个事实:“可你依旧不确定,你将你的异想天开写出来,却没能够弄出真实的数据,你知道你缺少什么,所以你寻求帮助,你想要学到更多。”

    殷余不讲话,因为沈玲龙说在了他的心坎上。

    在殷余沉默之际,沈玲龙说:“不过我信你。”

    殷余一怔,诧异的看着沈玲龙,虽然他一直希望别人相信他,给他一个机会,但并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个年轻的丫头,相信他的异想天开。

    他诧异,沈玲龙却信誓旦旦:“我给你机会,我让你去学习,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机会近在咫尺。

    若是二十几岁,刚有雄心壮志得殷余,会骄傲不已的说凭什么,可现在的殷余,被怀才不遇这么一座大山压得太久了。

    沉思不过五秒,殷余便是一口答应道:“好,但我要去苏联。”

    沈玲龙露出了微笑,问:“你一个人?”

    殷余想了一下说:“是,我一个人,所以你得帮我照顾我儿子。”

    说完把那黑小子往沈玲龙跟前一推,七八岁的黑小子一点儿也不认生,盯着沈玲龙问:“你家有好吃的吗?”

    “……”沈玲龙瞥了这小子一眼,深吸一口气道,“这真是你儿子?亲生的?”

    殷余说:“是啊,亲生的。”

    沈玲龙复问:“你确定?”

    她神色之中,尽是怀疑。

    殷余撇了撇嘴说:“捡的,是个孤儿,给他两口吃的,我就是他爹了,以后可是要老子抱照片的。”

    说完一巴掌拍在了小孩背上,殷余说:“瞧你这样,现在也是不肯告诉我,到底要我给你做啥,等你啥时候肯说了,就带我儿子来换。”

    沈玲龙看了这巴不得跟自己走的黑小子一眼,说:“你可做梦吧,第一这孩子根本就不是你亲生的,你巴不得甩掉吧?”

    殷余讪讪撇嘴,没讲话。

    倒是这黑小子,习以为常,没有一点儿难过。

    沈玲龙微微一笑道:“其实我要你做的很简单,活着,成功,问鼎顶峰,然后回报国家。”

    祖国存在人才了,还需要肖家这个外援?

    殷余狐疑的看着沈玲龙:“你这个要求,跟我送钱有什么区别?”

    沈玲龙道:“随便你怎么想,我送你去你想去的地方,给你钱,你实现你信上所写的内容就可以了。”

    讲完她看了看这黑小子,沈玲龙有点儿不大情愿道:“你这便宜儿子,我也给你养着,成功你就是万人敬仰,失败你就是白骨一具,无人得知。”

    殷余答应了。

    其实就算沈玲龙不说,他也会抓住所有机会,拼尽一切去完成自己的理想。

    沈玲龙让他等消息,至于这黑小子,沈玲龙也没有带走,而是说在殷余离开的那天再过来领走孩子。

    回程的路上,一路跟来,不明觉厉的仲蓉忍不住问:“沈姨,你们之前到底在说什么啊?”

    沈玲龙答非所问:“还记得之前答应我的事儿吗?不论与我在一块儿,经历了什么,绝口不提。”

    仲蓉点头,她自己也发现了自己有点儿大嘴巴,但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住,不能说给任何人听,不然她就别想让沈玲龙帮她忙了。

    瞧见这小孩点头,沈玲龙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问:“之前我给你说,你帮我,我帮你,可我发现你并不打算努力学习那些,你是已经没有对我所求的事儿了吗?”

    “不是的!”仲蓉立即否认,同时有点儿丧气道,“我就是不会那个,我不会读书,我努力了,可我做不到。沈姨,你能不能换个要求,让我来帮忙啊?我,我其他事一定会很努力的……”

    不是读书的料?

    说实话,沈玲龙真不觉得谁还真的读不进去书了,除非是天生智力有问题的傻子,很明显仲蓉并不是那种傻子。

    沈玲龙向来奉行的原则就是皇天不负有心人。

    每个人的天花板不同,但用尽力气的话,总是能够抵达天花板的。

    就仲蓉这样的,努力一下发现艰难,就甩手不干了,虽说有兴趣所向的缘故,但沈玲龙觉得如果读书的基础都没有,其他事儿也是难如登天。

    沈玲龙想了一下,倒是没有立马拒绝仲蓉。

    而是转了个方向问:“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仲蓉期待的看着沈玲龙说:“你能不能给我爸他们说说,让去我军营啊?我想成为我妈那样的人。”

    沈玲龙:“???”

    这丫头想去军营,老早沈玲龙在刚认识仲蓉没多久就知道了的。

    可是她不知道是什么给的自信,认为她能够劝说仲蓉家里人啊?

    还劝仲蓉的爹?

    沈玲龙甚至从未见过仲蓉的爹。

    不等沈玲龙拒绝,仲蓉立即道:“我离家出走,本来回去了肯定是要挨骂,说不定还要挨打的,可是表姑到我家说了两句,我爹就让我跟着你了,他们肯定会听你的话!”

    沈玲龙有点无语,这个傻丫头难道不知道正是因为她对自个的态度,所以让仲家人觉得自己能够管住她吗?

    “你想成为你妈那样的人?哪样的?”沈玲龙没有剥开现实说给仲蓉听,她反其道问,“巾帼英雄?”

    仲蓉用力的点了点头,眉眼中带着憧憬。

    沈玲龙拧眉问:“为什么?”

    之前楚相湘说,整个仲家都希望仲蓉能够像她母亲一样出色,成为骄傲。

    当时沈玲龙还觉得仲家人有点儿过分。

    孩子是生命的延续,不是理想与梦想的延续。

    可沈玲龙没想到,仲蓉自己竟然也想成为她母亲一样的人,是因为憧憬吗?还是因为长期以来的,仲家人的期待。

    仲蓉一怔,她眨了眨眼睛,有点儿理所当然道:“爷爷他们都喜欢我妈妈,都希望我成为妈妈一样的人,我、我不能让他们失望。”

    说着她又有点儿沮丧道:“可我不喜欢读书,妈妈读书特别厉害,我没办法那么厉害,那我,那我只能进军营里,跟妈妈一样厉害了。”

    沈玲龙斩钉截铁道:“你不会。”

    仲蓉:“???”

    瞧她茫然,沈玲龙又解释道:“我说你不会,你连翻墙都翻不过去,你五体不勤,娇生惯养,极容易半途而废,遇上事儿你只会想到叫你爸爸,简而言之,你一无是处。”

    被尖锐的言语,贬得一无是处,仲蓉懵了。

    她磕磕巴巴的反驳:“不,不是的,我看书看不进去,我也有努力去看,我会努力的……”

    “三天晒网,两天打鱼。”沈玲龙用最简短的言语形容仲蓉,“在我的讽刺下,你挑灯夜读,努力读书,然后第二天就没干了,放弃了,说你自己做不到,不是吗?”

    仲蓉沉默不语,因为她没法否认。

    沈玲龙上下打量了仲蓉一圈,又道:“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进军营特别简单?好,咱们先不说有年龄要求,也不说进军营也需要学习更多的知识,就说你这身体素质,你打得赢谁?再说你大嘴巴?如果你真遇上拷问了,恐怕别人没打你两下,你就自个全招了吧?”

    她掰着手指头说仲蓉的缺点:“好高骛远,五体不勤,言而无信,轻言放弃等等不好的习性,你全占了,你叫我用什么去劝你家里人,让你进军营?很抱歉,这事儿我做不到。”

    讲完,沈玲龙转身就走。

    拐弯的时候,她清楚的听到仲蓉崩溃大哭。

    沈玲龙站在转角处,没离开,只是深深的叹了口气。

    说实话,她并不喜欢进行打击教育,但仲蓉这丫头,蜜罐里长大,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只能够进行打击教育。

    仲家人,把人宠坏了,又对宠坏了的人,抱着极大的希望。

    这一点,叫向来奉行人生之路是自己走出来的沈玲龙,很是不喜欢。

    但既然遇上了,沈玲龙想着能帮一把就是一把吧!

    等到这丫头没力气哭了,沈玲龙才是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丫头,问:“你要站起来吗?”

    仲蓉红肿着眼睛,逆着阳光,看向沈玲龙,懵懂又茫然,如迷路的羊羔。

    沈玲龙深知给一巴掌,又给一个甜枣的教育方法。

    她说:“丫头,你还年轻,处于什么时间段,就要做这个时间段该做的事儿,比你自己更好,就足够了。”

    仲蓉迷茫不已问:“怎么比自己更好。”

    沈玲龙说:“站起来,继续往前走。”

    说着,沈玲龙伸出了她的手,纤细、白嫩的手,但在握住仲蓉犹犹豫豫的手时,特别有力量的将她拉了起来。

    带着她,一步步走回招待所。

    刚巧看到仲恺抱着一大堆书在啃,沈玲龙问:“有一年级的书吗?”

    仲恺有点懵,尤其是看见自个妹妹红肿的眼睛以后,他愣愣道:“有……”

    “好,拿过来。”沈玲龙带着书,带着小姑娘,带到隔壁房间,用最细致的方法,教她读书,从零开始。

    只要愿意努力,皇天终不负有心人。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