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我本港岛电影人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宁思一时进,莫思一时停。

第二百二十九章 宁思一时进,莫思一时停。

我本港岛电影人 | 作者:再来一盘菇凉| 更新时间:2018-11-08 16:4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湾仔,佐敦道。

    夕阳将落,华灯未亮,对影成三人。

    三人分别为:帅、丑、丑。帅不用说,丑的区别无非:一个是怪丑,一个是黑丑。

    “人潮人海之中,有的人鹤立鸡群,有的人却只能泯然众人矣。”

    瘦了一圈,面相黑丑,小眼迷离的侯孝苋望着人流如织的港屁民,双眼好似他电影内经典的长镜头,空望久久,长吁短叹一声:“活出自己太难。”

    500万花的个干干净净,电影没拍完!

    然后——他打电话给邓广荣:“我,侯孝苋,打钱!”

    邓广荣差点呕死,无法,只能捏着鼻子去寻投资筹钱。其心中或许还期待着侯孝苋能给他一个惊喜,毕竟与此同时的吴孝祖也舔着脸给麦加要钱!!

    说不准,侯孝苋新戏就是《古惑仔》第二呢?

    当初侯孝苋的剧本他看了,很满意!

    侯孝苋的自我阐述也深得他心,尤其是知道侯孝苋之前获了不少奖项,更给了他充足的信心。

    港岛电影圈,获奖的这些导演,在商业上同样取得很好的成绩。

    侯孝苋未尝不是下一个胡金全?李翰翔?

    邓广荣在主观上忽略了港岛电影圈与湾湾电影圈的区别。或者,他对于真正的文艺电影人还缺乏明确的认识。

    “现在这个社会,你学黑夜里的萤火虫——就有人一巴掌拍死你;你如果比黑夜还黑——更容易让车撞死!”怪丑怪丑的徐尅颠着腿打趣。

    “有道理,人生与电影莫过于此。”侯孝苋点头。

    “……”

    吴孝祖反复琢磨也没琢磨出徐尅这段话有特么什么道理。

    侯孝苋回港第一件事是要钱,第二件事就是约吴孝祖出来碰撞。

    正好徐尅也约他谈《恐惧斗室》剧本,然后三个人愉快的凑在一起,摩擦艺术的火花。

    斜瞥丑人多做怪的两个家伙,侯孝苋是真的一往情深深几许,徐尅嘛……这家伙纯属消遣侯孝苋玩。两人对自我的追求明显不在一个次元。

    “合作?”

    听着徐尅叙述完他和吴孝祖的计划,侯孝苋小眼白幽怨的瞥向吴孝祖,满瞳孔都透露着一股感兴趣的味道。

    “关于宿命、因果、人性的电影,听着就很有拍摄的欲望。”

    吴孝祖全然装听不明白,但架不住侯孝苋那渴望的表情,无奈解释,“电影马上开拍了,如果有机会,我们三个下次合作好了。

    这部电影太赶了,贸然在加一个导演,我怕电影会崩。当然,侯导如果真的感兴趣,不如来剧组客串个角色……”

    “对呀,客串一个角色好了。”

    徐尅也热情洋溢地笑着邀请,“你长得很有特色,不演戏,可惜了——”

    侯孝苋看着组团欢迎自己的二人,已然心动。

    徐尅的后半句话一出,他则忍不住眨了眨小眯缝眼,几个意思?这话怎么听着有点别扭呢?

    吴孝祖白了一眼长得抽象的瘦骨仙徐尅。

    侯孝苋聚在一起拍摄就算了,但是过来帮忙或者客串,吴孝祖举双手赞成。就算是徐尅,他也只是给予了徐尅建议权,这部电影的总体风格,从当初画好故事稿的那一刻,吴孝祖心里就有数。

    之所以拉上徐尅,一方面确实是认为这部室内悬疑的作品,徐尅的风格能够很好的给予自己作为补充。另一方面也是希望拉上徐尅,可以多忽悠一些前期投资。

    电影是一场赌博,他只希望自己的筹码更丰富一些。

    三人谈了谈关于电影的事情。

    看着“财大气粗”的侯孝苋,吴孝祖特开心。心中为邓大佬很满意。

    没想到自己随手挖的一个坑,竟然这么规整!

    ……

    夕阳彻底消散,华灯渐渐升起。

    一个黑干练,一个瘦骨仙,两个身影渐行渐远。

    吴孝祖收回目光,恰好抬起头,望着顶上挂着的金字红底牌匾:福临门鱼翅海鲜酒家。

    “祖哥——”

    耳边传来整齐的声音,吴孝祖下意识点点头,瞥了一眼转回头……头一定,又返回打量了一番面前环肥燕瘦的三人。

    黑西服、黑西裤、黑皮鞋、黑超墨镜。

    望着手塞进西服内衬,板着胖脸的肥成,吴孝祖莫名其妙问道:“做咩?”

    “大佬,一般保镖都如此……”肥成信誓旦旦道,“这样你才有面子嘛!”

    “你觉得保镖当街调整肩带的样子,很有面子吗?”吴孝祖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转身离开。

    “肩带?咩肩带……”

    肥成突然见到罗东、苏黎耀直勾勾盯着自己凸起垂吊大钟,瞬间脸色大变,急忙抱委屈叫道,“大佬,你过分了——”

    “穿一个也没什么不好,防止下垂。”罗东错身而过,留下酷酷一句扎心话。

    “铜……铜锣湾,我识……识卖硬钢圈聚……聚拢效果的内衣……衣摊主……”

    苏黎耀看着肥成脸色越来越黑,放下话,连忙去追罗东,只留奶骑士大胸弟脸色阴晴变换。

    吴孝祖刚要推门,下意识的偏过头,正见到一台挂着MW白色牌照的灰色宝马E30缓缓驶过。

    这台车,他很熟。开车的司机更熟。

    项十三最钟意的两台车,一台是银白色平治380se,。另一台就是刚刚驶过的这台灰色宝马。

    “先生几位?有冇预定?”一名服务生笑着迎上来。

    “…”

    吴孝祖收回目光,笑着把请帖递上去,“刘先生的筵席。”

    “原来是刘生的贵客,先生楼上请……”

    “这般有钱的大亨竟然不包场……”

    身后左右观望的肥成撇撇嘴,故意问道,“刘鸾雄这也算有钱?”

    成哥心中,大亨请客要么就山庄会所,高端酒店。要么就包场清人,这样才有诚意、有面子。眼前这家酒楼装潢一般也就算了,服务员竟然也不甚热情,简直就是差评。

    服务员被大胸弟问楞了,支支吾吾半天,不知如何回答。

    对于身后的对话,吴孝祖微微一笑,没有放在心上。

    抱怨是真!

    试探也是真!

    肥成看似不着调,但心思很细。

    这种冒冒失失的莽撞姿态,实际更方便“打听”出很多不在意的细节,透过细节能分析出很多事情。

    最起码通过诺诺不敢言的服务员的态度,他们就细微体会到了一丝刘鸾雄这三个字的分量。

    “刘某人钱还是有一些——”

    突然,一声豪迈的声音响起,一名方脸大耳面色敦厚的男子迈着张嘉译社会步一样的龙行虎步走过来,霸气……侧漏!

    明显没垫七度空间!

    刘鸾雄留着平头,目光霸道,微微有一点小肚子,整个人显得很壮硕。

    “吴先生?!”刘鸾雄目光定格在吴孝祖身上,声音似疑问,但目光却充满笃信。

    “刘生?!”吴孝祖露出灿烂微笑。

    前世今生,还真的第一次与刘鸾雄这样资深体坛悍将大亨接触,吴孝祖的心情也一时难以平复。

    从看到刘鸾雄第一眼,吴孝祖就感受到一股压力扑面而来。

    面前的人面呈佛态,却心藏杀意。不愧是一方枭雄。

    此刻的“大刘”神格还未聚成,不是挂着金丝眼镜,腆着肚子的敦厚长者,反倒像一把挂满鲜血的狂刀。

    时时刻刻充斥着戾气。

    这种戾气甚至远超他身旁性格乖戾,面相跋扈的罗朝晖。

    刘鸾雄打量了一眼吴孝祖,露出一丝笑容点了点楼梯:“一起吧——”

    望着眼前的楼梯,吴孝祖脸色不变,心却暗叹。

    他现在才觉得手中的股票真的有点烫手!

    烫手到竟然可以叫刘鸾雄放下身段主动客气!

    宁思一时进,

    莫思一时停!

    吴孝祖想都不想,就下了决断。

    这种时候,再想其他也无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刘生是主,客随主便。”吴孝祖朝着刘鸾雄微微颔首微笑。

    有些时候人与人也挺奇妙。

    刘鸾雄此刻还不是纵横商场的超级大亨,神格还未点燃。做为一名普通的富豪,他对于初次见面的吴孝祖倒多了几分好感。

    与此同时,一名黑脸分头的男子此刻陪着一名矮冬瓜也走进大堂。

    “阿翔,这位项老板邀你我来赴宴,恐怕不简单哦。”

    张国中对身旁的坛子成精一样的王京分析,脸上显露出一份担忧。

    如果可能,没有一个正经商人愿意和黑社会打交道。但讽刺的一点就是在港岛娱乐圈,或者说在80年代社团最后的余辉下,港岛各行各业的小公司老板,如果真的想要把生意做大,却又呕离不开与黑社会打好交道。

    小电影公司最是如此!

    “中哥,安心好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倒觉得这次是一次机会也说不定!”

    王京笑了笑,安慰道,“宁思一时进,莫思一时停!做事情就不要顾前顾后。

    况且,项生虽然背景复杂,但做事情却很讲究规矩。之前合作的《魔翡翠》就是很好的例子。

    如今港岛电影火爆异常,如果你的艺能可以与永胜加深合作,我看并非一件坏事……”

    张国中点点头,王京的话也让他心思稍稍慰藉。

    “……”

    “……”

    突然,吴孝祖与王京目光对视在一起。

    吴孝祖笑得灿烂,王京也皮笑肉不笑的回个笑脸,然后齐齐转过头,不再理会对方。

    王京转过头,整张脸都充斥着阴鹫神色。他可忘记不了,吴孝祖勾搭走了王祖苋、高丽红两个碧池的夺妞之恨!

    吴孝祖挂着笑,目光却泛起冷光。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