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 > 第409章:挥刀自宫

第409章:挥刀自宫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 | 作者:鬼店主田七| 更新时间:2019-01-12 18:3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病房外走廊,叶姐低声对我俩说:“我老公刚才在公寓里,用水果刀要切掉那个地方!”黄诚信问是哪个地方,叶姐着急地说就是男人的命根子。我和黄诚信面面相觑,他连忙问切掉没有,叶姐说幸亏她暗中跟踪,听到屋门有叫声,就立刻用钥匙打开门冲进去,已经割破了皮,血流如注,刚做过手术,医生说*上的血管被割破,海绵体也被割开三分之一,失了很多血,但好在没切到尿道,不然曼谷就做不了这种手术,只能送去新加坡。现在已经没事了,休养几十天就能恢复。

黄诚信这才松了口气:“好在刀子不够锋利,不然一刀下去就自宫,想接上就难啦。”叶姐生气地说你是在讽刺吗,我连忙说黄老板没这个意思,他是实话,多亏你暗中跟着,否则还真麻烦。

“你们说实话,是不是那个衣霸女神在诅咒我?”叶姐眼睛都红了。我说肯定与它有关,但也是你没有守规矩,邪牌就是这样,入过完整的女灵,如果你不遵守跟它达成的契约,它肯定是要发怒。

叶姐说:“什么女灵?我什么时候跟鬼达成过契约?”我说用心咒做入门就是跟佛牌中的阴灵达成契约,要不然的话,它凭什么帮你完成这种根本不可能的心愿。叶姐说我不是花钱了吗,三万泰铢呢。

黄诚信回答:“三万泰铢折合人民币六千块,你觉得花六千块钱,能让半年前就跟你分居、爱上比你年轻二十岁女孩的丈夫回心转意,是值还是不值?”叶姐语塞,我怕她恼羞成怒,又补充说佛牌就是这样,用不高的代价来达到很难达成的心愿,这些阴灵之所以愿意帮助供奉者,是因为它们都有怨气,无法投胎,不然也不会被加持进佛牌中。帮供奉者达成心愿,它们也有福报,才有可能平复怨气而去转世。

“那……我该怎么办啊?”叶姐蹲坐在墙角哭泣。我让黄诚信劝劝她,走进病房坐在叶姐丈夫的病床前,问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瞪眼看着我:“关你什么事?你怎么又来了,跟她是什么关系?”我笑着说你不要误会,我和叶姐只是生意伙伴,最近因合作而走得近了点儿,我女朋友婆比她年轻漂亮性感,你不用担心。

男人哼了声:“我才不担心,你跟她有没有关系都无所谓,反正我已经对她没兴趣!”我说你是只对妻子没兴趣,还是对所有女人都没有兴趣。男人看着我,眼神中有几分警觉和几分惊讶。看来被我猜中了,衣霸女神中的女大灵开始反噬,叶姐的丈夫物极必反,从对她充满激情,到对女人完全失去兴趣,以至于看所有女人都恶心,甚至心智失常,要用水果刀切自己的命根。

“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看见女人脱光也没激情,真想找个完全没有女人的地方,干脆回福建出家当和尚算了!”他气鼓鼓地说。我说这只是你的气话,多好的老婆,日子以后还是要过。我象征性地劝几句,其实知道根本没用,只是为了不让谈话太尴尬而已。走出病房,叶姐还在那里哭哭啼啼,黄诚信似乎很心疼,轻轻搂着她肩膀劝。我心想,这奸商总算找到占便宜的机会,也就不打扰他,掏出手机来到走廊拐角,给梁姐打电话。

听说客户的丈夫用刀切自己的那话儿,梁姐笑得很开心:“这多好啊,一了百了,以后再也不会朝三暮四,他老婆更不用担心自己的丈夫出轨,皆大欢喜!”我连忙求她帮忙,说客户的丈夫要是以后再这么干,出了人命,客户非要我和黄老板算账不可,躲都躲不开。身为牌商,又不可能永远不来曼谷。

“想要我帮忙也行,还是那句话,让高雄亲自来!”梁姐扔下这句就把电话挂掉。我没办法,只好再打给高雄。他很不高兴:“又来找我,你自己搞定!”我说梁姐不同意帮忙,说除非你过去跟她说还有可能。高雄连忙拒绝,说那还不如要他的命。又问:“你为什么非要帮客户处理这种事?擦屁股上瘾吗?”

我说:“要是外地客户,那也就算了,可客户叶姐就在曼谷,我们这几个人到泰国也基本都在曼谷活动,低头不见抬头见。再说客户有钱有身份,帮她的话对今后生意也有好处,而且我也目睹过她丈夫的变化,总想挥刀自宫,问题是他自己进行这种操作,很容易送命,岂不是等于间接被梁姐给害死的,而叶姐既不认识梁姐,更不认识你高老板,只会找我和黄诚信的麻烦,我很难脱得掉干系。

听我这么讲,高雄在电话里运了半天的气,最后说:“那你就别当牌商了,或者再也别来泰国!”我气得半死,还以为他能说出愿意帮忙的话。就说高老板真够朋友,见死不救,那我也不说什么了。

高雄说:“谁见死不救?但那是黄诚信的客户,让他去搞定啊!”我苦笑着说他又不懂佛牌,也不认识阿赞空,连你都不知道他助手的联系方式,只有梁姐知晓,现在就这一条路。

“梁音说过要我去求她的话?不是你小子编出来的?”高雄问道,“我可警告你,要是敢在这件事上骗我,小心我把你也宫掉!”我连忙说哪里敢编瞎话,梁姐的原话是“除非高雄求我,让他亲自来”。

高雄哼了声:“臭女人,架子摆得真不小!”我说让他辛苦一趟,就去找梁姐谈谈,成与不成再说,我打心里往外谢谢你。高雄说要是我去肯定能成,问题就在这里,我不想去。

我说:“梁姐会用刀把你也宫了吗?”高雄说那当然不会,我说她能把你怎么样。高雄回答:“她会逼迫我做不喜欢的事,懂吗?”我连忙问什么事,是做苦工还是退佛牌,高雄很不耐烦,说告诉你也不懂,他考虑考虑再说。跟黄诚信从医院出来,他还有些舍不得,我说叶姐现在丈夫这样,你就别趁火打劫了,刚才让你搂搂肩膀已经很不错。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