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戏闹初唐 > 第二六零章 憋屈李二

第二六零章 憋屈李二

戏闹初唐 | 作者:活着就| 更新时间:2018-11-08 16:4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木桥,我可以养一堆工匠,可是,却不能养一堆企业,这钱,还有挣完的时候,所以,跟往常一样,既然,这木桥已经广告出去了,那么,还是交给李二的好。

    “这位婶子,这桥么,估计,圣上会有安排的,要不,先等圣上的旨意好了。”

    杨乔,就这么轻飘飘的把事情,又给推了出去。

    正好,此时,来宣杨乔的旨意也到了。

    “那,婶婶们,侄儿告辞了,我刚回来,要准备一下,好去见圣上,抱歉了。”

    杨乔一拱手,就带着小妹离开了。

    而小妹,也调皮的学着杨乔一拱手,“告辞了!”

    这娃娃?

    老娘看着妹子,有些宠溺,还有些无奈的笑着,不过,她的眼中,可全是笑意,杨乔带回来什么,她不在乎,可是,杨乔能安全回来,老娘就高兴了,另一边,大姐也有些高兴,可是,跟大姐在一起的女子们,则是在偷偷的看着杨乔,偷看,有啥用,这是一朵有主的花了。

    “妹子,(大姐)你家大郎,好像跟之前不一样了,怎么感觉,感觉!”

    感觉啥,当母老虎当习惯了,都把一些词语给忘记了不成。

    不过,杨乔确实起了变化,或者说,可以用一句诗来形容,那就是腹有诗书气自华,也就是说,经过一场战斗之后,让杨乔的气质,真正的融合了起来,他升华了,已经达到了气势逼人的地步了,之前,那是说不上的感觉,就是,不太定,有时,像个武人,有时,又像一个文人,有时,还像一个商人,总归,各种嘴脸,有点变脸的感觉。

    而现在,那就是比较沉稳,可是,却不内敛,那就是气势外漏,可,却固定了动作,沉稳,并且有些咄咄逼人,这就是这个时候的感觉。

    这,在桥上有老娘,还有大姐跟她的朋友们,怎么就是少了媳妇呢?

    “媳妇,我回来了!”

    “夫君,你回来了,等我写完这个字,好了。”

    怎么感觉,媳妇,也有些变化了呢?

    “媳妇,你在干什么?”

    “夫君,我觉得,你拿回来的那些道藏,我们不应该占有,那是道观的财产,不是我们的,所以,我想,要不,给抄写下来,这不就是我们的传家藏书了么!我想,这些道藏,是不可能印刷成书的。”

    嗯,怪不得媳妇感觉有所变化呢,杨乔倒是没有关系媳妇的心思,而是先关心起来媳妇的变化了,这是,学了道家的无为了啊,怪不得,有些怪怪的感觉呢,这难道就是所谓的近墨者赤?

    “呀,夫君,你身上这么脏,我马上给你更衣。”

    好吧,这媳妇啊,终于算是从那书籍中出来了。

    这也是杨家的习惯,杨乔,就没有让侍女给更衣的习惯,都是他的那妻妾四人给更衣的,主要是杨乔有些不习惯让侍女看他的身体。

    …………

    杨乔,并没有在家中逗留多久,而是很快牵着一匹马进宫了,为啥是一匹呢,他骑的那匹,不舍得了,一场战斗,确定了两人的友谊,所以,自然是不舍得送人了,那么,就只有这次得到的第二档次的好马了,确实,他留了也无用,而其它的,都很普通,就是带去,也是被李二坑去,给其他人的货,而这匹,估计,李二会留下来的,李二,那可是历史上最喜欢好马的一个帝王,这才有了六骏的传说呢,或许,此次之后,会是七骏,也有可能。

    “好,不错,果然是好马。”

    果然,李二一见到杨乔带来的马,那两眼就有些放光,竟然忘记了问,其它的马呢,不过,他也憋屈,据说,杨乔得到的最好的马,可不是这个颜色的,他还有一个憋屈,他一个帝王,竟然没有得到最好的马,可见,在民间,还有很多的好马,他不知道的。

    那是,你以为,那些世家是白给的,什么好马,都给你送来,你得到的,也不过是在战斗中抢来的吧!

    所谓好马,不过是出名的,才叫好马,或者,叫做名马,如,霸王的乌骓,关公的赤兔,你就知道,在同一时代,就没有别的好马么,怎么那么多好马,都会碰上伯乐的呢!

    不是后世有一句话说道,这好马常有,可伯乐不常有,所以,一些好马,被用来拉车了,也有可能,甚至,当做耕田用的马,这一生,憋屈死的也有不少,谁又说的上呢,至少,现在,这几匹马,碰上了杨乔,算是不会被埋没了,就像杨乔骑的那匹,在一个纨绔手中,能有什么好?

    “圣上,既然你这么喜欢这匹马,那就送给圣上好了。”

    “额!”

    杨乔一句话,可是把李二给憋屈坏了,我正想说,这马,留给我来骑一段时间呢,这,怎么感觉,这是一个垃圾,就这么随手送了出去,还有,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不过,李二还不舍得说其它的,怕一推辞,不知一转身,杨乔又送给谁了呢!

    “那,朕就,朕就!”

    李二也有些脸红了,好像,很没有脸的感觉,没看到,长孙在一边偷笑呢!

    李二可想不到,接下来,更加有憋屈的事情要发生呢!

    “圣上,我那木拱桥,你知道不?”

    “知道啊!”

    隐隐的,李二感觉,又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这木桥,可是出名了,听说,好多的大臣,都想建这木桥呢,就是工部尚书,那也是一头能问李二三次。

    “圣上,要不,我把那工匠借给圣上,是借,可不是送,不知,圣上同意与否。”

    “好啊,好啊,额!”

    好什么好,此时,一帮子老杀才都在城里,马上,这焦头烂额的可是自己了,到底,是先让工部来,还是先让这些老杀才们来呢,两个工匠,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你是什么心思,就是想看我的热闹不成!

    这又是一个所谓的痛并快乐着。

    杨乔这一借工匠,李二又是高兴,又是烦恼,高兴就是,这工部,又多了一项技术,烦恼就是,接下来,自己有的烦了,那帮老杀才,可不管这些,有什么好东西,都要抢。

    “圣上,这马,圣上,你看,臣的坐骑老了,要不,这匹马,就给臣好了。”

    还没等李二考虑完,这程妖精就来了,而且,先看上了这战马了,什么坐骑老了,去年,还是前年,你们刚刚从太子那里抢的马,现在就老了!

    杨乔,有些看不懂,这李二为帝的艺术,还有,他的这些老臣子为臣的艺术,明显,这都是戴着假面具,可是,唯有这贞观年间,好像,算是历史上,君臣最和谐的一个时期。

    这臣子,装傻充愣,就是帝王,也是装傻充愣的样子,不管历史上说好,说坏,总归,杨乔感觉,这,很温馨。

    可不是那什么炮打庆功楼,杯酒释兵权啥的那么恶心的样子。

    虽然,李二的名声,不是太好,确实,那杀兄,弑弟,也是他做的,可是,事实,又是怎么一个样子呢,李渊,作为一个开国皇帝,如果那么无能,能当开国皇帝?

    总归,有些谜团,就是谜团,除非当事人说,否则,谁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看到的,永远是表面的现象。

    “说吧,你又有什么事情,不要转换话题,这马,你就不要想了,来人,把这马牵走,省的接下来,又有人以此为借口。”

    “圣上,这马,唉,唉,你别牵走啊!”

    “得了,老尉迟,你来晚了,你就不要想了,圣上可都看出来了。”

    这,人人家中,都有河流啊,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你房玄龄也跟着来凑什么热闹,啊,忘记了,他家的母老虎,最厉害,连李二都不怕的!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