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阴阳先生解密:我是鬼命 > 第219章 最熟悉,最陌生

第219章 最熟悉,最陌生

阴阳先生解密:我是鬼命 | 作者:三清道人| 更新时间:2019-05-16 00:3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

    赵瑶突然不动了,陈成立即知道情况不妙,不敢相信的哭丧着低吼了一声,不过他吼完之后,事情又发生了戏剧化的转变。

    只见平躺在床上,刚才还突然不动了的赵瑶竟然又睁开了眼睛,陈成看着赵瑶醒过来,有些激动地说:“瑶瑶,你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他说完之后,再次紧紧的抱住了赵瑶,赵瑶的身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寒冷,不过此刻陈成觉得只要赵瑶是醒着,那一切都好说。

    可是往往希望越大,当事情往自己意料之外发展的时候,那么失望却更加的大。

    陈成刚抱住赵瑶三秒钟不到,他身下的赵瑶竟然把手立起来,抵在他的胸膛之上,猛地一推,把陈成给推开了。

    “轰隆。”

    陈成被赵瑶的双手使劲的推了一下,竟然直接给推到了床底下,陈成不可置信的看着依旧轰隆一声掉到地上的自己,心中非常的震惊,这赵瑶哪里来的这么大力气?平日里就连提一桶水也略显吃力的她,竟然把自己这么一个一百三十斤的成年男子给毫无反驳之力的推到了地上。

    还有一个让陈成特别伤心的问题,赵瑶为什么要推开他?

    想到这陈成猛然抬起头朝床上看过去,他此刻看到赵瑶居然就那么直挺挺的,仿佛僵尸一般的从床上站了起来,站起来之后,她就在床上转着圈似得走着,两眼无神,似乎是换了一个人。

    陈成心底升起一丝害怕,眼前的这个女人还是赵瑶吗?为何这个曾经熟悉的女人,此刻就在自己的眼前,却感觉两人的距离似乎是一个在天涯,而另一个在海角。

    最陌生的人也许并不是天涯海角,而是你站在我的跟前,我却不认识你,你成了我最熟悉的陌生人。

    此时陈成就印证了这么一句话,他坐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在床上转圈的赵瑶,并没有上去阻止,因为他此时还没反应过来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过了少许时间之后,陈成还是决定先去把她按倒再说,可正当他要站起来的时候,在床上转圈的赵瑶却是突然的停了下来,她的右手像是被一根看不见的线拉着似得,直挺挺的抬起来,指着陈成,眼神也木櫈櫈的盯着陈成的方向。

    “瑶瑶!”陈成有些生涩的叫出了这个曾经张口就能够叫出的名字。

    不过赵瑶却似乎没有听到,仍旧是右手指着陈成,陈成见到这情况,本来就提到嗓子眼的心,更加的紧张了,心中不由得一阵颤栗,手也发抖起来。

    片刻之后,陈成发现赵瑶目光所及,似乎并不是他,而是他的身后,募然间陈成打了一个寒颤,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实情况,他竟然感觉背后一股冷意袭来。

    猛地,陈成下意识的扭过头朝身后看去,只见他身后的衣柜拉手上,不知道何时竟然挂了一条长长的白布,白布在炽光灯下显得格外的耀眼。

    不,应该说是刺眼才对,因为见到那条长长的白布,陈成又想起了那个曾经出现在客厅和他房间里面摇晃的白色影子,想到这,他又猛地抬起头向天花板看去。

    还好,天花板上除了一盏亮丽的灯光和一根莫名出现的钢管之外,什么都没有,似乎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

    只是这样的情况下,越是正常,就越是不正常,陈成猛然间想到了一个可能。

    白布,钢管,陌生的赵瑶和吊在天花板晃悠的白色影子,把这些联系起来,他想到了两个字:自杀!

    就在他脑海中蹦出这个念头的同时,床上的赵瑶蹦的一声,僵硬的从床上跳了下来,朝着陈成走过来。

    此刻陈成知道,赵瑶的目标也许并不是他,而是挂在他身后衣柜拉手上的那根刺眼的,微微摇动着的白布条。

    “不,瑶瑶,你停下来!”陈成此刻仿佛就像是疯了一般的扑向赵瑶,双手死死的抱住了此时赵瑶已经是僵硬的大腿。

    入手处,一片冰凉,冷意通过陈成抱住大腿的双手侵袭到了他的身体的每一处,让他不自觉间猛地颤抖了一下。

    不过饶是如此,他也并没有放手,因为他可以预料到,如果自己双手一放,赵瑶也许就完了,决不能放,这是陈成当时唯一的念头。

    他死死的抱住赵瑶的大腿,不过赵瑶似乎没有任何感觉,仍旧是僵硬的迈动着她的腿,她的力道此刻非常的大,陈成竟然有一种抱不住的感觉。

    “瑶瑶!”

    陈成哭丧着大喊,希望能够唤醒他眼前深爱的女人,不过他的声音是在卧室的寒冷下,是显得那么的苍白,那么的无力,并没有对赵瑶产生任何的作用。

    终于陈成抱不住了,赵瑶的脚抖了一下,直接把他给踹到了一旁,没有阻止的赵瑶两步就走到了衣柜砰,又木又痴的眼神盯着挂在那衣柜上的白布条竟然是傻傻的笑了。

    紧接着在陈成害怕的眼中,她把那根白布条拿在了手里,紧接着又跳回了床上,把白布条搭在了那根钢管的上面。

    这一切,陈成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因为他此刻已经动弹不了了,刚才被赵瑶踢的一脚非常的疼痛,痛得他甚至都叫不出声来,就只能那么眼睁睁的看着,任由眼角中的泪水滑落。

    接着,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赵瑶把白布条挂好之后,居然转过身子,把身子面向了陈成。

    就在陈成以为赵瑶醒过来的时候,只见她竟然突然举起她的双手,掐在了她自己的脖子上面,舌头也在脖子被掐住的那一刻吐了出来。

    这时候她笑了,笑得是那么的诡异,她把双手松开,但舌头却没有缩回去,依旧是吐在外面,她当着陈成的面,又把双手捉住了那此刻又红又黑的舌头,然后猛地一扯,竟然就那么硬生生的把她的舌头给扯出来了。

    陈成躺在地上,张大了嘴巴,想要叫,但却叫不出声,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他见到赵瑶将她自己的舌头,连带着她的舌头后面的一长串不知道是什么的血肉模糊的东西给猛然间扯出来了。

    鲜血并没有因为她身体内的寒冷而凝固,反倒是顺着她的嘴巴流下来了,赵瑶把舌头扯下来之后,拿到眼前看了看,没有丝毫的迟疑,竟然又把舌头给塞到了嘴里。

    “叭叭。”

    赵瑶嚼嚼着她的舌头,就像是吃到了天底下最好吃的东西一般。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