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阴阳先生解密:我是鬼命 > 第436章 表情怪 摇摇头

第436章 表情怪 摇摇头

阴阳先生解密:我是鬼命 | 作者:三清道人| 更新时间:2019-05-17 03:2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那个女人死后的第七天晚上。”无期压低声音,用一种很谨慎的语调说道,“有个人,死在了她原来关押的那间牢房。”

    “不是说那牢房被堵住了吗?怎么还有人死在里面?”九月奇怪的问。

    “没死在牢房里面,他死在了牢房的外面。”无期指着那堵白色的墙说,“就死在了那里。”

    无期告诉我们,当时那个人的死相很奇怪,他面朝牢房,直挺挺的站着,根本就没有倒在地上,要不是因为狱警巡狱,根本不可能发现那是个死人。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那人在发愣,谁知道竟然是死了。”无期说道,“那个人倒在地上之后,犯人们发现在他站着的地方,用血写了两个字。”

    “你们猜,是什么字?”无期故意神秘兮兮的问道。

    “七天?”九月乱猜道。

    无期摇摇头。

    我们又随便猜了几个之后,无期都说不是,最后他干脆说道:“算了,你们别猜了,我告诉你们吧。”

    “死掉的是个四十左右的男人,他身上只有右手手指受伤了,而且根据鉴定,还是他自己咬的,而那两个血字,正是他用手写的。”

    “到底什么字?”三月觉得气氛有些怪,终于再次说起话来。

    “那是两个歪歪斜斜,画在墙上的字。”无期停顿了一下,忽然大叫道,“有鬼!”

    他这一叫,把我们都给吓了一大跳,特别是三月,居然直接被吓得坐到了地上。

    “这尼玛也真够夸张的。”我看着三月心里想。

    “哪里有鬼,你吓死我了。”三月坐在地上,哭丧着个脸说道。

    “我是说那两个字是‘有鬼’。”无期耸耸肩,“你这胆小鬼,说你胆小你还不承认。”

    没等三月说话,无期继续说:“那两个字由于是血写的,所以每个字的最后一画都拖得老长,狱警当然不相信鬼神之说,于是就把那人也给火化了,并且赔了他的家人一些钱。”

    “原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了。”无期说道,“可就在那次的第二天晚上,又有一个人以同样的姿势死在了那里,不过这一次没有之前的血字了,不过诡异的是,那人死的时候嘴角挂着笑意,但眼神却显然是惊吓过度而忘。”

    “第二个人死去也不是这件事的终结。”无期说,“在那女人死的第七天开始,每天都有一个人以同样的姿势站在那里死掉,而且他们身上都没有伤痕,只有表情奇怪,有的满脸悔恨,有的似乎很满意……这样的情况足足持续了一个星期。”

    “这么奇怪……“九月问道,“你说这事儿真的还是假的?”

    “应该是真的吧……”无期不确定的说,“也有可能是假的,谁知道呢。”

    听到这,我连忙问道:“那后来呢?不是说四楼只关押了那女人一个吗?怎么会有人死在那里?”

    “后来这件事好像不了了之了,死刑没有告诉我。”无期对我说,“那会儿经常都会安排病人前来打扫四楼,每天轮番着来,而死的人,都是那些前来打扫的人。”

    “后面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不过这事儿够诡异了吧?”无期说,“这可是监狱秘闻,知道的人很少。”

    “你们说……会不会是那个女人阴魂不散?”九月低声说道,“我们在这这么近,她要死来找我们,你说会先要谁的命?”

    说着就把脑袋看向了三月,三月郁闷的说:“看我干嘛!“

    虽然三月只说了四个字,但我们都听出来了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又把他给取笑了一番。

    最后轮到我说,我直接把我遇到的第一个鬼,刘玲那件事加以改编,用搞笑的方式给说了一遍,不过他们听完之后,显然并不感兴趣。

    说完之后,我们就各自回到床上准备睡觉,无期和九月两人倒下去不久就睡着了,只有三月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三月。”我看着三月辗转反侧,许久睡不着,索性问道,“之前你有没有听到一个女人的哭声?”

    三月明显愣了一下,不过却没有理我,反倒是钻进被窝睡觉去了。

    看来这小子果然被吓破胆了,不过连话都不敢说我也是醉了。

    见他对我不理不睬,我也只好倒头就睡,不再去管刚才那女人的声音了。

    现在我在牢中,别说管别人什么闲事,就连自己的事情都管不好,能不能安然无恙的走出这破牢房还不知道呢。

    想到这里,我就沉沉的睡了过去,要说放下身上的包裹就是好,这一觉睡得比以前好多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不是被噩梦吓醒的,而是被一阵大叫声吵醒的。

    “死人了!”

    “咚咚咚。”

    “死人啦!”

    听到这声音,我睁开眼睛,发现天才刚刚亮堂起来,可这四楼的犯人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似的,不断的叫着死人了,还用手不停的拍打着铁栏,弄得砰砰砰的。

    这时候我见无期,三月,九月,甚至八年都站在闸门门口,表情很怪,不过他们却并没有吵闹。

    我凑上前去说:“怎么回事?砸这么吵?”

    一边说,我一边朝他们看的地方看去,这一看,我的脸唰的就白了下来。

    这特么是在和我开玩笑吧,昨天晚上还在说的事儿,今天居然就发生了!

    我目光所及,正是那最后一间牢房和倒数第二中间的地方,那里此刻躺着一个人,脑袋上有五个血洞,里面不断的流出鲜血,看那血洞的样子,像是被人用手生生给抓出来的。

    在他脑袋的周围,不断有血,还有一些类似脑浆的白色东西,不过此刻却不是洁白的,而是雪白的。

    那人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都快成o形了,他的最也张着,那表情看上去很奇怪。

    由于这个人的死,整个四层都充满了血腥味,所有的犯人都不能淡定了,全都吵吵着,想要把狱警给引过来。

    “好臭。”我捂着鼻子说,“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臭味?”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