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阴阳先生解密:我是鬼命 > 第216章 他大爷,咚咚咚

第216章 他大爷,咚咚咚

阴阳先生解密:我是鬼命 | 作者:三清道人| 更新时间:2019-05-16 00:3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按照常理,我是绝对不敢跟周局这么说话的,因为无论从官阶,还是对长辈的尊重,我都不应该这么吼。

    也许是我当时太过激动了吧,周局长在电话对面显然也是愣了,他想不到我的情绪居然会如此的剧烈。

    这件事情之后,有一次我和周局长一起吃饭,他告诉我,当时他也有点震惊,我居然反映会这么大。不过想想又释然了,毕竟我还小,而且当时我老妈刚去世不久,也是在我的眼前去世的,由于我老妈的原因,在我心里留下了阴影,所以他倒是没有怪我。

    周局长在电话对面沉默了一会儿,对我说:“小龙,你也别着急,这件事老王不会怪到你身上的,我一会儿就打个电话告诉他,你把地址告诉我,然后不要离开,这种事情不能宣扬出去,你知道原因的。”

    我当然知道,当初古城卫校的事情不也是这样?毕竟一个学校需要声誉,再说因为这种原因死人,也怪不了学校,所以我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

    我平静了一下此刻正高低起伏的胸膛,深深的吐了口气,强压住心中的愤怒,声音有些冷的说:“快点。”

    冷冷的说了两个字之后,我没有再等周局长说话,直接就挂了电话,和县令两人就坐在赵瑶的尸体旁边发愣。

    又是一个人在我面前死去,我的力量还是太弱了,此刻我有一种非常渴望力量的想法,若是我道行够深,又怎么可能看不透那个在客厅中的小娘们儿只是个诱饵,又怎么会让赵瑶如此轻易的死去。

    他大爷的,这四个字本来是东北这边的人爱说的,我发现我不知不觉中也喜欢上了这四个字,看上去又不是什么脏话,但又能吐出心中的不快。

    他大爷的!

    我对着正在发愣不知道想什么的县令说道:“一会儿那校长来了,把事情说一遍就可以了。”

    县令点了点头,看了看还在地上躺着的陈成,然后放出狠话说:“我一定要找到那个施术之人,竟然在我眼皮子底下杀人,也太不把我这鬼司看在眼里了。”

    鬼司,我苦笑一声,我看是刁丝还差不多,那都是上辈子的事儿了,还拿出来说,不过他有一句话倒是说得不错,这一次非把那个人给找出来,不然实在难以卸掉我们心头之恨。

    “咚咚咚!”

    就在我和县令各自想着事情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从外面传来,我赶紧起身走到门口,从猫眼里面望过去,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头映入眼帘,这正是吉林大学的那个王校长,除了他之外,他的身后还跟着其他几个人。

    两个穿着西装,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看样子是保镖之类的,再后面是几个穿着白大褂,造型像是医生的男男女女,看样子是王校长找来收尸的人了。

    “来得挺快的。”我虽然心里特别的难受,但对这王校长处理事情的态度还是非常的满意,这可比我们高中时候那王八校长给力多了。

    我打开门,看了王校长一眼,并没有说话,而是闪开身子,让他和他身后的人先进屋,进屋之后我就把门给关上了。

    门刚关上,王校长就满脸关切的说:“小龙,你没事儿吧。”

    我苦笑一声摇摇头,然后声音有些低沉的说:“人在里面。”

    说着我看了看那个卧室,然后王校长身后的几个白大褂和他的保镖都进去了,我并没有跟着进去,因为县令在里面,我还是放心的。

    我把客厅中倒下的沙发扶正,让王校长坐下,然后自己也坐在了另外一张沙发的上面,看着王校长眼神中的疑惑,但又没有问我任何的话,我再次苦笑了一下。

    我现在也只能苦笑了,人都死了,还能怎么办?于是没等王校长问,当然以他的精明,我不说他肯定是不会问的,因为他知道有些事情,他还是不需要了解的好。

    我知道我不说他不会问,所以我还是告诉他了,毕竟有些事,我还得需要他帮忙,于是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说了出来。

    当然,我并没有详细的给他解释所谓的三七聚魂,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说接下来也许还会有三个吉林大学的学生会死掉,有些事情需要让他帮忙。

    王校长从兜里掏出了一包玉溪,我看到那玉溪觉得这王校长也够低调的,居然抽这么廉价的烟,他问我抽不抽,我摇了摇头。

    见我不抽,他竟然也不抽,把玉溪又放会了衣服的兜里,然后声音沉重的说道:“小龙啊,你需要什么帮忙尽管说,我会尽力帮助你。”

    “现在暂时还没有。”我摇摇头,然后叫他给我留下了一个电话,就没有在和他说话了,我们俩都静静的坐在沙发上面。

    不多会儿县令和那两个保镖,以及几个白大褂就从房间中陆续走出来了,县令走到我的身边坐下。

    那几个白大褂抬着两个担架,一个是已经死去的赵瑶,另一个是满脸害怕,紧咬牙关晕过去的陈成。

    他们一群人没有等王校长多说什么,就下楼去了,看来处理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一切都是显得那么的轻车熟路。

    “走吧。”王校长见到他们都下楼了,只留下两个保镖在他的身边,也不好多说,只站起身来招呼我和县令也下楼去。

    由于我和县令对王校长这个人并不是多么的了解,虽然知道这个王校长是周局的朋友,肯定不是什么我们厌恶的人,但也并没有多说话,安静的跟在他们的身后,收拾好我们的东西就下去了。

    王校长给了我一个医院的地址,说是他会把陈成送到那里去养病,如果有事,直接去那里找陈成就可以了,之后它们一行人,三辆车就离开了陈成他们所居住的地方。

    我和县令也没有再多逗留,回头望了一眼这栋楼的八楼,然后也离开了,接下来的后事什么的,就交给王校长处理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县令拉着杨波又在男生寝室的楼下堵人去了,他告诉杨波,说是男生寝室有个男的居然泡他喜欢的女人,一定要把他给堵住揍一顿。

    杨波和县令本身就臭味儿相投,连声答应,说竟然敢泡我灵哥看上的女人,简直是活腻歪了,必须狠狠的揍一顿,听到他那话,我又开始想这丫的到底是怎么考上吉林大学的了。

    县令说是说堵情敌,其实我知道他是在找接下来即将挂掉的那个男生,不过堵了两天,依旧是没有效果,我们就猜测那人肯定没在学校住,于是又整天在大门口去堵了。

    吉林大学来往的师生都把县令和杨波两人当做了一匹饥渴的狼,因为那两货整天堵在学校门口,不仅是路过的女生,就连男生也会要盯着别人看一阵子,看得人是恶心起一阵鸡皮疙瘩。

    县令和杨波堵人去了,而我并没有去,这些天我都在陈成住的那所医院里溜达,一来是想看看那个施术之人会不会也来杀陈成,二来是想等陈成醒了,问他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赵瑶为什么会自己把自己吊死在了房梁之上。

    就在事情过去第五天的时候,陈成终于醒过来了,被我第一时间发现。

    当然,学校里除了我和县令,还有王校长以及他的保镖和私人白大褂以外,也没有认识陈成的人知道他在医院躺着。

    所以我第一个发现是非常正常的,看着陈成睁开眼睛,我给他倒了一杯水,等他喝下之后,我轻声问道:“陈成,你还记不记得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啊!”陈成听到我这个问题,突然就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忽然抱着他的脑袋尖叫了一声,非常不安的在病床上发抖,甚至还跳下床向病房外跑去。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