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阴阳先生解密:我是鬼命 > 第95章 是人是鬼,驱邪无用

第95章 是人是鬼,驱邪无用

阴阳先生解密:我是鬼命 | 作者:三清道人| 更新时间:2019-05-15 09:5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真倒霉,这句话好久没说了,因为感觉每次说完都不是最倒霉,倒霉的事还在后面,比如打个电话,打完了还有人在树上趴着听,我都不知道这穿军装的男人怎么想的,偷听别人说话真的道德吗!

    县令有些郁闷的望着树上的人说:“偷听别人说话真的道德吗!”

    草,果然是好兄弟,竟然把我想的给说出来了。不过现在可不是感叹这个的时候,我跑回来拉着县令的衣服,冲着树上那个人的更高处说:“咦,爸,你怎么在上面!”

    树上的军服男子听到我的话,下意识的回头看看。

    “妈蛋,赶紧跑!”我拉着县令的衣服就撒开脚步狂奔,我们很清楚,轮打架,根本不是树上那个男子的对手。

    “靠,传说中的特种兵竟然可以倒挂在树上!”县令一边惊讶的说,一边跑。

    我反驳道:“那不是传说中的特种兵!是现实中的好吗?”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县令看着树上的男子说。

    “因为你就是传说中的刁丝啊……”我喘着气说。

    “不,我是现实中的刁丝!”

    我:“……”

    一边跑一边说话是非常浪费体力的,我们说了一会儿就没说了,一路狂奔着。

    “停!”跑了大概十五分钟,县令突然停下来。

    “干嘛?!”我奇怪的问。

    “跑不动了……”县令大口喘着气,一屁股坐在地上,“真尼玛累啊,让我歇会儿先,靠……”

    “孩子们,跑不动了吧?”突然我们头上出现了一个阴惨惨的声音。

    “靠,不会吧……”县令沮丧的说,“又在树上挂着……大叔,请问你你是不是蝙蝠!”

    “你哪里来的勇气调戏人家蝙蝠叔叔。”我冲县令说。

    县令摇摇头:“不知道,不过看样子这次我们死定了。”

    “同感!”我说,“要不我们喊喊试试?”

    我和县令在那说话调解气氛,想要降低我们害怕的程度,可怪在树上的蝙蝠大叔一直没有理我们,就在那戏谑的看着,好像我们已经是砧板上的肉,随时都可以任人宰割。

    “那好吧,我们喊喊。”县令和我对望一眼,突然大吼,“救命啊,狼来了,救命啊!!”

    狼来了?着什么喊法,我也试试:“救命啊!狼来了,救命啊!!”

    我和县令的喊声回荡在山野中,除了惊起一片飞鸟外,什么效果都没有。

    喊了几声,觉得喊累了,我和县令只好并肩站着,对树上穿着军服的男子说:“单挑还是群挑!”

    “单挑吧。”军服男子阴惨惨的声音说,“我单挑你们两个。”

    “看来大叔还是挺讲理的。”县令说,“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吧。”

    讲理?我心里郁闷,这样是谁占了便宜,完全是军服那大叔占便宜了好吧,我们两打得过他才怪!

    “阿弥陀佛,善哉……”

    “你说阿弥陀佛真的合适吗?”我瞥了县令一眼,作为一个道士竟然说佛家口头禅,我真是醉了。

    县令赶紧改口:“无量尼玛个天尊,施主,我有点饿了,回去吃个饭再来可好?”

    县令看到军服男子脸上变得有些不耐烦了,继续说:“好好好,就现在,你先从树上下来,你挂那么高,我怎么和你对打。”

    我正想说,你以为人家是傻比,你叫下来就下来的时候,想不到那军服男子还真从树上跳下来了,让我不得不怀疑这人的智商,难道他真有点二?

    县令继续说:“我数一二三,我们就开始。”

    军服男子惬意的点点头表示同意。

    这人真的有点二?我脑中再次想到了这句话。

    县令作势准备要数的样子,憋了半天,终于出声了:“一。”

    一字刚出口,我和县令再次默契的撒丫子跑了,我们才不和他打呢,看那体格我们也不是对手。

    刚才他从树上跳下来,我就将他全身上下都给扫描了一遍,经过我的目测,此男子身高一米八五,体重一百五十近以上,两百斤一下,双手一拳打出的力气最少有一百斤的力道。

    “砰……”

    突然我跑着跑着,感觉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扭头看去,县令也被一只手给搭上了。

    我和县令同时回头,看到那个军服男子双手搭在我们肩上,脑袋在我和县令的肩膀中间,正在冲我们诡异的笑。

    他嘴里的牙齿尖尖的,就像是尸煞似的,整个身子除了手搭在我们肩上以外,全都飘在空中,好像被一根看不见的绳子吊着的。

    看到这一幕,我明白了,这军服大叔根本不是人,难怪智商这么低!

    既然不是人,那就好办了,我和县令同时偷偷拿出一张替身符贴在身上,口中快速低语:““替身代身,白纸作我面,五色纸作我衣,未开光便是纸,开了光变神通;开我左耳听阴俯,右耳听阳间;我和莫庄莫姓,同时同日同月同年生;开你左手提钱财,右手提灾殃,莫名莫姓灾殃担,担出外方;要刑刑大山,要克克大海,无刑无克担煞急走,神兵火急如律令。”

    咒语念完的速度非常快,念完的同时,我们的眼睛耳朵都有些光点浮现,这次我们直接把替身符贴在了胸膛上,免得被身后的军服大叔扯掉了,因为替身符是没有攻击能力的,哪怕是鬼也可以给你扯掉。

    我们背后的男子不是人,我和县令心都放下来一大截,止住脚步,县令说:“大叔,你怎么老是跟在我们的身后。”

    “你们走不了了。”军服男子阴惨惨的说,”你们以为我真的那么好逗么?”

    我站出来说:“你到底是人是鬼?”

    “你猜。”军服男子戏谑的说,“不过我不给你们机会猜了。”

    说完他就恶狠狠的朝着我和县令扑过来,我连忙拿了一张北斗驱邪符,快速念咒驱动,然后扔出去。

    北斗驱邪符刚燃起青色火焰,男子一把把它抓住扯碎,直接吞进了嘴里,阴冷的笑着,继续朝我们冲过来。

    我心里一凉,北斗驱邪符竟然没效果!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