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我成了灵宝 > 第一三九章孽缘

第一三九章孽缘

我成了灵宝 | 作者:闻道苍生| 更新时间:2019-02-03 00:4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上游众多船只,除了留守人员停在岸边,看护船只外,剩下的人,全都进入山林深处。

    在杨公宝藏的诱惑下,他们深入了长江北岸的原始森林,不断寻找罗刹女的踪迹。

    而还在长江下游宇文化及的船队那里,林道因为顿悟,引发天地元气汇聚,产生的惊人变故,也在他不断的打出太极拳引导下,被他慢慢的牵引进体内的小世界中。

    等到周围天地元气的浓度稀释到一定程度后,那些吸收那些汇聚而来的天地元气后,林道终于控制了剩下的天地元气,没让天地元气将战船炸掉。

    这个过程,前后差不多花费了一个多小时。

    林道在吸收了大部分天地元气后,将剩余的天地元气驱散开来,保住了整艘战船后,通知了宇文化及。

    于是,原本停靠在岸的水师船队,再次拔锚启航,目的明确的向着洛阳驶去。

    而林道这边船队启航的时间,正好是傅君婥逃脱海沙帮抓捕,进入北岸原始森林的那一刻。

    似乎,在林道的影响下,宇文化及与傅君婥之间存在的因果,总在不经意间,就发生了改变。

    而这时的林道,更不知道独孤霸竟然已经提早的死在了傅君婥手中。

    整个世界的因果,在林道这只巨兽的干扰下,开始走向了未知。

    虽说,因为林道的参与力度,历史大势上,他还是无能为力,依旧处于隋末乱世,但之后的大唐是否还会出现,却已经成为未知数。

    可,有时候,因果之玄妙,其不可思议,却也让人非常无语。

    比如,此时的宋阀船队。

    因为林道的影响,宋师道并没有在之前的丹阳城碰到傅君婥。

    可此时,船队前方的一艘小渔船上,寇仲与徐子陵两人小心的操持着小船。

    傅君婥则坐在被船舱中,面色苍白,双唇无血,闭目运转九玄大法治疗着被韩盖天沉重掌力重创的脏腑。

    若宋师道没在甲板上的话,以宋鲁的阅历经验,要么无视几人,要么将他们的消息卖给追捕傅君婥的那些势力,讨一些人情。

    至于那所谓的杨公宝藏,对于四大门阀,以及那些千年世家而言,也就那么一回事。

    得到也好,没得到也罢。

    若真想称霸天下的话,这些家族积累数代的财力,比之杨素的财富,虽有不足,但也相差不大。

    而且,对称王争霸这件大事,杨公宝藏也就是在前期势力发展,能够减少许多时间罢了。

    最终,看的还是势力的成长潜力,势力结构,以及各种潜在的人脉。

    就拿李唐来说,在隋末各大义军势力中,只能算是处于中游,李渊的自身武力也并不高深。

    但自李虎开始,一直到李渊这一代,将李阀的触角,直接伸到了关中西秦故地的方方面面,才能够在起义之处,就将长安城彻底掌控在李唐手中。

    就这一点而言,林道现在的势力桃源峪,根本就没有向外发展的潜力,只能够偏安一隅。

    林道这次放弃先去寻找大红袍母株,无视杨公宝藏暴露,直接跟随宇文化及面圣的目的,就是打算以手中的长生诀,向杨广讨要一道圣旨,为无当飞军弄到一块能够名正言顺占领发展的州郡。

    毕竟,现在还是大隋的天下,虽说四处起义,但就算“破船”还有三斤钉,何况是还没彻底沉没的大隋。

    有了这道圣旨,林道才能真正的将自己的势力展示人前,能够直接尝试自己心中的那些执政理念,为之后的争霸天下,培养大量的有用人才。

    就如现在的岭南宋阀一样,因为宋缺的关系,整个岭南都成了他的一言堂。

    而以林道现在的江湖名望,若是势力公开之后,就算达不到宋阀的成就,至少也能让林道的话语,超越了朝廷旨意,且还能够招募到不少人杰。

    因此,原本打算等到天下大乱之后,才将势力暴露的林道,抓住了长生诀这个契机,决定用大隋最后的一点能量,让无当飞军真正的成型。

    以上这些,不管是四大门阀,千年世家,还是不属于这方世界的林道,心中都无比清楚。

    因此,这些势力虽说都派出了人手,但都是年轻一辈或者家族旁系,全都抱着能得到更好,得不到也罢的心态。

    所以,在丹阳城时,宋阀虽然得到了罗刹女现身的消息,却没有派出任何人手参与追捕。

    可没想到,宋阀不去追捕,拥有杨公宝藏的傅君婥,却直接送上门来,出现在宋阀船队前方。

    可这个烫手山芋,以宋鲁的老江湖,都感觉有些辣手。

    若是处理不好,没能获得杨公宝藏的话,可就真是“鸡”没吃到,却惹了一身骚。留下满身的鸡毛,到时可就百口莫辩了。

    想到这里,宋鲁心中一定,放弃了杨公宝藏诱惑,打算无视渔船上的三人,直接让船队快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可没想到的是,就在宋鲁刚要开口的那一刻,站在身旁的宋师道开口了。

    “船上的姑娘和两位小兄弟,不知可否上船喝上一杯水酒,船上还有上好的疗伤圣药,可为姑娘医治一番。

    若不嫌弃,可乘坐在下之船,保证纵使遇上贼兵,亦不会受到惊扰。”

    原来,刚才江风吹过,将傅君婥头上戴的白纱斗笠吹起,露出了斗笠下令人惊人心痛的绝世容颜。

    听到身后艨艟上的喊话,傅君婥停下了疗伤,抬头望去。

    在看到船上插着的代表宋阀的旗帜,以嫉垩罴嵩谖皇保运稳钡男鄄拇舐裕圆桓仪峋偻硅汗庋蓿毙男抟庹写蠡觥br />
    到杨广即位,内乱外忧,朝政败坏,叛乱四起,宋阀才再次活跃起来。

    宋缺之弟“地剑”宋智,乃天下有数的用剑高手,亦以智计名着江湖,知道隋朝气势仍盛,若过早举兵,必成首先被攻击的目标,故劝乃兄暂缓反隋,转而从事各式暴利买卖。

    其中最赚钱的一项,就是从沿海郡县,把私盐经长江运入内陆,谋取厚利。

    宋师道这四艘逆流西上的艨艟,正是贩运海盐的私枭船。

    此时朝政败坏,宋家凭其在南方的人面势力,轻易打通所有关节,公然贩运海盐。

    若有官吏敢查缉,便以种种威吓手段应付,至乎秘密刺杀,以遂目的。

    即使各地义军,见到宋家的旗帜,亦不敢冒犯,免致树此强敌。所以这几年宋家势力暗里不住增长,甚至以财力支持一些有关系的义军,以削弱大隋的力量。

    宋缺有四子两女,宋师道乃幼子,专责私盐营运,甚得乃父爱宠。

    两女一名玉华、一名玉致,均有闭月羞花的容貌,分别排第四和第六。

    宋玉华巳于三年前下嫁以成都为基地的西川大豪解晖之子解文龙。

    解晖外号“武林判官”,是与宋缺宋智齐名的顶级高手,自建“独尊堡”,为四姓门阀外异军突起的新兴势力之一。

    宋解两家的婚姻充满了政治交易的味道,代表两大势力的结盟,使杨广更不敢对他们轻举妄动。

    今趟这四船私盐,正要运赴四州,由独尊堡分发往当地的盐商。

    所以,宋师道虽然知道渔舟上的白衣女子身份敏感,却因为心中的那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悸动,依旧伸出了援助之手。

    但这一声招呼,却直接让宋鲁坐蜡了。

    毕竟,不同于宋师道那样的江湖菜鸟,宋鲁可是对江湖上的门道门清。

    那些三教九流为何给宋阀面子,他心中都很明白。

    那是宋阀没有侵占那些势力的利益,加上大兄宋缺的武力威慑,才有现在的局面。

    可,若是有杨公宝藏这个的天大诱惑,自宋阀的面子,估计不能善了了。

    不过,既然身为宋阀的少主开口了,宋鲁不能直接唱反调,也只能想想如何善后了事,或者让那罗刹女自己离开。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