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重生在初唐 > 第309章 怪异的人

第309章 怪异的人

重生在初唐 | 作者:雨后青牛| 更新时间:2019-11-30 07:1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当真料想不到,大司农年纪轻轻竟然已有如此心性,当初大司农初入朝堂,我还心有不服,如今方才知晓,陛下宏图大略,看饶眼光也是狠辣。”赵州心悦诚服的道。

    “这一点,几位大人可就猜错了。”陈丰笑着与众人解释。

    “哦,错了?”不只是赵州,其他几位大人亦是一脸的不敢相信,素闻这位大司农胆子大,如今这是在反驳陛下的眼光了吗?而且还是看他自己的眼光,谁都能听出来,赵州方才明着是在夸赞陛下的眼光好,实际上还是在称赞陈丰有千里马之能,结果竟然被他自己反驳了,是不是有点玄幻?

    至少他们几人是反应不过来了,到是一旁作陪的高士廉和杜如晦,笑的一脸的神秘莫测。

    “莫非这其中还有什么内情不成?”到底是赵州反应怪,瞧着杜如晦和高士廉的反应,就觉得其中应该是有什么他们这些人不知道的事情。

    “这也要怪方知自己了。”杜如晦还没有解释,就已经将事情都推到陈丰的身上了。

    陈丰闻言亦是满脸错愕,“叔父此言何意?怎的就怪方知自己了呢?”

    杜如晦当然不会理会陈丰的反驳和不满,反而对着目瞪口呆的那几位道,“诸位有所不知,咱们这位大司农,在陛下还是秦王,并未登基为帝之时就已经被盛赞为鬼才了。”

    “鬼才?”刘奇楞了一下,之后道,“大司农种种行事,也着实担当得起鬼才一称。”

    关注点到底是不同,赵州口中所言,却是“大司农在陛下登基之前就已经为陛下效忠了?”

    “哈哈!”这次倒是轮到高士廉一脸的得意了,“岂止是效忠!”后面的话没有,也不好。

    然而在场的哪一个不是人精,只这五个字之中,就已经能够听得出其中的端倪了,岂止是效忠?那便是明陛下之所以能够登基为帝,这位的功劳只怕不。

    怪不得!怪不得这位一朝入朝,就得了曾经策府属臣的那般支持,原来早已经是旧识。

    在联想到秦王当初对待太子的态度大变,行事作风也与以前大不相同,甚至在最后关头抢先出手,只怕亦是这位的功劳。

    能够动陛下那般行事,又有着那样的功劳,这位在陛下心中的位置,绝对不低呀!想到最初他们竟然因为陛下重用这位而心有不甘,此时才明白自己到底有多鼠目寸光。

    “诸位可曾知晓,陛下当初如何称呼先生?”高士廉又是一脸八卦的问道,看得陈丰一阵尴尬,从前怎的没发现这老头儿竟然是这样的性子呢,怪不得能将高冉养成那个模样。

    “方知?”赵州下意识的道,随后一惊,“不对!”

    “方知今年多大年纪?”

    “二十又三。”陈丰笑着看着这几人一惊一乍。

    “方知最初跟在陛下身边的时候,可才只有十八岁哦!”杜如晦也跟着往出爆猛料。

    十八岁!如果当初才十八岁的陈丰跟在李世民的身边就已经能够有了扭转朝廷局势,改朝换代的本事,那如今?

    “十八岁,未曾及冠!”赵州本也是在怀疑这般,既然当初陈丰还不曾及冠,那陛下自然不可能称其为方知,因为当初的陈丰还未有字。

    “不知……”赵州有些犹豫,看向了杜如晦。

    “不知先生意下如何?”杜如晦却是看向了陈丰,开口问道。

    看似没有回答,但其中的答案已然清晰明了,“先生!”

    “如今私下里议事,陛下也偶有称方知为先生吧。”高士廉更是在一边添油加醋。

    “好了,两位莫要吓唬几位大人了!”陈丰笑着阻拦了两人继续下去。

    然而即便陈丰这般阻拦,却并未反驳。

    那也就是,先生这个称呼是真的了!也对,纵算高士廉和杜如晦在李世民心里的位置再怎么高,也绝对不敢在背后编排陛下不是?所以此事极有可能就是真的。

    听到这其中的关键,他们也才明白,为何当初朝堂之上,百官那般诋毁陈丰,唯独曾经的策府属臣不曾过陈丰一句不好,也明白了陈丰到底有什么样的能力,能让陛下在一见之下赐官三品,更是明白了为何陛下在陈丰已经成为众矢之的的情况下还能力保。

    原来这一切,早有缘由,只是他们这些人不曾真正将陈丰放在眼里。他们确实见过陛下唤陈丰“先生”,

    只是当时的陈丰不过是酒楼的掌柜,陛下又是微服出行,所以大家也只当陛下是行事低调,却不想,原来陛下是当真唤这位为“先生”的。

    “某还有一事不明。”

    “赵大人请讲。”陈丰伸手延请。

    “大司农既早追随陛下,为何……为何……”

    “为何当初陛下登基之时,方知不曾入朝为官?”杜如晦笑着接过来,看着赵州连连点头,杜如晦才道,“这位一心想着马放南山无战事,刀剑入鞘享平安,念着平凡度日,便谢绝了陛下的好意。若不是当时朝堂之上几件大事迟迟没有定论,陛下亦是没有办法请得动啊!”

    原来如此!听闻此言,众人更是没有办法淡定了,原来这位的官职并非是钱财买下来的,而是陛下几次三番上门求来的,陛下好不容易求来的人,他们竟然千方百计的想要赶走,怪不得陛下会发那么大的脾气了。

    一顿饭就在众人连翻的称赞和惊叹之中度过,最终将在醉霄楼的楼下与众人分开,陈丰朝着杜如晦和高士廉连连摇头,“下次再有这般的情形,两位可莫要折磨方知了!”

    折磨吗?两人亦是苦笑,以陈丰的性子,只怕当真是折磨吧。

    正当两人准备和陈丰解释的时候,却发现陈丰的目光朝着一个方向看过去。

    “那个人,有点奇怪啊!”杜如晦首先看到了陈丰视线之中的那人,嘴里念叨着。

    “是个怪异的人!”

    至于怪异在哪里,高士廉和杜如晦皆是没有办法解释。

    “不是大唐人!”陈丰的眼神之中忽然带着点厌恶。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