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有妖气客栈 > 第四百二十二章 剑神

第四百二十二章 剑神

有妖气客栈 | 作者:程砚秋| 更新时间:2019-01-26 20:3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当年远古神将弑神者鞭尸洛城,骨头到处散落在洛城废墟上。

    幸存的百姓生活如蝼蚁,躲在废墟之间,不敢见日月,只能眼睁睁看着骸骨曝尸,被风吹雨打。

    最后是洛城遗民中一位名为洛闻笛的百姓在众神眼皮子地下,将弑神者的尸骨收拢起来埋在一棵柳树下。

    然后这位洛闻笛就被认为尚有反抗之心而被神灵处死,湮灭了灵魂。

    后来诸神心中怒气稍消后,洛城遗民才得以重见天日,这时洛闻笛的后人才将弑神者,圣人之子的骸骨又挖了出来。

    不过因为洛闻笛收拢时骸骨时,作为神圣之战主战场的洛城不知有多少具白骨,所以收拢来的有三百多块。

    也不知谁的白骨是里面的幸运儿,同神圣之子的骨头一同被摆放到庙中祭祀。

    后来随着洛城频繁被水怪山妖袭击,庙被推倒了重建,重建了推倒,圣人之子的骨头遗失许多。

    不过,关于剑骨中留有弑神者毕生剑意,得一块者筑一城,全得者与天神匹敌的传说是很迟才有的。

    那时扬州城已经建城,清姨听说一年轻人幼年时痴迷剑术,对圣人之子甚为崇拜,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块剑骨。

    后来也不知如何办到的,反正毫无天赋的少年,不到千年成为一位剑仙,剑道之大,剑意之凌厉,非寻常剑仙能比。

    这位资质平平的少年从此成为人族在圣人之子外最有天赋,成仙最快的天才,在太史城的史书中留下了名字。

    关于剑骨的传说就是那时开始在大荒流传开的。

    不过,除他之外,再无人能领悟剑骨上的剑意。

    作为拥有剑骨最多的洛城遗民,拼了命的参悟而不可得,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剑骨被人,妖,仙,神夺走。

    最后洛城遗民选择把骨头分而密藏,再用别人的骨头糊弄,这才保存下来一些。

    想不到现在又被猫城的猫魈盗走一块。

    猫城的名声虽传遍中原和东荒,其具体位置却不为人所悉。

    不只如此,猫城城主是妖或是人,世人全然不知,唯一知晓的是这座城池藏在深山幽谷之中,以暗杀,盗窃出名。

    这座城池出来的杀手,不只性格似猫,暗杀脚步、身法轻灵似猫,也喜好撸猫。

    不少百姓和仙人就见过,杀手在出手前,怀里曾抱着一只猫。

    猫魈为猫城杰出杀手和窃贼,拥有一身变幻的本事,逢妇则变成俊男,遇男则化作美女。

    甚至还有一身诡术,相传只要饮过他们怀里的猫泡过的水,便看不见他们的形状。

    猫魈的名字来源于山魈,为世人因他们的身形鬼魅而起,至于有多鬼魅,看猰貐一路追而不可得就知道了。

    “猰貐怎么对剑骨有兴趣了?”清姨不解,一头远古神再拼装身子,也不至于取一块人骨吧?这不合比例。

    “嗯”,燕亭示意清姨等等,在把残余的葱油拌面吞进肚子里后把盘子一放,“劳驾,再来一碗。”

    怪哉站起来又进去了,燕亭擦擦一嘴上的油,“现在还不是很清楚,我和酒鬼合计了一下,目前只是一个猜测。”

    “猰貐很可能同中原那位自号剑神的天才一般,知晓如何得到剑骨里的剑意。”燕亭说。

    清姨手指点着桌面,她对剑骨里的剑意不感兴趣,若好奇的话,直接捶余生一顿把老余招来询问得到答案更快。

    她现在唯一担忧的是猰貐。它来东荒已经让她心慌了,现在为追剑骨而来,更让她担忧。

    对于中原的一切,现在她不想沾上一丁点儿关系,她的家人为抗神而被灭,只有她一人侥幸活下来。

    她不想刚刚静好的岁月,又因为中原而波涛汹涌,她承受不起再一次的生离死别。

    余生的身份绝不能让别人发现,清姨暗下决心。

    “你怎么了?”见照姑娘紧锁眉头,燕亭关心的问,不过问罢,双眼目光就被怪哉端出来的一盘葱油拌面吸引住了。

    “没什么,只是在想这猫魈为何逃往东荒。”清姨随口敷衍一句。

    “嗯。”燕亭顾不上再说,一心一意对付面前的葱油拌面,大堂一时安静下来,只有燕亭吞咽的声音。

    胡母远看着他,小声对旁边的怪哉说:“这真的是城主?我怎么觉着是饿死鬼上门了。”

    燕亭抬头,笑着对他说:“见笑,见笑,这面太…呃…美味了。”说着的同时,燕亭忍不住打个嗝。

    白高兴给他倒了一杯茶水,燕亭道谢后饮水解嗝时,对清姨道:“别太担心,指不定后面猫魈就直接把它带海里了。”

    “相比于猰貐,我倒觉着有件事更值得担忧。”燕亭终于把噎住的食物吞下去。

    “什么事?”清姨问,只是燕亭又已经埋头享用食物了。

    待他狼吞虎咽吃干净,又端起盘子不好意思的对怪哉说:“劳驾,再来一碗,谢谢了。”

    或许是有些不好意思,燕亭不忘问:“这拌面谁做到的,厨艺非常棒,当属天下第一。”

    “我们掌柜的。”怪哉接过盘子又进后厨了。

    怪哉的葱油拌面还在学习阶段,做出来的甚至不到差强人意的地步,因此用早饭时,清姨都让余生做。

    现在也只有小姨妈能让自恃位高权重,得意忘形的余生进后厨了。

    至于怪哉的葱油拌面,全进了她和胡母远的肚子。

    “掌柜的?哦,原来这是余生…余盟主做的,怪不得扬州城的百姓说他厨艺惊为天人。”燕亭恭维几句。

    “担忧什么事?”清姨又追问。

    燕亭指了指外面饕餮所在的方向,“你不觉的奇怪,这饕餮来的太快了?”

    清姨一怔,在座的叶子高、白高兴俩人也愣住了,的确是。

    这头饕餮出现在东山之西的时间是在去年年底,钻入东山则在四个月之前。

    正如那时来客栈查胖巫祝案子的富难统领说的,东山绵延一万八千八百六十里,绝不是短时间能穿越的。

    更何况,在途中还有无数高耸入云,陡如崖壁的高山和雪峰,更有藏在深山里的妖兽和山民。

    饕餮即便再有本事,也不能长了翅膀飞过来,况且还有独山,岳山这些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的山脉。

    当时众人还心存侥幸,即使进入东山,也不一定到扬州,为何眨眼间就到眼前了?

    “这其中必有蹊跷。”躺在柜台上的咸鱼说。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