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珠玉满地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并蒂双姝

第一百七十九章 并蒂双姝

珠玉满地 | 作者:李紫嫣| 更新时间:2019-04-13 14:0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蒋英缓步走在街上,熙熙攘攘的街道依旧熟悉,然而心底却平白揣着几分忐忑感慨,仿佛历经这一番远行之后的归来,沧桑历尽,山海踏平。

    街边的吹糖师父正被一群小朋友围绕着,巧手翻飞,不一会儿功夫就做出一个活灵活现的美猴王来,那些孩子笑着跳着,模样比糖还甜。蒋英痴痴的看着,心思随着被风吹起的裙摆不知道飘到了何处。

    盛傳茗从街角的宝玉西点回来,入眼的便是这么一副场面:他那心思隐秘的三哥,站在拐角阴暗处,愣愣的看着一个地方,他看得那样投入,令人无法不怀疑他是有目标的。再顺着他的目光细细一打量,原来他三哥的视线,竟是落在一个小姑娘身上。那小姑娘身量不高,侧着身子,看不真切面容,看打扮和气质,倒是一副青春少女的天真模样,她此刻站在几个小贩不远处,正痴痴的盯着吹糖师父手里的糖人儿,看她那投入的程度,应该对身后这个意图不明的窥视毫无警觉。

    盛傳茗拎着两盒还有温热气的巧克力蛋糕,颇有兴味的走到盛傳束身边,猛然用肩膀一送,刚好撞得盛傳束一个趔趄。

    “看什么呢?这样入神。”盛傳茗喜笑颜开,这可是百年不见的稀奇事儿,他三哥滴水不漏惯了,这样的模样着实少见。

    盛傳束的面上浮了几许可疑的红晕,似乎有些慌神。但这慌乱几乎一瞬间就消失了。他笑笑,又是那副无懈可击的模样,也并不回答弟弟的话:“这么快就买出来了?我以为你要很久呢。”

    盛傳茗把嘴一撇,老大不满意:“没劲。”

    盛傳束的脸上带着宽容的笑,伸手拍了拍弟弟的肩膀:“走吧,回车里。”

    盛傳茗看着三哥头也不回的走开,跟在后边大声叫道:“哎哥,要不要我去替你打招呼啊?那姑娘还在...”

    他回过头去,一下子愣住。原来就这档子功夫,看糖人儿的佳人早已不知芳迹。盛傳茗不甘心的抻着脖子在人群里找,盛傳束见他这样顽皮,不由摇摇头,笑道:“你小子,再不过来就自己跑断肉脚回家去。”

    他这么一说,吓得盛傳茗收了精神,紧赶慢赶的往回跑。正仓促间,忽闻有人招呼自己。盛傳茗本以为是听错了,可仔细一听,风里带着“盛先生”,一声一声的传过来。忙回过头,却见云宛珠气喘吁吁的跟上来。

    “可赶上您了,盛...盛先生。”她插着腰,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不好意思,您..刚刚..给多了钱。”

    宛珠站在盛傳茗的面前,发丝因为一阵疾跑而略显凌乱。她手里攥着几张纸币,伸到盛傳茗面前,露出一截如玉般的皓腕。

    盛傳茗和她有过一面之缘,知道她身份,也晓得她和沈家关系。只是并不晓得她竟然和这宝玉西点有什么瓜葛。虽然在纪老猫的群英会上远远的见过这女子,但这样子近距离讲话还真是头一次。被宛珠的杏眼盯着,他一时也没有什么准备,面皮一涨红,竟然结巴起来:“我...我..就是,那个,小费的,晓得吧。”

    宛珠见他这样,忍不住莞尔,把手往前又送了送。见盛傳茗不知所措,便爽快道:“伸出手来。”

    盛傳茗没料到这么一出,听她这么一说,还真是傻愣愣的如数照做,伸出手板在那等着。云宛珠把钱往他手里一放,笑道:“多谢盛先生照顾生意,下次再来。”言罢便飘然离去。

    盛傳束呆呆看着她愈来愈远的背影,手里的钱还余存她的体温,舌头根僵了一样,竟道别的话也没说。

    盛傳束从车上下来,走到弟弟身边,打趣道:“还说别人,你这又是看什么呢?”

    盛傳茗的脸上带着做梦般的表情,深吸了一口气,傻笑道:“真够香的。哎呀,三哥,我算是晓得嘞。刚刚你就是这么看那个小姐的吧,有点意思,有点意思。”

    盛傳束揽住他肩,硬将他拖,边走边道:“没出息的臭小子。赶紧跟我回去。”

    坐在车上盛傳茗,脸上残存着梦游一样的笑,看得盛傳束又好气又好笑;“我说你能不能别露出这么个表情。我的好弟弟,你可别瞎想了。我哪有心思看什么姑娘。倒是你,我可警告你哈,那姑娘你可不能动。她是..”

    “姓沈那小子的小妾,未过门的。阿拉晓得的...”

    盛傳茗满不在乎的接过话来。

    “晓得就好!”盛傳束瞪了弟弟一眼,发动了汽车。

    车窗外的人和景快速的略过,盛傳茗百无聊赖的看着,忽然他眼睛一亮,眼珠子紧紧的盯着窗外的两个人不放。

    “哎哎哎,三哥,你猜我看着什么了?刚刚那看糖人儿的少女,和云姑娘站在一块儿,这两个人一看就是认识,正热络的说着话呢。”

    盛傳茗的眼神胶着在她俩身上,直到车子开走,头也扭得不能再扭了,方才转过身来。

    盛傳束哼了一声,打趣道:“看够了?”

    盛傳茗摇着头,啧啧称奇:“怪哉怪哉。佳人站在街边看糖人儿,你站在角落里看佳人。哥,你说天下竟还有这样巧的事?是不是那长得好看的,就爱找长得好看的玩儿啊?”

    盛傳束失笑:“倒也不能说不对。这天下的道理,着实有这么一条。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盛傳束想了想,叹道:“这个云姑娘,也是可惜了。除了门第卑微,还真是个妙人。三哥,你我见了沪上这么多大家闺秀小家碧玉,你找得出云姑娘这样的人品才气吗?我听二姐说,沈家看不上她,还未进去门儿,啸林老爷就打了那个沈含玉一顿。现在是图个新鲜劲儿,什么好儿都擎着,等以后进了门,沈家那小子的新鲜劲儿一过,就他们家那闷死人的后院儿,没有二姐姐这样的家世当后盾,云姑娘以后在那地方,还不得被欺负死去,等沈家小子腻歪了,两个三个的往家里带女人的时候,她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到那时候,只能...零落成泥碾作尘了...”

    盛傳茗拉着戏腔,慢慢的吟了句诗,言语间倒也藏地几分真切。

    盛傳束目不斜视的开着车,没有回应弟弟的念叨。他想起蒋英,她看着糖人儿的那副呆呆的模样,像是被什么东西钉在了脑子里,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想起蒋英提起云天印时的表情,他急忙甩了甩头,仿佛是要把脑中所有的杂念都甩出去。

    “茗弟,各人有各人造化。她嫁给沈含玉当小妾,是她自己的姻缘,谁也改变不得的。以后好的坏的,都得自己走。可是你也别光说那沈家,你也要想想自己。”

    “自己?”盛傳茗有些茫然:“我自己怎么了?”

    “推人及己,你说沈家霸道强势,怎么盛家又是好到哪里去。你自己也说,二姐姐在沈家底气十足,还不是仗着娘家硬气。他沈家大爷光靠着我们盛家的水路,就囤了多少东西。这个是强强联合,不说大哥和二姐姐的感情如何,但最起码这两个人在外头眼中,还是琴瑟和鸣,幸福美满。谁人知道这强强联合的后边,到底藏了多少事情。”

    盛傳茗拉下脸,老大的不高兴:“三哥,你什么都好,就是..太现实了。你说的那些我也都懂,可我就是不爱听。”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