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阴阳先生解密:我是鬼命 > 第6章 童子神尿,我是鬼的命

第6章 童子神尿,我是鬼的命

阴阳先生解密:我是鬼命 | 作者:三清道人| 更新时间:2019-05-14 23:1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老头在刺眼的光芒中,使出一个飞毛腿,向着僵尸飞奔而去,我顺着手指间的缝隙望过去,光芒中的一幕,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只听轰隆一声,老头竟然一脚把僵尸踹飞了,我艹,这得是多么牛掰的战斗力,我连忙站起来鼓掌,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已经不害怕了,可能是见惯了,已经见怪不怪了吧。

    我用幽美的姿势跑到老头身边,向着他竖起一个赞赏的大拇指,正要巴结几句,却不料老头来了一句差点没让我吐血的话:“嘿……你怎么还没被吓尿?”

    我白了他一眼,说道:“我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怎么会被一僵尸吓尿?”说完后,立马就感觉一股尿意袭来。

    这紧要关头,老头可没有功夫和我瞎扯,只说了句:“嘿,小子,吓尿的时候叫我。”说完后就冲向僵尸。

    此刻,那僵尸全身漆黑,只有指甲是绿色,牙齿是白色,刚从地上站起来就又被老头一脚给踹下去了,照这节奏下去,僵尸只有被完虐的份儿啊。

    得,看这样子僵尸败倒在老头破短裤和黄道袍下只是迟早的事儿,我还是找个地方痛快尿尿去吧,想着我就冲着老头喊了一句:“你先忙着,我去尿完过来帮你。”

    “小子,嘿,你先忍一忍,我要用你的尿造一把绝世杀器。”老头头也不回的说着。

    然后我就看见他在耀眼的灯光下加快步伐,特别神勇的和僵尸展开了肉搏,那僵尸非常的不给力,在老头的狂攻下,几下就被他打进了那间隔音非常好的空屋子。

    远远地,我看老头打僵尸如此精彩,看得出神,短暂的忘记了撒尿。他把僵尸打进那间屋子后,然后从身上似乎装垃圾的布袋中拿出一个墨斗,然后口里念着:“天星斗,地星斗,封尸伐煞助我力,急急如律令,敕!”一边念,一边游出墨斗里边儿的黑线,顺着门框快速的弹。

    速度之快,在念咒完毕的同时,我能够感觉到那间屋子如果有门的话,肯定门上在这短短的几秒钟已经布满了墨斗弹出的线纹。

    可问题就是没有门,我不懂老头为何要弹,弹完之后门是空着的依旧是空着的,敞开着一个大口。

    完毕之后老头像是虚脱了一样,然后拿出一个葫芦大口大口的往嘴里灌水,还不时的喘着粗气。

    连续喝了几口后,老头才慢慢的向我走来说:“嘿,小子,不是被吓尿了么?等等我,我拿个法器出来,你尿在里面。”

    “现,现在被吓回去了。”我的目光痴痴的盯着老头的身后空屋子,屋子里我清晰的看着僵尸像是被一根线拉着一样,直挺而起,正在向门口跳。

    老头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马上就明白了我的意思,笑呵呵的说:“嘿,小子,你别急,它暂时出不来。不过得抓紧时间,封尸咒封不了它多久。”

    老头说完的时候,僵尸已经跳到门口,眼看最后一步就要跳出来,可刚落地,没有门的空白处就出现发着光的线条,又把它给弹了回去。

    短短几秒,已经把它弹回去好几次了,但是我也注意到墨斗弹在虚空中的线条每撞击一次,就会暗淡不少。

    我这才稍稍放下心,又感觉尿意来袭,说:“快,快点拿出你的法器,看样子这僵尸几分钟就能把阵纹给突破,真搞不懂你这么厉害,为什么不直接把它打死。”

    “嘿,小子,那可不是僵尸,如果是僵尸我们俩有多远得跑多远,只不过是尸煞而已。”老头一边在口袋里翻着东西,一边给我科普,“我刚才能虐它是因为我请了神,现在神已经走了,老头我再去,只有被虐的份儿。”

    我听了老头的话,边解皮带边说:“哦,我说你怎么这么牛,还有个事,为什么之前我会看到电视里也有鬼。”

    “嘿,那是因为你被尸煞的磁场给影响了,你当时最想什么,就会出现什么。其实尸煞除了比较难控制以外,也就力气大点。”老头还在翻着口袋。

    听了老头的话,黑夜中,我的脸瞬间红了,当时电视中出现的可是爱情动作片……不过我也明白了为什么我会看到尸煞是老头的原因。

    我怕老头看到我脸红的样子,猜出个所以然,所以皮带和裤带都已经完全解开,可还是低着头颅。

    老头似乎终于翻出来法器,兴奋的说“嘿,找到了!”

    “靠,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我抬起头,看清法器之后差点没忍住骂娘。

    老头手里拿着一个矿泉水瓶子,冲着我嘿嘿的笑,然后发现里面有点水,抬起头咕噜咕噜的喝了之后,说:“这玩意儿怎么了?这可是降尸利器,就尿在里边儿吧,快去啊,愣着干嘛。”

    老头推了我一下,我无奈的拿过矿泉水瓶,现在还得靠老头捉鬼,而且见过他的本事之后,我也想拜他为师,所以不敢造次,乖乖的把小兄弟拿到瓶子门口嘘嘘起来。

    “这瓶口真小。”我感叹。

    老头说:“将就用吧,快点儿,别尿外面了。”

    十秒后,我捏着鼻子,把水瓶递给老头说:“拿去吧,快把它灭了。”

    老头接过瓶子,嘀咕一声真臭,然后又递给我一把铜钱做的剑防身,也不管我,就向空屋子跑过去。

    “需要我帮忙吗?”我在后面大喊。

    老头头也不回的说:“需要。”

    “需要我帮什么。”

    老头:“哪凉快哪呆着去。”

    我:“你……”

    “你什么你,你jj太小不要讲话。”

    “好!”虽然被老头数落宝贝儿小,不过我现在可是对捉鬼一窍不通,根本不想和他去搞尸煞。

    我看着那尸煞,一边感叹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一边乖乖的退到了一旁,把小兄弟装在裤兜里面,穿好裤子找了个凉快的地儿坐了下去。

    能在有尸煞的情况下,还这么淡定,我想这天下舍我其谁……多年后想起,感觉当时就像个傻叉,初生牛犊不怕虎,如果当时尸煞过来打我,我肯定只有死的命。

    书回正传,老头拿了我的尿,冲到屋子门口,僵尸,哦,不对,是尸煞,它正好突破封尸咒,它的鼻子嗅了嗅,似乎闻到什么克制它的味道一样,像是线从背后拉着它扯一样,不断向后倒退。

    “想跑!”老头从包里拿出一把刀,把矿泉水瓶的小口割掉,呈现出一个更大的口,老头健步如飞的追着尸煞。

    “想不到本大侠一泡尿也这么牛掰,看来以后得多撒一点备份。”我看着僵尸倒退,乐呵的自言自语。

    老头几步就追上尸煞,二话不说,直接把大半瓶尿撒向尸煞,然后那尸煞就像个木桩一样,倒在地上,不断打滚,身上像是正常人被撒了硫酸一般,不断的冒着黑烟。

    “小子,快把铜钱剑拿过来。”老头这个时候终于一本正经了一回,不再猥琐。

    听了老头的话,我也意识到刻不容缓,马上就跑过去把铜钱剑递给他。

    老头双手把铜钱剑举过头顶,剑尖朝下,左手食指中指并指成剑,口中念道:“天地无极,乾坤运转,诸恶皆退,敕令!”

    念完后,左手指剑在铜钱剑身一抹,铜钱剑立马泛起朦胧红光,红光一现,老头一剑就朝着尸煞的喉咙刺去。

    剑尖虽圆,但刺在尸煞的喉咙上,像是切豆腐一样,毫无阻碍的就插了进去。

    剑尖入尸,我看见那僵尸原本一直禁闭的嘴突然张开,两颗洁白大的獠牙瞬间脱落,最终一股浓浓的黑气,呈一个黑色珠子模样被吐出来。

    “嘿,总算搞定了,看来我的道行还不算流失太多。”老头如释重负,铜钱剑也像是失去支撑,立马散架,铜钱散落一地。

    “叫你妹啊叫。”老头瞪了那死去的尸煞一眼,也再不管它,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摆了一个看似惬意的动作问我:“小子,一直忘了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其实我没有听到任何声音,那尸煞根本没有叫,不过我想或许是因为老头不是普通人的原因吧,我没有在意这些细节,回答老头说“我叫黄小龙。”

    “嗯,小龙啊,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想拜我为师,不过还是免了吧,我们这一脉从不收徒,那天在街上我看到你天生暝眼,注定是和鬼打交道的鬼命,只是没有开启,所以就想让你把这一脉传下去。”说到这里,老头的样子似乎有些没落。

    “暝眼?我是鬼命?什么意思?”

    老头说:“日后你自然会知道。”

    “好吧,那你不收我为徒,我怎么学您的本事。”平日间我的确有些浮夸,但是说正事的时候,我从来不敢有一丝怠慢,“对了,我该怎么称呼您。”

    “我姓何,叫何子天,你还是就叫我老头吧。”老头说,“我给你的那本书好生看也就是了,你用包子给我换了那本书,咱们的因果已经了却,再说我的时间不多了,没工夫教你。”

    那天晚上,老头给我说了很多,教了我一些他们这一行的基本常识,然后告诉我说修行之人有五弊三缺,所谓五弊三缺指的是一个命理。所谓五弊,指的是“鳏、寡、孤、独、残。”三缺指的是“钱,命,权”

    五弊三缺这一说法在古时主要指堪舆风水相士一类人的命理,据说这类人泄漏天机过多,上天对他们的惩罚,让他们总不能和正常人一样享受完整的命理。

    而老头就属于这类人,似乎历代以来谁也不能摆脱这个魔咒,五弊三缺必犯一样,老头比较倒霉,本来犯了命缺,还和一个妖人斗法,结果道行流失,原本四十五岁的年纪,一夕之间变成六十多岁的样子,本来还有一年的寿命,如今也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所以才急着找传人。

    他说如果道行不流失,打败这尸煞,只是分分钟的事而已。

    听完老头的话,我很惆怅,说了很多安慰的话,老头笑着说没事,他早就预料到了。

    老头还说,他看出我表面浮夸,其实心地善良,让我想好再踏上这条路,如果我不想走这条路,那么就找一个适合做这本书传人的赤诚弟子传下去,以后如果遇到什么麻烦,就打黄皮书里夹着的电话。

    最后老头问了我曾祖父的坟墓埋在哪里,我告诉他之后,他就把尸煞的尸体装在一个麻袋里,搬上了摩托车,告诉我他要去处理后续的事情,如果不出意外,尸煞在来的路上肯定做了不少事。等他把事情处理完之后,我们家的霉运就会一扫而光。

    老头最后咬破他的中指,用血在我的双眼画了一个非常复杂的符文,念了个咒语之后,让我擦掉血,说是我的暝眼已经打开。开了暝眼,又把身上的道袍脱下来给我,说我日后有一难,或许这件衣服能够帮个小忙。

    我并不怎么信,以为老头送我个衣服是为了留个念想,所以没多说。我问他开了暝眼算不算踏上他的路,会犯五弊三缺,他说不算,只是能够看见那些东西而已。

    但是我没有看到任何不正常的东西,等我擦掉脸上老头的血之后,老头已经开着他的摩托车远去了,只说了一句有缘再见……

    看到老头的背影,我有些惆怅,虽然和老头相处时间不长,但是我感觉他就像一位慈祥的爷爷,只是我一只没有说出口。

    心里默默的谢谢老头,然后我就回到了家中,回想着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感觉像是在做梦,然后把老妈卧室门口的符撤掉,连同黄皮书一起放回包里,这才蹑手蹑脚的回了房间睡觉。

    晚上,我似乎梦见那个出车祸的女孩给我说谢谢,然后我的曾祖父也出现,让我好好做人。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的时候,老妈已经去上班了,我背上背包,看到背包里的符文和黄皮书,我才意识到,我并不是在做梦,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些不可思议的存在,它们不在科学理解的范畴中。

    按照习惯,我在窝窝超市买了早餐,很快就去了学校,由于想着老头只有三个月可活的原因,我心情有点低落,几节课课间,几个好基友来找我问我怎么精神恍惚,我都没怎么搭理。

    这让他们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好基友并不是说说那么简单,他们自然是非常了解我的性格,知道我没心没肺,过段时间就好了。

    我拿出黄皮书沉默的看,一直到上午第三节课下课……

    “小龙,快去看,女生宿舍有人要跳楼!”

    ps:这一章因为介绍了五弊三缺,所以多写了一些,一共四千多字,很多人两章的字数。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