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书剑盛唐 > 第四百七十三章 有你什么事,滚

第四百七十三章 有你什么事,滚

书剑盛唐 | 作者:断刃天涯| 更新时间:2019-01-11 06:5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陛下如强行派遣,臣则沿途狙杀,一个不留。臣,决不允许任何掌握工艺的匠人,踏入吐蕃一步。”李诚的声音一开始低沉坚定,到最后一句时,变得慷慨激昂!

    “狂悖!李诚安敢欺君?”崔仁师站了出来,义正词严。李诚眯着眼睛看他一眼,这哥们做学问倒是个不错的人才,管理户部的账目也很牛叉,但是他的政治水平就是一坨屎。

    李诚看都不看他一眼,朝李世民抱手躬身:“臣李诚死谏,不得将一个工匠,流入吐蕃。”

    听到“死谏”这两个字,群臣表情各有变化,即便是一直低头装着打瞌睡的魏征,也都突然抬头,一双浑浊的老眼,绽放出一道锐利的精光。“死谏”二字,如同一股热流,在魏征的胸膛爆发,顺着经络向周身快速的散发。

    李诚扬言要狙杀工匠的时候,魏征可以说一点反应都没有,那是因为觉得没必要大惊小怪。但是李诚说出“死谏”两个字的时候,魏征这些年渐渐淡去的热血,仿佛重新焕发活力。

    魏征尚且如此,其他人可以想象了。一干名臣,目瞪口呆,崔仁师直接被吓的退后三步。你不说说李诚欺君么?现在李诚说了“死谏”。群

    臣突然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又都有一种诡异的感觉。李诚这个发力点,太奇怪了。工匠啊,又不是什么朝廷大政方针,为一群工匠说出“死谏”两个字。充满了荒谬的感觉。

    最吃惊的还是李世民,差点从台上摔那种吃惊。这竖子,居然换了一种风格。

    以往的李诚是什么风格,就是不断的在正面作战的时候进行迂回,不断的在愿话题上给你衍生出新的话题,而且这个新的话题你还不得不接着。因为这个新的话,站在更高的层次。所以呢,御史台的人啊,吃了亏之后,往往没法还手。

    但是今天不一样,李诚没有先在这个话题上进行衍生拔高,直接就跳出来说“死谏”。

    “很好,大唐第一才子李自成的死谏,朕倒要看看,你能说出什么理由了,些许工匠,为何值得如此。”李世民怒而厉声发问,工匠的重要性,他自然是知道的,不然不会专设机构管理。但是这个时代的工匠,社会地位不高,更多的是权贵的附属品。

    这种思维惯性,导致李世民就没怎么在意工匠的个人意愿。工匠等同于工具一类。

    众人把视线汇聚在李诚的身上时,都很想看看,李诚最终的下场。实话实说,没人看好李诚在这个问题上跟皇帝作对。甚至多数人都认为,李诚就算说出一朵花来,也难逃重罚。不

    省心的竖子!房玄龄已经做好准备,等下开口帮一把。眼神转向长孙无忌,正好他也看过来,两个大佬瞬间交换了意见。“

    陛下,臣在吐谷浑北海之侧鏖战之时,敌手所用箭矢,不乏骨制。臣战于松州时,吐蕃所用箭矢以青铜为主,鲜有铁制。吐蕃较之大唐,优在地利,居高临下,蜂拥席卷。胜,则四处劫掠,败,则退回高原。”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诚停了下来,臣子之中突然有人噗嗤一笑,严重的破坏气氛。李世民瞪眼怒喝:“哪个在笑?”臣子之中站出来一个阎立本:“回陛下,臣想起自成要茶喝的事情,忍不住就笑了。”一听这话,李世民都想笑,绷着脸哼了一声:“退下。”气

    氛意外的因此缓和了许多,李世民忍不住想起,当初被群臣围殴时,李诚站出来,一张嘴说的群臣哑口无言的往事。“自成,继续说吧?”不

    等李诚说话,崔仁师再次站了出来,完全忘记了方才他喷李诚欺君,李世民无视的现象。“陛下,李诚危言耸听,不可轻信。”崔仁师脑子坏掉了么?如此针对李诚。非也,他其实很聪明,只不过他现在不是正常状态。一

    个度支郎中,平时见到皇帝的机会都不多,更不要说在这种大政的商议中露脸。今天对于崔仁师来说,要做的事情就一件,把自己最优秀的一面展示出来。正常的情况下,崔仁师觉得无法完全展示自己的能力,就在想办法的时候,李诚来了。崔

    仁师知道李诚很厉害,正常情况根本就不敢惹李诚。但是这一次,李诚犯下了大错。在工匠的问题上,居然说的那么严重。假想敌犯错了,那还客气什么?抓住机会死怼,扬名立万,正当其时。

    崔仁师的设想很美妙,今天赢李诚一场,走出去就是赢了大唐第一才子的名臣。但

    是设想很美妙,现实很骨干。因为他忘记了一件事情,李诚从不按套路来。争产的套路,我喷你了,怼回来,然后继续对喷。“

    谁让你说话了?滚!”李诚很平静的看了崔仁师一眼,就像在赶一只苍蝇。

    “你……”崔仁师一口气堵在胸口,脑子嗡的一声,炸了。当时的反应就是委屈,太欺负人了。委屈的崔仁师,本能的向四周看看,那意思各位大佬,你们要给我主持公道啊。“

    李诚,君前不可狂言!”总算是有大佬站出来说话了,谁啊?魏征。不过魏征显得更为平静,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就像在说一件很小的事情。“

    魏相,卑职……”崔仁师找到救星,正好一番哭诉时,魏征冷冷的来了一句:“闭嘴,出去大殿外等着,叫你的时候再进来。”崔仁师一愣,他没反应过来呢,李诚很热情的来当了一回翻译:“魏相,能把滚字解释的如此清新脱俗,李诚拜服。”“

    噗嗤!”阎立本再次没能忍住,笑出声来,赶紧捂着嘴,憋着笑。但是阎立本身边站着另外一个官员却没能忍住“hihihi!”的笑出猪叫声。轰

    ,整个大殿瞬间爆出一片“哈哈哈”的笑声,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魏

    征的表情很诡异,脸颊抽搐,缓缓低头,肩膀在耸动。大殿台上的李世民,则直接把头往后扭,没法子,这帮人哪见过这么扯的解释。在段子手李诚面前,他们的笑点格外的低。

    崔仁师如遭雷击,呆呆的看着群臣,每一张脸上都是笑容,眼神里有不屑,也有同情,甚至还有怜悯的。崔仁师知道自己完了,只要当今圣上在位一天,他都没上升的机会了。崔

    仁师完全不明白,怎么会变成这么一个样子,但是他最后一丝理智还在,失魂落魄的转身,缓缓的走向大殿之外。

    李诚看看四周,意外的发现,东宫和魏王都没在场,不禁暗暗庆幸。不然就这俩的德性,前者肯定冷着一张脸,后者肯定笑的是浑身肥肉乱颤,搞不好就此崔仁师的立场就变了。李

    诚的猜测不是空穴来风,实际上李承乾听到这个消息后,就是冷冷的一笑。李泰就是笑的浑身乱抖,要不是萧未央来了一句,殿下别不要忘记崔仁师是度支郎中。管

    钱的,李世民对李泰很放纵,钱随便花那种。待遇都超过李承乾了,因为这个事情呢,褚遂良还上奏,表示这样不好。李世民当面接受,背地里继续不变。李泰因此与褚遂良结仇。这个崔仁师正好想法,成了李泰争储的急先锋。

    这些都是后话了,此事以后再说。李世民擦了擦眼泪,转身回来,咳嗽一声。大殿上才慢慢的安静下来,众人把视线再次聚焦李诚,想听听他从匠人的角度看到的问题。“

    自成,继续。”李世民也没生气了,有气刚才都散掉了。

    “陛下,臣以为,工匠的重要性被严重忽略了。”李诚总算是以正常的语气说话了,之前你这么说,没人关注啊,只好来点狠的。李世民没说话,只是摆出聆听的姿态。李诚继续道:“兵甲器械,离不开匠人。从地域以及秉性来判断,陪嫁匠人有资敌之嫌。”魏

    征这时候微微皱眉:“自成,慎言,吐蕃乃友邦也。”李诚也没再闹了,而是抱手正色道:“魏相,某种意义来说,大唐周边的任何一个国家,都是潜在的敌人。国与国之间,没有永恒的友谊,只有永恒的利益。”没

    有永恒的友谊,只有永恒的利益,李诚再出金句,现场一片肃静。便是台上的李世民,也都微微的坐直了身体。这个道理谁都知道,唯独没人这么总结罢了。李

    诚还在继续:“当前事,大唐强而周边弱,然则以后呢,一百年,甚至更远的将来呢?远的不说,大唐现行的府兵制,当下已经举步维艰了。诚此言,非为抨击,而在陈述一个事实。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也。”

    现场静悄悄的,呼吸声都听的很清楚,李诚突然丢出来一个话题,把大家给吓住了。没人敢于在说话,因为台上的李世民,突然换了一个人,面目凝重,眼珠子有发红的迹象。“

    自成跟来,散了吧,和亲之事,明日再议。”李世民很果断,挥手示意散伙,起身走人。群臣鱼贯而出之前,都用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李诚,一种不好的感觉,在每个人的心头滋生。李诚,这是又要干出什么大事来么?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