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阴阳神算 > 第416章 :守寡之命

第416章 :守寡之命

阴阳神算 | 作者:黑岩不谷| 更新时间:2019-04-13 06:2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万一老天不开眼呢?”我问。

    “老天到底开不开眼,得等到明天天亮,才能知道。”易八顿了顿,说:“七日已过六日,要老天在这最后一夜瞎了眼,咱俩也就没必要再给老天面子了。”

    这一夜,我在床上辗转反侧的,一直没睡着。天终于亮了,我赶紧起了床,易八那家伙,居然起得比我还要早。

    “起得挺早的啊!”我对着易八说道。

    “咱们赶紧去饮马沟走一趟吧!去那儿看看,要是没事,咱们也可以彻底放心了。”易八说。

    “行!”我点了下头,赶紧去洗了漱,然后便开着破面包,和易八一起去了饮马沟。

    村子安安静静的,家家户户都关着门,从表面上来看,似乎没出什么事。

    我和易八去了吴松家,他说昨天晚上,因为我和易八没进村,所以他就叫村民们全都关好了门,在家里待着,以免出问题。

    现在虽然天亮了,但时间还早,村民们估计是害怕危险还没过去,因此暂时还没有把门打开。

    “咱们挨家挨户地去看看吧!”易八说。

    吴松带着我们,挨家挨户地走了一遍,现村里没有少人。

    “谢思芬呢?她虽然是个疯婆子,但咱们还是有必要去她家看看啊!”我突然想到了这个,因此便提了这么一句。

    “别的人都没事,就算是有变数,那也在谢思芬身上。”易八稍稍地沉思了一下,道:“但愿谢思芬那儿,别出什么幺蛾子事。”

    谢思芬家的门是关着的,易八上去敲了敲,还喊了两嗓子,但让人遗憾的是,没人答应。

    “是不是家里没人啊?”我问易八。

    “不知道。”易八摇了摇头,道:“咱们把这门弄开,进去看看吧!”

    谢思芬家这门虽然是关着的,但并没有锁,易八用手轻轻地那么一推,便“嘎吱”一声,把大门给推开了。

    屋里空荡荡的,没有人,看样子谢思芬不在。

    我们三个在屋子里找了一圈,没现什么异常。

    “谢思芬居然没在家,也不知道是出事了,还是跑到哪儿去了?”我说。

    “咱们去村子里找找看吧!”易八看向了吴松,问:“谢思芬平时喜欢去什么地方,你应该知道吧?”

    “她一直都是疯疯癫癫的,在村子里乱跑乱窜的,要她真在村子里,很容易找到。”吴松说完这话之后,便带着我和易八,去找谢思芬去了。

    我们三个把饮马沟找了个遍,却没能看到谢思芬的身影。

    “看来咱们是找不到她了。”易八说。

    “找不到她,是不是说明,饮马沟并没有平平安安地度过这七日啊?”我问易八。

    “现在还不好说。”易八顿了顿,看向了吴松,道:“我和初一哥就先回去了,饮马沟这边要是有什么事,你一定记得在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嗯!”吴松点了下头,然后把我和易八送到了村口。

    “本以为饮马沟这档子事能告一段落了,没想到最终还是出了幺蛾子事。”我叹了一口气,道:“谢思芬那老太婆,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我就感觉会出岔子,没想到最后,这岔子还真是出在了她身上。”

    “也不能这么悲观,谢思芬的失踪,不一定和那事儿有关,万一这仅仅只是巧合呢?”易八说。

    “巧合?”我一脸无语地看向了易八,问:“摸着良心说说,你相信这是巧合吗?”

    “之前死掉的村民,都是被剥了皮,而且在被剥皮之后,都有人看到他们那血淋淋的尸体。”易八接过了话,道:“今天我们去了谢思芬家,至少在她家里,我们是没看到血迹的。还有就是,也没有村民看到尸体什么的,甚至昨晚,都没有谁听到叫声之类的。”

    “昨夜的饮马沟,确实很安静,安静得就像什么事都没生似的。”我叹了口气,说:“饮马沟的安静,总让人觉得有些反常,有些让人不踏实。”

    “想再多也没有用,咱们除了走一步看一步之外,并没有别的选择。”易八道。

    接下来的几天,饮马沟那边太太平平的,并没出什么事。只不过,时间都已经过了这么些天了,那谢思芬还没出现。

    “你说饮马沟这事儿过去了吧?谢思芬却不见踪影了。要说是没过去,这几天又没生什么意外。”我看向了易八,问:“对于此,你有没有什么看法啊?”

    “没有。”易八叹了口气,道:“我现在有些怀疑,那谢思芬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我是悄悄给她看了一下的。从她那面相来看,不像是守寡之命。”我说。

    “不是守寡之命?”易八用吃惊的小眼神看向了我,问:“初一哥你还看出了些什么,赶紧都跟我说说。”

    “别的就没有了。”我接过了话,道:“既然她不是守寡之命,那就是说明,要么她男人并没死,要么就是在其男人死后,她又找了一个。”

    “哪种可能性大些?”易八问我。

    “当时没能看得太清,她的疯癫,掩盖了她的面相,因此我看出来的信息,并不是那么的多。”我道。

    “疯还能掩盖面相?”易八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了我。

    “既然是疯子,自然是不会按常理出牌的。像谢思芬这种,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做什么的人,我哪儿能看出,她命格的走势啊!”我顿了顿,道:“人的命运,有一小部分是上天注定的,剩下的那一大部分,则是由其性格决定的。疯子的性格随时随地都在生变化,要想看出来,难!”

    “这倒也是。”易八点了下头,说:“给疯子看相,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随着时间的推移,饮马沟那档子事,慢慢地淡去了。

    这天傍晚,我正和易八在那里喝茶聊天,有一辆出租车开到了一八阁门口。从车上下来的,是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少妇。

    她那脸蛋长得还行,但身材,那是相当的火爆。反正在她进门的时候,我和易八不约而同地盯着她看了好几眼。

    “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我问。

    “听说一八阁看相很准,我想看一下。”那少妇说。

    “这是初一哥你的生意,我就先上楼去了。”

    易八放下了茶杯,然后上了楼。看相这种事,为了照顾客人的感受,一般是不能有第三个人在场的。

    “想看什么啊?”今天我卜的是阳卦,是可以给女人看相的,因此我便问了那少妇一句。

    “最近诸事不顺,想请大师帮我解一解。”那少妇说。

    “请问你叫什么?”看相不是一两眼就能看出来的,我得一边跟她闲扯,一边给她看相。

    “郑思丹。”那少妇说。

    “诸事不顺,因缘而起。”我顿了顿,道:“最近你是不是遇到了所谓的贵人,在刚遇到的时候,那贵人给你带来了好运,你是想什么就有什么。但在过了几天之后,你的运气,顿时就急转直下了。不仅失去了那贵人带给你的东西,甚至原本属于你的,也没了。”

    “嗯!”郑思丹点了下头,说明我看出来的这些,是准确无误的。

    “人生有两大意外之喜,一是路上遇贵人,二是天上掉馅饼。”我叹了口气,道:“遇到了这两大意外之喜,切不要高兴得太早,因为意外之喜里面藏着的,肯定是意外之祸。贵人不是那么好遇的,馅饼也不是那么好捡的。”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