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赵尸王朝 > (21)守株待兔

(21)守株待兔

赵尸王朝 | 作者:赵铭恩| 更新时间:2019-03-13 22:2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一天张江过得并不轻松,先不说一天到晚没吃什么,就着两块面饼子喝了几口算是干净的水草草打发了自己的肚子。

    如果说是村民们口中口口相传的食尸鬼,不管是不是确有其事,严格意义上来说,在黑暗之中不管与什么样的生物对峙,都会让人从心里产生一种紧张感、恐惧感,没有什么比身体对可能随时会出现的恐怖场景更加有判断力。

    夜晚凉风习习,张江跟着白二郎与钱四加上吴福四个人埋伏在仓库不远处的瞭望台上。

    他们不敢有半点麻痹大意的意思,四双眼睛直勾勾地注视着那敞开的仓库。

    仓库里面还点着火把,火把分布在仓库的四边,如同某种邪恶仪式的篝火一样散发着诡异的黄色光芒。

    那具被啃咬过的尸体就静静的躺在仓库的正中间,在门外瞭望台的直直对面,这帮捕快们能够清楚地用自己的双眼看得清里面的任何细节。

    并不算明亮的火焰中间放置着那具被村民们一直认为只有进献给食人鬼才能够解决这件事情的贡品。但是这具尸体到底能不能吸引到食人鬼的注意,那就要另当别论了。

    “什么时候了。”张江觉得自己的双眼有些酸疼,他紧闭眼睛揉了揉双眼,擦去眼角的泪水。

    “应该是亥时了,师傅。”吴福说着,沉沉的打了个瞌睡。

    “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都是在这个时候睡觉的!”

    “啪!”

    吴福的话音刚落,脑袋上就受到了张江的狠狠一巴掌。

    “我让你睡!”张江小声训斥吴福道:“如果你今个要是闭了眼睛,看我回去不把你的眼皮给你割掉让你睡不着!”

    “知道了,师傅!”吴福摸着自己的脑袋一脸无奈的回应道。

    “我看还是再等等吧,这个时候,月飞风高的日子,最适合做坏事了。”趴在一旁的白二郎长长的打了一个哈切小声抱怨道:“会不会是我们都搞错了,如果说,这仅仅是一场,嗯,非常血腥的凶杀案呢。”

    “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倒是能够给人家一个好的交代了。”张江轻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要真是一个活生生的杀人犯,那么吃尸体,还是在水里泡了几天腐烂发臭的尸体,这样的人,也不应该用人来形容了吧。”

    “切,怕什么!”白二郎不屑地撇了撇嘴,“爷爷我可是出了名的大胆,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鬼怪,怕什么?都是人装得!”

    “好好好!”张江不住点头应和,“到时候看到人了,你可给我冲在最前面!”

    “喂喂喂!”

    正在交谈的时候,钱四连忙招手拍打着距离他身旁最近的白二郎!

    “怎么了,怎么了!”

    白二郎莫名挨了打,心里自然是有不痛快的,他一把打开了钱四的手,侧过头来怒视着钱四,小声骂道:“你这爪子若是不想要了,跟我说,爷爷我手起刀落满足你的愿望!”

    “不是,你看!你看!”钱四可没有功夫跟他计较这些东西,他神色匆忙,指着前方,所有人顺着钱四所指的方向看去,这时候只觉得一丝凉意从他们的脖子一下窜到了屁股根。

    那放在仓库里面铺盖在尸体上面的草席竟然在四个人的目光注视之下有了动静。

    张江、白二郎、钱四、吴福四个人可谓是瞪大了双眼死死地注视着那在那火光围绕之下的草席一举一动。

    “难道是风?”

    钱四小声说着,这样的说辞更像是找了一个至少能够哄骗住自己的理由来为自己亲眼所见的现象开脱。

    可是这夜间确实有风,只不过那风是迎面而来的。

    接下来的场面再次让钱四的自我安慰化作了泡影,四个人只看到那个草席再次活动了一下,这种举动就像是一个正面躺着睡觉的人侧过了身,这在一个熟睡的人身上看起来非常正常,可是这个对象是一个已经死了有相当一段时间并且已经腐烂掉的尸体上,这算是什么?

    “我的无量天尊大老爷啊,这难道是尸变了吗?”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地长大了嘴巴,就连号称胆子最肥的白二郎都不禁瞪大双眼,惊讶地表情,颤抖地嗓音如是说道。

    其他三个人都屏住了呼吸,没人不相信这到底是怎么一回奇怪的事情,可是更加惊悚的还在后头,令他们更加愕然。

    “哗哗哗……”

    只听到一阵干草席子发出的沙沙声,那个尸体竟然如同着了魔一样坐起了身。

    “哗!”

    掩盖住尸体面部的草席一瞬间落了下来,张江他们亲眼看到了那具突然间活过来的尸体,紫色的面孔还有张开的嘴巴,从嘴巴里面流淌出来的不知是什么一样浓稠的液体。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样的举动彻底颠覆了四个人的世界观。

    “闹鬼了,真的闹鬼了!”

    他们在心里声嘶力竭地呐喊着,可是恐惧却又像是一张无形的大手将他们死死地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敢问谁能够解释这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具尸体怎么了,死了的人为什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活了过来!

    那个人,不,这样很难再将其称之为人了,这是个死掉之后再度复活的怪物,正在以一种正常人几乎不可能完成的动作,它的双腿绷直,然后整个人如同鲤鱼打挺一样,直勾勾地站起身来。

    “咯咯咯……”

    可能是因为夜深人静的缘故,那个怪物口中发出如同野兽一般地声音在几十米开外被风带着传进了在场每个人的耳朵里。

    “他到底是个活物,还是个死东西!”

    张江趴在地上,他紧咬着牙关,双手十根指头死死地扣在身下木板的缝隙当中。

    “张捕头,我们怎么办?”

    原来咋咋呼呼地白二郎瞬间没了底气,他颤颤巍巍地侧过头来望着张江,小声询问着。

    “不要慌,不要慌,静观其变!静观其变!”

    张江不断安慰着在场的其他人,其实他也只能这么做,因为他也没有办法,最终的办法也只能是以不变应万变来处理此事。

    “他不会发现我们吧,如果发现了,我们怎么办!”

    “抄起家伙干他!我就不信什么样的鬼怪还不怕我们手里的家伙?”

    虽然说着一些壮胆量的话,可是谁的心里都没有一个准确的想法,毕竟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他们还没有搞清楚。

    “咯咯咯……”

    那尸体的喉咙不断颤抖着,发出的声音还在持续不断地折磨着在场所有人的耳朵,他们吓坏了,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生怕弄出一点声响引起这怪物的注意。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