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武侠之侠行都市 > 230.第230章 郭建华

230.第230章 郭建华

武侠之侠行都市 | 作者:彼岸重生| 更新时间:2019-04-13 14:12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过”白玉堂话锋一转,“舅舅,我先要和你声明一下,我跟可馨不太对付,而且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可不想去招惹她,我最多在学校里保证没人能欺负她,出了校园,舅舅你还是另找他人吧,不过我觉得除了血尊那个不要命的之外,应该没有人敢去碰她的,所以她的安全你也不用太操心。”

    “唉,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了。”纳兰鸿远一脸无奈,心里不禁犯嘀咕,这小子对可馨是玩欲擒故纵?还是真的不喜欢可馨?

    仔细想想好像真的是那样,不然为什么可馨发着高烧,他却像没他什么事一样急着离开,不但没有借机对可馨献殷勤,也没有趁机对可馨那啥的,而且到现在竟然问也问一句可馨的情况。

    纳兰鸿远想不明白索性不想,反正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管他的呢,他把手里的p4扔给白玉堂,“算了,当可馨的贴身保镖这事以后再说,不过看情形我估计可馨是真的喜欢上你了,如果你不喜欢她,也不要让她太下不了台,唉,就这样吧。”

    对于纳兰可馨,他一直把她当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看待,只是感情的事情,他也不好插手,感情的事情只有双方相互喜欢才会幸福,他明白强求不来。

    何况根据纳兰鸿远的调查,白玉堂这货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还和其他女生关系暧昧,他才不愿意纳兰可馨与这样的花心大萝卜交往呢。

    “那我回去了。”白玉堂点点头,随手将p4放进口袋,然后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而车外的纳兰辉见白玉堂下车后,朝白玉堂点了点头,他明白从今天开始,白玉堂或许就是他的搭档了。

    白玉堂朝他淡淡一笑,从口袋里拿出昨天开回来的那辆车的钥匙扔给他,“车就停在我住所的院子里,你有空自己去取走吧。”说完,白玉堂便摇头晃脑朝自己的悍马车走去。

    “这小子!”纳兰鸿远在车里透着玻璃看着他的背影,喃喃自语道:“怎么越来越看不透这小子了呢?完全不知道他的想法,时而吊儿郎当,时而沉着稳重,迷一样的骚年!从资料上看,他的异常是从今年那次大难不死开始的,只是他在失踪的那两天到底经历了什么奇遇呢?”

    白玉堂坐进车里,从口袋里拿出p4,他随手一捏,直接把p4的钢质外壳捏碎,将里面的主板拿出来后,将整块主板都捏成了渣,然后往车窗一散,来了个毁尸灭迹。

    在白玉堂看来,这个视频是不能让秦子萱看见的,不然就有些蛋疼了,所以最好的做法就是直接销毁。

    回到家里之时,龙五已经去外面买回了饭菜,闻到那饭菜的香味,白玉堂自然食指大动的。

    四人围坐在一起吃饭,白玉堂主动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不过白玉堂并没有说加入龙组的事情,只说是纳兰可馨的叔叔纳兰鸿远来找他,让他在学校里保护好纳兰可馨的人身安全。

    秦子萱也没说什么,纳兰鸿远提出的要求,就算他老爸秦泰也不敢有意见,她自然不会无理取闹,让白玉堂心生反感啥的。

    吃完饭后,龙五主动承担起收拾的任务,秦子卿则看电视去了,秦子萱则抓紧时间复习,毕竟现在已经高三最后一个学期了,不努力不行啊,对于白玉堂来说,复不复习都一样,反正他已经无可救药了。

    白玉堂坐在沙发上,随手拿出从血尊那里搞来的羊皮纸,仔细在一旁研究了起来,只是他研究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门道来,最后他觉得这仅仅就是一块普通的羊皮纸而已。

    因为如果说这是藏宝图的话,那么上面或多或少的总该画一些地图,或者说有些什么谜题之类的吧,但是这块羊皮纸除了看起来历史悠久之外,上面就是一片空白。

    难道被血尊哥耍了?白玉堂很快就否定掉了这个想法。

    第一,以血尊的身份,怎么可能那么无聊的随身携带这羊皮纸,只能说这羊皮纸确实是个宝;第二,白玉堂已经通过网络从瑞士银行那边确认了,血尊给的那张匿名卡里面确实有十二亿欧元,既然血尊连十二亿的欧元都给了他,那么这张羊皮纸也必然藏着一个秘密,一个宝藏,只不过秘密隐藏得太深自己找不到而已。

    蓦然,白玉堂脑海里闪过这么一个念头,难道真如小说里所描写的那样,有些藏宝图上面的图案或者字迹是用某些特殊的药水画上去的,需要用火烤,或者水浸,甚至是滴血,才能让其显示出来,难道眼前这张藏宝图就是那样一种图?

    想到这里,白玉堂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不过看见秦子萱在那边认真的复习着,他最后还是放弃了,自己如果现在捣鼓这些肯定会打扰到她的,还是有空再实验了。

    华丽而高贵的装饰,美轮美奂的环境,精致的苏格兰木质地板,来回旋转的五彩灯光,这是京沪市最豪华的一家俱乐部。

    此时,俱乐部的某个包厢里,五六名青年在那里喝酒唱歌,郭青山就是其中一个。

    自从那天被血尊刺激以后,郭青山心里已然恐惧了好几天,伤势基本好转之后,他便迫不及待来放松一下了。

    “郭少,来,干一杯!”一个面色有些苍白的青年举起了酒杯,有些讨好地说道:“郭少似乎兴致不是很高啊,有什么心事跟兄弟几个说说,大家一起出主意,帮你给解决。”

    “就是,青山,有什么事情是咱们兄弟搞不定的?”说话之人正是郭青山的堂弟郭建华,身为副市长郭远威的儿子,他确实有底气说这样的话。

    剩余的几个听郭建华这样说,异口同声的附和起来,显然郭建华的身份在这几个人里面定位是最高的。

    郭青山脸色阴沉,将一杯酒一饮而尽之后说道:“其实这事说出来挺丢人的”

    接下来,郭青山便将楚静茹的情况说了出来,至于被白玉堂殴打之事,他只字未提,毕竟太丢人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