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圣妖之祖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剑气争夺?

第一百六十三章 剑气争夺?

圣妖之祖 | 作者:灯鱼| 更新时间:2019-04-13 07:02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此术,乃是一宗筑基级别的灵术,可也算不得如何了不得。一些修为精湛的人脉炼气之修,也都可以提前修成此术。

    只是,想要如方阳这般运使如神,就近乎不可能了。

    不消多说,这也是方阳血脉第三次觉醒的成果之一。

    觉醒妖族血脉者,觉醒的血脉纯度越高,所觉醒的血脉灵术威力,自然也是越大。方阳修行《九尾天狐功》,炼体有成,目力本就可及远。如今,灵目术威力大增,两者叠加,方阳目力范围,登时扩了一倍还多。

    而其修行移花接木,元神之力也是强悍,识念及远也是比之目力丝毫不差,却是将远处情景尽收眼底,顿时,心中便有几分古怪。

    远处天际所上演的,赫然又是一幕追杀之景。

    不过,此番追逃双方,都只是凡脉炼气之修,并无灵血那等人脉炼气的狠角色。

    可是,方阳依旧是升起几分兴致。

    无他。

    在前方逃亡的这名中年修士,只有凡脉炼气七层的修为。而后方追杀的,却是足足三名炼气后期的修士,其中修为最高的一人,乃是炼气八重中期,而另外两人则是炼气七重。

    这等阵容,无论如何,也足以镇压前方逃亡之修了。

    然则,方阳却看到了有趣的一幕。

    后方三位修士,虽是不时轰击灵器,释放灵术,但看起来,似乎对逃亡之修,很是忌惮的样子。

    只是,似乎因某种原因,令他们不舍就此放弃,这才一路追杀。

    事出反常必有妖!

    顿时,方阳就来了兴致。

    略一思忖,便身形一晃,直接施展引气诀,身形虚淡下去,片刻,便消失不见。

    这,才是引气诀真正效力之一。

    “轰!”

    “轰!”

    远处,四名修士全然不知方阳存在,一路追杀之下,直奔方阳隐身之处而来。一路之上,更是大打出手。

    “轰!”

    “轰!”

    “轰!”

    后方三名修士,或是打出灵器,或是释放灵术,激发灵符,狂攻前方逃亡之修。而前方逃亡之修,显然知道彼此差距,只是一味的释放木盾抵抗,顺便放出一道道的灵符应付,更多的精力却是放在了夺路而逃上。

    “这位道友,我们北山盟十六宗同气连枝,只要你肯交出那一道剑气,我等三人可以立誓,绝不会为难你,可放你生离此地。”后方,修为最高的那名黄发修士,淡然开口道。

    “哈哈,笑话!这剑气,乃是我林墨花费极大代价才得到的,岂会轻易交由尔等?哼,一群蝼蚁,若非是林某修为大降,尔等焉敢放肆?!”中年修士冷哼一声。

    “啊哈哈,林师兄所言甚是,阁下贵为炼气十重修士,自然不是我等可以对抗的了。可是,阁下虽是炼气十重,但森灵宗炼气十重的弟子,怎么也有个近千人。多阁下一个不多,少阁下一个不少。

    有道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龙游浅滩被虾戏。希望阁下,还是能认清现实的,阁下虽是强悍,可运道却是不好,修为被一下削落三重之多,修界素来是弱肉强食,也怪不得我等兄弟落井下石了。

    交出那道剑气,我等兄弟,念在你修行不易的份儿上,会信守承诺,放你离开的。当然,你也要立下誓言,绝不可将这剑气落入我兄弟之手的消息告知他人。”黄发中年修士笑道。

    “哼,你倒是打的如意算盘,阁下这是想要让我当挡箭牌了?哈哈,好算计,夺了林某的机缘,还要林某来背黑锅,当真是好算计啊!

    可我林某虽是修为大跌,也不是尔等宵小,可以算计的。”森灵宗中年弟子闻言,哪里还不知道这黄发修士的打算?

    顿时,便是大怒。

    “嗯?这家伙,居然是炼气十重的修士?只是被打落了修为,这才看上去,只有炼气七重?”一旁暗藏的方阳,闻言不由诧异。

    仔细扫量森灵宗中年弟子一眼,方阳顿时看出了端倪。

    这森灵宗中年弟子身上,的确是存在一丝原本属于炼气十重的强悍之气,只是,这气息却在飞速的衰落、消散。

    显然,是因这中年修士,被削落了修为之故。

    削落修为,和自身灵力耗尽,可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状态。自身灵力损耗,虽是影响战力,可只要将养一阵,灵力恢复,修为境界自然也就水涨船高,恢复正常了。而削落境界,则是不然了。

    一旦境界、修为被削落,除了修炼经验还在之外,其他一切都会消失不见。包括因曾占据高境界,所存储下的强大识念,也都会逐渐的消散一空的。

    只是,这种境界削落之事,极为罕见。

    是以,方阳一时间也并未往这上面去想,第一眼居然未曾看出。直到听闻这四名修士对话,这才觉察。

    一时间,方阳不由好奇起来。

    这中年修士,乃是北山盟十六宗之中,以木系为立宗根本的森灵宗弟子,看上去,似是曾为此宗凡脉炼气弟子,地位不低。

    可是,却因某些缘故,倒霉的被削落了境界,被一帮昔日不曾放在眼中的小修士欺压头上。

    这件事,也还罢了。

    方阳见多识广,对这点小事,自然不会如何看重了。

    毕竟,这是修界常态,弱肉强食,丛林铁则,再正常不过。甚至,他连一丝感慨,也都不会生出。

    可是,这四名修士张口闭口,都提及了一点——剑气!

    区区一道剑气,如何成为机缘了?

    要说剑气,他也并不陌生。

    当初,杏林瀑第三子,被他击杀之后,所得那件剑符铠甲,便可发出无量剑气。只可惜,在与灵鼎王的大战之中毁去。

    剑气,很稀奇么?

    就算这四个家伙,都只是凡脉小修士,也不至于如此没有见识的模样吧?显然,这里面另有隐情。

    暗忖中,方阳心中不由好奇。

    不过,他并没有相帮哪一方的打算,只想好好的看一场戏。

    修界残酷,并无绝对好人一说。他无缘无故,怎会随意相帮哪一方?何况,北山盟之修,如今在一定意义上而言,可是与他处于对立面的。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